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承认了
    孙日峰不停的在心里警告自己,就算曾洛洛真是变性人,自己也千万不能表现出歧视或刻意的感觉,必须把她当做一个完整的女人来对待。

    因为,曾洛洛既然想做女人,而且还做得比许多女人都够格,自己就得顺水推舟的成全她,这是一种美德。

    ……

    诸如以上的想法,孙日峰已经想了一路。他真是有些受不了他自己了,脑子里塞的全是变性这个话题逃都逃不开。

    曾洛洛走在前面玩弄着头发,她背对孙日峰保持沉默,孙日峰不停猜测她的心理活动。不过突然,曾洛洛开口话了:

    “孙日峰,你刚才真霸气,敢跟狼牙打架呢。狼牙从就是个霸权主义者,身边的人都不会跟他正面冲突。”

    孙日峰一脸不屑:

    “切,打架我才不怕。

    对了,听这话的意思,你跟狼牙是一起长大的?”

    曾洛洛点点头:

    “是的,还有戚云。

    狼牙、我、戚云,我们是一起长大的。狼牙从就喜欢戚云,而且独占欲很强。”

    孙日峰这才明白:

    “哦,怪不得狼牙见他的毛衣穿在了我身上就暴跳如雷的。”

    曾洛洛摇头:“不是的,这件毛衣真的是戚云织给你的。”

    孙日峰百思不解:

    “不会,戚云怎么会为我织毛衣呢,我们俩之前面都没见过,她总不见得会在一日之内给我织了一件这么精细的毛衣。”

    曾洛洛神秘兮兮的笑了:

    “谁不可能,戚云无所不能。”

    孙日峰不信:“这世界没有完人,谁都不会无所不能。”

    曾洛洛突然改口:

    “你得对,所以戚云需要一些帮手,或者我们互相需要。所以我们才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了这个尘世。”

    话音落,一阵微风过。

    孙日峰忍不住抬头看了曾洛洛的背影。尽管男女身份不详,但孙日峰还是控制不住心中对她的向往之情。

    她的话真美啊,像一则预言,像命中注定。不过“我们”这个词确定没用错吗,曾洛洛用“我”不是更好么。

    “嗯,原来你们是故交啊。不过戚云会给我织毛衣真的很奇怪哦。”

    孙日峰道,他其实不知该些什么好。

    曾洛洛的回答很耐人寻味:

    “没什么奇怪的呀,这是一开始就注定好了的。戚云她……遇到了一些麻烦,孙日峰你会不会因为一件毛衣而帮助她呢。”

    孙日峰看看曾洛洛又摸摸毛衣毛衣答:

    “力所能及之内的事,只要她开口,我都会帮助她的,就算没有毛衣也会嘛。【】”

    “如果的确不是力所能及呢。”

    听曾洛洛这意思,这忙还有些棘手?孙日峰不喜欢这种拐弯抹角的假设,这种试探的感觉让他感到不安。

    “呵呵。”

    孙日峰一笑而过。

    然后,孙日峰又不自觉的观察了曾洛洛的背影,但他依旧看不出一点破绽。没错,曾洛洛的骨关节挺大,可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男性特征。

    “我的本名不叫曾洛洛,叫曾蝶。”

    曾洛洛又突然道。

    孙日峰还在变性人这个主题中不可自拔,于是曾洛洛话毕,孙日峰的第一反应不是接话,而是琢磨这清纯的嗓音可不像人妖的大粗嗓嘛。

    “啊?哦,曾……什么?”

    “曾蝶。”

    原来是曾蝶,孙日峰这次才听清楚。

    等等,曾蝶?!这不就是孙日峰第一次与曾洛洛见面后立刻莫名其妙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吗?

    孙日峰竟然知道曾洛洛的曾用名,而且是从大脑深处蹦出来的,怎么回事!

    “嘶,你真叫曾蝶?看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没叫错啊。这怎么回事啊,我就觉得我好像认识你,但又像一种错觉。

    呵呵,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啊,就像失忆一样。还有村里经常播放的那首音乐,我总觉得在哪听过,还能跟着哼唱,但就是记不起是什么歌、在哪听过了。”

    曾洛洛道:

    “我们都忘了许多事。我忘了自己是个男人,你也忘了毛衣。那是我们最原始的样子,但是我们都忘了。

    没关系的,大家来村里,就是为了记起它们来。”

    呵呵,这话可有意思,听曾洛洛这么一,孙日峰还真有一种记忆要被解锁了的感觉。

    还有,曾洛洛承认自己是变性人了?!

    “我的!”

    孙日峰在心里暗叫,看来他真的暗恋上了一个变性人!关键是,此变性人绝对可以媲美泰国人妖王,不仅做到嗓子女性化,就连举手投足都把一群真女人给狠狠pk掉了!

    好,孙日峰的暗恋和美好幻想可以就此化为泡影了。

    “嗯?怎么不话了?”曾洛洛问。

    孙日峰悄悄合上下巴,扯了个理由从而掩饰自己的吃惊和失望道:

    “呃……我听不懂你在什么啊,什么忘了不忘了,什么最初的样子等等,感觉好像在看科幻电影一样,我不太懂,所以不知道该什么好。”

    孙日峰的确听不懂,而且觉得曾洛洛不会无端端的些话里有话的话。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情去琢磨呀,孙日峰的心思都被曾洛洛承认自己原本是男人的话题给带跑了。

    曾洛洛没有听出什么破绽,就算听出来了,也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的提出来。她只是顺着孙日峰的话茬道:

    “我的话,你慢慢的就会明白了。”

    孙日峰狠叹了一口气:

    “呼,好。

    对了,我们是往哪走啊,我看这路怎么像又走回火场去了呀。”

    曾洛洛点点头:

    “就是去火场的路。着火的后山上有一片树林,我们要找的药就在树林当中。”

    原来如此。

    一提起火场,孙日峰就想起了之前的恐怖经历和食人鱼、宁胖子等。

    孙日峰心想自己只急着把谢克志送去就医了,临走都忘了跟食人鱼他们打招呼。他们几个现在在干嘛呢,以后,跟他们还会有更多的交集吗?

    而后重新踏入火场,孙日峰才发觉自己的多愁善感是多余的。至于交集嘛,不用等以后,而是一踏进火场就有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