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藤蔓
    没想到曾洛洛居然会配合食人鱼搞神秘,所以这地婴,孙日峰真想一睹为快。【】不过走着走着,宁胖子突然冒出了一句洋文:

    “**!”

    “胖子你在后面干嘛呢,这么不安分。”食人鱼问。

    “咚咚咚!”

    宁胖子接着突然发出了如此声响,就像在后面一个人跳踢踏舞一样。怎么,他还有这闲情逸致?

    “你到底在干嘛啊?”

    食人鱼又问。

    “我草,这些藤蔓是色鬼投胎,居然想揩胖爷我的油!”

    “啊?”

    食人鱼扭头,孙日峰和曾洛洛也跟着扭头。他们见宁胖子脚上缠绕了一些藤蔓,正在单脚跳着清除它们。

    可是很奇怪,大家是一起同路线行进的,怎么这些藤蔓偏偏就只“找”上了宁胖子呢?而且跟活了一样缠住他就不肯放。

    “快来帮爷啊。”宁胖子跳着道。

    食人鱼看出了蹊跷,但他懒得动:

    “几根藤而已,自己拔下来就行了,它们又不咬你。”

    宁胖子声音有些着急:

    “谁、谁它们不咬,正在咬,这些藤是活的!它们在吸爷的血!”

    “呵呵。”

    食人鱼怎会相信宁胖子的鬼话,只有呵呵两字敷衍他。不过食人鱼很快注意到了一些异状,他问:

    “真是藤自己缠住你的?”

    宁胖子还在跳:“嗯呐,要不你以为爷在跳舞?”

    “藤在吸你的血?”

    “嗯呐,咕噜咕噜的。”

    “实话。”

    食人鱼的最后这句话明显已经很不耐烦了。宁胖子眨眨眼,立刻学大姑娘娘娘腔道:

    “哎呀阿鱼真讨厌,这么吼人家干嘛啦。

    好,我们一路不是看见了许多菠萝似的藤蔓吗,它们像漩涡一样纠结在了一起。”

    食人鱼道:“对啊,我还交待你们不要去碰它,难不成你碰了?”

    这可不就是碰了嘛,要不宁胖子能撒谎演戏?搞了半,原来是他自己触了雷区啊。

    宁胖子用港普话耍宝:

    “哎呀,阿鱼你鸡道导演的好奇心都很重的嘛,看见这么多菠萝,忍不住就踩了一个嘛。

    不过我没跟你开玩笑,这些藤真的会动,它们抓住我脚了,你们心点。”

    食人鱼抽出裤兜里的匕首,刺啦一声划断了自己脚边的藤蔓。顿时,鲜红的液体犹如人体被割喉一般四处喷涌,画面有点让人渗得慌。

    “如果藤会动,那也会疼了。”

    “疼!”

    什么,藤叫疼了?!

    不对,不是藤在叫,而是宁胖子扯着嗓子在叫。

    叫声一出,众人立刻回头看宁胖子。可宁胖子话音未落,他整个身躯竟已被脚上的藤蔓拖行了好一段路程。

    “胖子!”

    食人鱼大喝一声,以较常人更快的速度伸出手去拉宁胖子,却也都没来得及,只能眼睁睁看宁胖子被拖到了一处主要用藤蔓交织而成灌木丛。

    怪不得宁胖子喊疼,他一路跌跌撞撞到处刮擦能不疼吗。

    “唰!”

    宁胖子毫无招架之力的被扯进了草丛,看来这些藤真是活的!

    “地婴就在里面!”食人鱼大喊,并略显兴奋的跟着冲了过去。见此情形,曾洛洛花容失色的愣在了原地。

    孙日峰本也兴奋的跟着跑了两步,可见曾洛洛害怕,遂停了下来:

    “别害怕,来,你跟在我身后。”

    话音落,曾洛洛还未来得及表态,一个黑影便冲出了灌木丛。

    “完了,跑了一个!

    阿峰!抓住它!”

    食人鱼的声音从灌木丛里传了出来,不过已经晚了,黑影一闪即过,孙日峰哪里反应得过来。

    而且孙日峰还以为是一只野猪冲了出来,也没那胆子去拦,因为没经验怕被撞伤。

    “风哥它跑了!”

    孙日峰灰溜溜,他的双手是背对着曾洛洛张开的,明他在保护曾洛洛。

    不过稍加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形,孙日峰立刻又犯了胆的毛病,随即浑身一个冷颤。

    那影子到底是什么,会是地婴么,地婴还会跑?而且是以闪电般的速度。如果它刚才直接朝着孙日峰冲过来,那就有好戏看了,因为在这灰蒙蒙的山间不管跑出了什么东西都会吓人一跳。

    “进来进来。”食人鱼不耐烦的喊孙日峰进到灌木丛里去。

    孙日峰仔细听了听,发现灌木丛里没什么动静,心想应该是安全的,于是对曾洛洛道:

    “我进去了,你要跟着来吗,还是在这等。”

    曾洛洛考虑了一下:

    “跟你进去。”

    罢抿嘴一笑感谢了孙日峰的保护。这柔弱的表情哪像一个男子,根本就是气质少女嘛!

    好,孙日峰最近只要和曾洛洛有互动,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个纠结的话题看样子得在他心中再纠结那么一段时间。

    “我们走。”孙日峰道。

    曾洛洛点头,并走在孙日峰身后问了一句:

    “在你生活的地方,你是这么保护你的女友的吗。”

    孙日峰还算坦诚:

    “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她把我给甩了。我以前跟胆,虽也没有保护她的机会,可如果早点给他看到现在的我,兴许她就不会走得这么干脆了。”

    “你的意思是她依旧会走?”

    “离开一个人的原因很复杂,我也不太明白,但我经历了,我会慢慢总结经验教训的。”

    孙日峰不想再继续这个触及伤口还未结痂地方的话题,于是他加快脚步一头窜进了灌木丛。

    一进去,孙日峰眼前一亮,他看到食人鱼竟然死死的压在宁胖子身上,两人一起在地上好不缠绵。

    宁胖子被压在下面大喘粗气道:

    “喝呀,今要不是阿鱼,爷我死在这了。没想到这一对一十对十这么厉害,黑手马上就伸到胖爷这来了。”

    “怎么回事啊。”孙日峰问。

    食人鱼起身了,接着宁胖子费力又虚脱的坐起来:

    “有刁民想害朕,你们看。”

    宁胖子是让孙日峰看他的脖子和脚踝处。

    宁胖子的脚踝一开始就被藤蔓给缠住了,孙日峰是知道的,也是宁胖子自己作的。可他脖子上怎么也多了一圈藤蔓,而且被勒出了一圈殷红的勒痕!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