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重回火场
    没想到宁胖子和食人鱼竟然没有离开火场,而且像在点篝火。孙日峰见状第一反应是还点?难道没有吸取教训吗?

    反正对孙日峰来,放火烧山的教训是深刻的,而且是触目惊心的。

    所以不折返回现场还好,一回到火场,孙日峰这才发现山头已经变黑了,地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总之处处苍夷。

    地球老母亲啊,原谅这几个人对您无心犯下的错。

    确实是无心的,因为谁也没料到就躲避杀人蜂的刹那功夫,竟然引发了一场山火。

    而且很蹊跷。因为食人鱼点的篝火是处在一块岩石下面的,离荒草丛还有段距离不容易着火才对。而且食人鱼有经验,一开始防的就是这个,才故意把篝火点在那的。

    可结果还是引发了荒草造成了山火肆虐。这太防不胜防了,简直就像有人蓄意而为。

    好了,总结到此为止,他们该打招呼了。

    食人鱼和宁胖子好像在谈话,张檗波则坐在一旁用手梳头。孙日峰领着曾洛洛走了过去,并喊了一声:

    “风哥,宁导演、波姐。”

    食人鱼张檗波扭头,开心的跟孙日峰打了个招呼。只是宁胖子又开始不安分了,居然揉着自己的胸口重复:

    “波姐?波姐是谁啊。【】”

    张檗波抱手:

    “你伟大的张檗波姐姐。”

    宁胖子调皮道:“哦,我还以为是‘那个波姐’。”

    张檗波对其鄙视之。

    “你们在这干嘛呢。”孙日峰走近了问,结果食人鱼还没回答,他立刻就明白了。

    他看到了两团火焰,食人鱼他们在烧尸体。孙日峰并不明白他们为何要这么做,因为戚大爷和食人鱼的对话他并没有听到。

    不过他没有多问,原因是曾洛洛在场。

    见孙日峰识趣得很,食人鱼突然对着他和曾洛洛眉飞色舞:

    “行啊阿峰,送走一个戚云,现在却带来一个曾记者。这个好,清纯哈哈。”

    对了,食人鱼等人还不知道曾洛洛的真实身份呢,他们觉得孙日峰艳福不浅,孙日峰却只有尴尬。

    不过当着曾洛洛的面,孙日峰不好拆穿她是变性人这个事实,否则很纨绔狼牙又什么区别,于是只能尴尬的一笑了之。

    张檗波勾勾孙日峰的毛衣打量了道:

    “哟呵,峰你穿这件毛衣真帅气了不少啊,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

    看看这针线活做得多好,波姐我也经常给老钱织毛衣和围巾,哦还有帽子。不得不这花色,就连我都驾驭不了啊。

    你怎么突然多了件毛衣啊,是不是曾记者给你织的?”

    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一来是起哄,二来是想借气氛撮合两人。可他们越是这样,孙日峰心里就越郁闷。

    “不是的,毛衣是戚云织的。”

    孙日峰知道接下来,该有喋喋不休的问题迎面而来。比如,戚云怎么会给你织毛衣呀,你和戚云什么关系呀之类的。

    这些问题孙日峰都没法回答,所以在他们提出来以前,孙日峰抢先引偏了话题:

    “对了风哥,大火把你的帐篷烧毁了,你就准备这样一直光着膀子?”

    食人鱼道:“肯定不能啊,等这篝火熄了,我就去穿衣服。”

    孙日峰扭头看了看食人鱼帐篷的所在地,真的已经化为灰烬了。再看看他们躲避杀人蜂的木屋,也只剩下一副漆黑的残骸。

    都烧成这样了,还有衣服可以穿?

    “嗯……你去哪换衣服啊风哥,还有你的证明是不是在帐篷里,难道也被烧了?”

    食人鱼恍然大悟,这才大事不好的张大嘴瞪大眼:

    “呐,我居然……”

    孙日峰替食人鱼捏了把冷汗,证明很重要,似乎食人鱼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证明被大火烧了。

    食人鱼更加痛不欲生接着:

    “呐,我居然……事先把一个背包和证明埋在了地下,于是它们幸免于难了。”

    ……什么?!

    搞半是虚惊一场啊,食人鱼也太会捉弄人了,害孙日峰跟着捏了一把冷汗,而且食人鱼得逞后还哈哈大笑。

    “诶对了,你领着记者回这堆废墟里来干嘛啊。”食人鱼笑后问。

    孙日峰答:

    “谢克志中的毒需要这山里的某种药材入药才能治。”

    食人鱼点头:

    “哦,所以你找药来了。这样,我这里很快就完事了,等我两分钟,我陪你一起去。”

    孙日峰出于好意不想麻烦食人鱼,于是挥手婉拒道:

    “不了风哥,曾洛洛熟知那种药在哪里,我跟她去就行了,你还是处理你的背包。”

    食人鱼道出意图:

    “不是的,我不是单纯陪你去找药,而是想去探一下路。而且你别跟我这么客气,你义薄云的过兄弟如手足,现在我们是患难兄弟了,你还跟我这么客套。”

    宁胖子凑了上来:

    “对嘛,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客气啥?”

    孙日峰为自己在火场里掏心窝子的话感到挺不好意思,这些话,他以前以为只有电影的台词才会这么肉麻,可没想到自己竟然了。

    既然话到这份上,孙日峰没什么好拒绝的了。不过他得征求一下曾洛洛的意见,毕竟作为向导,曾洛洛不能对孙日峰一再将就。

    孙日峰看曾洛洛,眼神相碰的瞬间,他的心又扭痛了。

    呐,这么长相清纯的一个人,怎么就是个男人!

    “我……”

    孙日峰刚开口,曾洛洛就点头答应了:

    “没关系的,取药的地方很近。不过他们得马上放下手里的活就走,否则孟婆婆规定的时辰一过,谢克志就真救不回来了。”

    那的确是不容马虎,好在食人鱼认真听了曾洛洛的话,没让孙日峰为难就道:

    “好的,一分钟而已。”

    曾洛洛微笑点头,然后瞅了瞅地上问:

    “你们在烧什么?”

    孙日峰望着两具尸体紧张了起来,食人鱼撒谎:

    “呃、牛尸体,我们在木屋发现了它,它也帮助我们逃出来了。

    所以我们火葬了它。”

    曾洛洛一看就是随口问的,所以尽管地上明显有两堆火,她也没再细问了。

    “那好,我在那边的石头处等你们。”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