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人类婴孩
    食人鱼捅下去之前,孙日峰已经意识到这被许许多多藤蔓裹得像一个超级大菠萝一样的组织里面有东西明显动了一下,所以刺激了食人鱼的神经,他发狠的捅了下去。

    食人鱼冷笑一声摇头道:

    “不是人,这就是地婴。”

    孙日峰和曾洛洛面面相觑,孙日峰想从曾洛洛眼里确认答案,但曾洛洛明显是一脸的无知。

    食人鱼道:

    “记者妹,现在你可以把刚才我没让你完的话给他们俩听了。”

    曾洛洛心有余悸的道:

    “孟婆婆对我过,龙哀龙欶,也就是你们的地婴长得就像人类的婴儿,看来果真如此。

    所以孟婆婆才敢让我带孙日峰来找药,因为很好认。”

    完,曾洛洛躲在了孙日峰身后,她一定是被这药的样子吓到了。

    宁胖子啧啧摇头:

    “我草,这还真是植物成精了,这哪是什么药,长得跟婴儿就没有区别。

    你们看这婴儿多虔诚,还他妈打坐呢!依我看,不会是哪对重男轻女的狗男女生个女娃子不想要,把她扔在这里了。

    要不,我检查检查这婴儿是男的还是女的?”

    食人鱼添了一口匕首上的猩红汁液,然后在嘴里含了半后得出结论:

    “不是血液,没有铁的味道,这果然不是真正的婴儿。不过太像了,比我以前在边境的那个村见到的像十倍!”

    宁胖子伸出手:

    “那就好,那我就来摸摸这神奇的植物。”

    “请便。”

    食人鱼做出请便的动作,他故意让宁胖子往婴儿身上摸了后才把话完:

    “如果你不怕它咬你一口的话。”

    “什么?!”

    宁胖闻话子立刻缩回了手:

    “阿鱼你个贱人又想害朕,你不是它只是植物吗。”

    “我只过他不是人类的婴儿,没它是植物,你见过什么植物能长成这样?”

    “见过,人参果啊,我祖上猪八戒还偷吃过。”

    虽然宁胖子毫不吝啬地又拿自己开玩笑了,可他还是害怕的边边往旁边挪了挪。

    食人鱼嘲笑了一下宁胖子便皱着眉头:

    “之前还在部队里时,我和战友一见这东西就用枪把它轰了个稀巴烂,结果也是打得它汁液横流。

    不过边境村庄的地婴没有这个像人类婴孩像得这么厉害,所以看到它的那瞬间,我心里还凉了这么一下,觉得自己真好像错手残忍杀害了一个婴儿一样。”

    怪不得食人鱼要舔匕首上那些恶心的液体来确认,要真是婴孩的话,在场所有人的心情该莫可名状了。

    “那你干嘛还要捅旁边那个,而且捅那么狠。”宁胖子问。

    关于这个问题,孙日峰正好可以替食人鱼解释:

    “宁导演,我可以作证是因为旁边的这个大菠萝动了几下,风哥才着急捅的。”

    宁胖子立刻站了起来跑到了食人鱼旁边躲着道:

    “爷懵圈了,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既不是人,也不是植物,但却会动?”

    这就是食人鱼一直在纠结的地方,其实大家都注意到了,食人鱼对地婴的描述是相当模糊的,那是因为他也弄不清地婴到底是什么东西。

    食人鱼指指第三个,也就是已经被拆散了的,像雏鸟孵化飞走后留下的空巢一样的“菠萝”:

    “你们看,这里应该有三个地婴才对,但这个是空的。”

    “会不会是被人摘走了,比如孟婆婆?”曾洛洛道。

    食人鱼点头又摇头:

    “也许是,也可能是地婴自己溜走了。”

    宁胖子明白了了点什么,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浮夸的把嘴“哦”成一个“o”形:

    “哦!阿鱼,刚才是这个跑掉的地婴在索我的命呐!”

    这么一,孙日峰也开始怀疑自己看到的野猪恐怕其实是地婴,因为体型真的很,如果是婴儿的话就很符合当时从灌木丛里窜出来迅速消失的影子了。

    呐,这裹在像毛细血管一样的藤蔓之中打坐的婴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地婴到底为何物?

    带着这番好奇,食人鱼永远都是“老大哥”的开始以身试险。他朝着曾洛洛伸出手:

    “把你装药的东西给我。”

    曾洛洛递出一个竹筒:

    “孟婆婆过,只要这物的血就行了。”

    食人鱼默不作声点头,他本来想干脆的接过竹筒,却突然改变主意对孙日峰:

    “阿峰你来帮我,这也是在帮你的兄弟。你拿着竹筒跟在我身边给我打下手。”

    孙日峰擦擦汗:“哦,好。”

    其实有食人鱼打头阵,孙日峰并不是太害怕。

    蹲下来后,食人鱼先是盯着跟人类婴儿相似度几乎百分百的地婴看了一番,犹豫了一下后才把刀尖轻轻的抵住了地婴的肚子。

    这个举动看似心轻柔,可在场的人,包括食人鱼自己都捏了一把冷汗。

    “扑哧。”

    食人鱼开始往里刺了,随即“血”流了出来。好在地婴没有哭泣和睁眼,它就是“死”的。

    试探到这个程度,食人鱼可以放心的捅了。他割下了一只“婴儿”的手臂,并趁着它“鲜血直流”把液体灌进了孙日峰早在一旁准备好的竹筒。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