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闲聊
    所以宁胖子就跟着上山采药了,食人鱼一脸不开心的把张檗波一个人留在了两具尸体旁。

    “真不知道你跟着来干什么,那山你爬得动?”

    食人鱼挤兑宁胖子,谁叫宁胖子不愿意安分的陪着张檗波。宁胖子发挥一贯的幽默风格,开着玩笑:

    “你少在这生闷气了,那是你老婆不是我老婆,把她和我放在一起你放心?”

    宁胖子两只手掌捏呀捏,他在暗示食人鱼一些肮脏的东西。虽然食人鱼听出来他是在开玩笑,可食人鱼从不拿张檗波开玩笑。

    “警告你胖子,不要拿我老婆开玩笑。”

    “是是是,你们是模范夫妻,惹不起。”

    “哼。”

    食人鱼冷哼一声,哼声中又充满了骄傲。看来张檗波就是食人鱼的骄傲。

    现在,他们正在穿越火场中心,也就是当时燃烧最剧烈的地方,最触目惊心的地方。

    宁胖子有感而发:

    “真可怕啊,乱七八糟的黑,之前的荒草金黄一片还挺好看的。”

    食人鱼双手抱头把稍长的头发全撩到了后脑,以示对大自然的歉意。不过食人鱼的这个动作很帅,手腕上一块价值不菲的运动手表和满身流畅的线条,展示了他浓浓的男人味。

    “不冷吗风哥。”

    孙日峰问。

    这就是食人鱼的人格魅力,肢体语言代替了一切话语,让孙日峰忍不住搭话。

    食人鱼道:“有点,但是爬山会热。

    阿峰,你的毛衣真的很显帅气,不过你的头发怎么是湿的?”

    孙日峰长话短:“路遇狼牙,干了一架。”

    食人鱼两眼一亮:

    “哈哈,眼神不错,有点唯我独尊的感觉了。来,跟我学。”

    学?学什么。

    孙日峰不解的看着食人鱼,结果食人鱼又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孙日峰瞪大眼睛跟着学,就着半干的水,给自己做了个无刘海的阳刚发型。

    食人鱼满意一笑:“对了,就是这个样子。

    阿峰有女朋友吗?”

    孙日峰不堪回首:“分手了。

    ……她甩了我。”

    “哈哈,没事,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头见了你前女友,她如果不回心转意,马上也会有别的姑娘贴过来的。

    比如……嗯。”

    食人鱼抬着下巴指了指走在前面的曾洛洛。孙日峰知道他在鼓励自己,而这是因为食人鱼大概已经看出了孙日峰对曾洛洛的有好感。

    可惜啊,孙日峰接受不了一个变性人当自己的女朋友。

    孙日峰赶紧悄无声息的给食人鱼划了个叉,让他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而后孙日峰帅没撑过两分钟,脸上立即露出了即将塌下来的表情。这表情见多了,食人鱼也忍不住叹气了:

    “哎,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钻石要发光,不仅要伯乐的发掘,还得靠自己争气啊。”

    孙日峰埋头不语,关于“钻石”的话题,他一听见就觉得头昏脑涨,或者力不从心,所以不愿面对。

    “啪。”

    食人鱼知道孙日峰在心烦些什么,于是拍他肩头:

    “好,其实你的袋子被偷的时候,我在黑暗中听见了癞蛤蟆的叫声。”

    “蛤蟆叫,就是哇哇两声对吗,我也听见了!而且,我重回现场,还在我脖子后的沙发靠椅上发现了一些干涸的粘液。

    现在看来,我认为那液体是蛤蟆体表的分泌物。”

    宁胖子插话:

    “那是不是蛤蟆把你的袋子叼走了啊。”

    孙日峰摇头:“不可能,袋子失窃的时候我可是一点有东西碰过我的感觉都没有。

    何况蛤蟆根本拖不动我那个袋子。”

    “你那袋子这么重?里面装了什么?”宁胖子问。

    “珠……”

    孙日峰差一点无防备的溜了嘴,也不知宁胖子是随口问的还是故意趁机问的。

    “哈哈。”孙日峰为难一笑,话题不了了之。

    “尽管不是蛤蟆叼走的袋子,估计跟蛤蟆脱不了干系。这村里到处是蛤蟆,而这些蛤蟆个个都是蛤蟆精,鸡贼着呢。

    它们都认孟老太婆当主人,老太婆让它们干什么,它们竟能像人一样完成任务。

    这巫蛊之术啊,还真是一门科学解释不了的学问啊。”

    这话大家都同意,就连走在前面没有参与对话,实际是在一字不漏偷听的曾洛洛也不怕暴露的点了头。

    孙日峰惋惜的看了眼曾洛洛,心想她要是个正宗的女人该有多好。

    孙日峰:

    “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孟婆婆偷我袋子的直接证据。再,她偷我袋子干嘛。”

    宁胖子道:“那就该问你啊,你想想你袋子里有什么让她惦记的东西啊。”

    孙日峰没有照做,因为很明显宁胖子的话又是一个暗套。不过话回来,这袋子里如若单纯的装满了珠宝,倒是个人人都想要的香饽饽。

    “行了,把谢克志救回来以后再慢慢调查。”食人鱼。

    孙日峰忐忑望,然后望食人鱼:

    “风哥,我的袋子要真找不到,可就要投靠你,跟你去打猎了。”

    食人鱼拍拍胸口:“没问题,风哥会给你打出一条生路的。”

    孙日峰闻此话感激不已。

    回想的话,孙日峰们从火场死里逃生是件九死一生的事,因为他们一路走一路谈话,到这会才慢慢靠近了火场的中心,明火势之大,波及之广。

    被大火焚烧后的黑色苍夷一路伴随他们,树干碳化了,围墙也被熏黑了。

    再走一会,他们的路就会到终点,而他们身旁的围墙却如一去不返的列车一样,似乎不知终点的蜿蜒着朝远方而去。

    孙日峰和食人鱼谈话的时候,宁胖子一直在观察围墙,综合之前孙日峰为他爬围墙的事例来看,宁胖子似乎特别“关心”围墙。

    而后再往后的路,孙日峰就特别陌生了,因为他没有到过火场中心以外的地方。火不烧不知道,现在视野清晰了,孙日峰后知后觉原来荒草竟然覆盖了这么大片的区域。

    开始进入林区了,看着越来越密集的树林,孙日峰在脑海开始了他的逃生之旅。

    是的,如果找不出偷他珠宝袋子的犯人,他得想办法找出一条逃离村子通向外界文明的路,否则就是分尸喂狗。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