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尔虞我诈
    曾洛洛像是故意避开的,所以孙日峰自然而然留了下来。

    宁胖子歪嘴:“诶,这姑娘挺懂事啊,看起来还清纯。”

    孙日峰一言难尽道:

    “呵呵,是啊,是挺清纯的。”

    食人鱼看着火焰瘪瘪嘴:

    “她好像是和狼牙一组的。”

    “她和狼牙不是一路货色。”孙日峰立刻愤愤不平道。

    食人鱼抬眼看孙日峰,再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阿峰别太意气用事,你不知道狼牙是什么货色,我们也不知道。在狼牙心里,我们也是他不喜欢的货色。

    我们都是在寻找自己的利益点而已,从而认为跟我们背道而驰的、想法不合的就是三流货色,我们才是一流货色。

    这种思想容易让人变得狭隘和偏执。常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可这种想法偏偏让我们看不清自己又不屑去琢磨对方,很容易一败涂地的。”

    “老公,你跟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灌输那么多战略思想干什么。”

    张檗波赶紧推推食人鱼道。

    孙日峰一琢磨,觉得此话有理:

    “风哥你得对,我辱骂狼牙也是一种气的懦弱行为,要战胜他,就必须直面他。”

    食人鱼突然兴奋:“哦!看来阿峰你很有干劲了嘛。可没人有这样的义务痛痛快快的点醒他,情报是需要利益来换取的。

    如果孙日峰能拉罗茜入伙,那自然是情报多多。孙日峰对食人鱼他们来是有利可图的,罗茜自然成了孙日峰的利益。

    不过这相互勾结利用的一切终究是为了什么呢,这村的真相又扑朔迷离到什么程度,解密会引发一些什么效应,孙日峰是既想知道又忐忑。

    他淡淡点头,既不推脱却也没明确答应。这时食人鱼第三次拍他的肩头,表示他是自由的,不用压力太大。

    接下来,孙日峰问了他一直好奇的事:

    “风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焚烧尸体啊。”

    食人鱼朝街道的方向歪歪嘴:

    “那个戚大爷让做的。”

    “啊?他当真要忤逆王法杀人焚尸啊!”

    孙日峰立刻觉得自己的话得有些过,焚尸是真的,但人是怎么死的还不清楚。

    食人鱼理解孙日峰的心情,他道:

    “这里本来就无法无,我看朱翡翠她爹生前应该就是个只手遮的大黑官,要不她也不可能出那些话来。

    还谋朝篡位什么的,摆明了这村就是她们家的朝廷。”

    食人鱼在这话时,不停用手里棍子敲打正在焚烧的尸体,孙日峰见后大惊失色:

    “风哥,这具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尸体是猪总的?!”

    食人鱼明确点头。

    朱翡翠真死了!那么罗茜的话就成真了!

    “你真行啊风哥,亲手烧了两具尸体还这么面不改色的。”

    “怕什么,人又不是我杀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具尸体是朱翡翠的。”

    食人鱼用木棍戳了一下尸体,他似乎是想向孙日峰展示些什么。不过可惜了,尸体已经碳化了。

    “看不见了。

    之前我翻开这外焦里嫩的尸体看过,这是具多油的女尸,这村里能符合这体型的也就只有朱翡翠了。”

    孙日峰五味杂陈,他还暗暗吐槽了食人鱼的外焦里嫩这词用得真好。食人鱼再不停用棍子翻翻尸体,这焚尸之事好似变成了野外烧烤。

    不过冷涩的秋风一过,孙日峰立刻就会被拉回现实。老爷,这可是两具人尸啊,而孙日峰居然眼都不眨的看着别人焚尸!

    曾洛洛已经在旁边坐了半,见这几人越聊越开,她催促了起来:

    “还没好么,孟婆婆规定的时辰快过了,孙日峰你还想不想救谢克志啊。”

    当然得救啊,而且是现在孙日峰心头一等一的大事,可聊着聊着,孙日峰差点把这事给忘了!罪过啊罪过。

    “风哥我们走。”

    食人鱼把棍子交给张檗波:

    “老婆你来,你和胖子一定要亲眼看着它烧成灰了才行。”

    “交给我。”

    张檗波爽快答应了,她是食人鱼最好的左膀右臂,与食人鱼既是恩爱夫妻,又是最佳拍档。

    话回来,本来张檗波给人的感觉就是女中豪杰,这气质与放浪不羁的食人鱼是十分相衬的。

    另一方面,宁胖子似乎对这个安排不是很赞同,他甩头道:

    “不不不,爷要跟你们去。”

    “你去干嘛,救人为乐,不像你嘛。”食人调侃宁胖子鱼问。

    没想到宁胖子倒是一点不“谦虚”:

    “爷当然没那么好心。不过我对那个可以起死回生的药感死兴趣了,不定就此能发掘点宝贝,回去整个不得了的副业也行啊。”

    食人鱼有点为难的看张檗波,结果张檗波豪气的挥手:

    “把这个胖子带走,免得他不停在我面前耍自以为是的幽默。”

    “可是老婆,你一个人没问题。”

    张檗波一脸疑惑:

    “有什么问题,你是怕这两具尸体诈尸不成?”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