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重大发现
    以食人鱼不像宁胖子般万事猴急,而且能急人所急,兴许也是因为担心张檗波。所以宁胖子提议继续往前走时,没等孙日峰提出要回头,食人鱼已经率先转身准备往回走了。

    “择日再来,先回去了。”食人鱼道。

    宁胖子虽猴急,却也总能发现一些别人注意不到的东西。所以食人鱼一转身,宁胖子就喊住了他。

    “你看你又在急你老婆了不是,你先来看看这是什么。”

    “什么?”食人鱼扭回头问。

    宁胖子指地:

    “你们看那草丛里埋着的是不是一张大路牌啊,如果是可就价值大了。”

    食人鱼和孙日峰立刻面面相觑,食人鱼眼前一亮,心想这死胖子还真眼毒,那牌子埋得这么深也能一眼就发现。

    “走!”

    食人鱼又催孙日峰回去一探究竟,孙日峰面露难色,因为这泡尿也撒得太久了。不过,他啧啧两声后还是跟着走了回去。

    宁胖子正在扭屁股跳着一些奇怪的舞步,看样子是在得瑟自己是有功之臣。见他这好大喜功的样子,食人鱼对这个活宝是又爱又恨。

    然后食人鱼看到了藏匿在荒草丛里的一块铝合金大牌子。牌子下插着一根铁杆子,牌子明显是被折断了之后连同杆子掉下来的。

    而食人鱼抬头看向两边的围墙,也发现了一截被折断的铁杆子还插在围墙上。这明,掉下来的牌子和围墙上的铁杆原本是一体的。

    那么这条铁路是通向哪的,路牌上肯定有有用的信息。

    食人鱼一声不吭埋头就开始清理路牌了,孙日峰见状赶紧蹲下来帮忙,而宁胖子只在一旁做拉拉队。

    他这不是居功自傲,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食人鱼和孙日峰也早就知道了宁胖子宁死不愿做体力活的德性。

    路牌是正面朝下反面朝上的,也就是要看到上面的信息,孙日峰和食人鱼必须先把它翻过来才行。我们在高速上看任何一块广告牌会产生它其实并不是很大的视觉误差,可实际上,它们有的大得像半个篮球场。

    好在掉落在铁路里的这一块只相当于半个篮球场的1/4,可也够得孙日峰他们卖力了。

    后来费七八力的,孙日峰与食人鱼终于将牌子翻了过来。

    “这是……这是地图嘛。”

    宁胖子看了牌子后道。

    食人鱼趴下来吹了吹牌子上的灰:

    “果真是地图。”

    那会是已经消失了的水东村的地图吗,他们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了起来。

    宁胖子道:

    “这地图看起来像一个太极八卦啊,你们看,中间有一个大s形的东西把这块地分成了两半。”

    食人鱼指着s线:

    “依我看,这条s线就是我们走的这条铁路。”

    宁胖子歪头研究了一下后指着s线左边的区域:

    “我们住的区域就是这一半,这是水东村?也就是现在的十人村?

    这有字,阿峰,快把它涂干净看看。”

    宁胖子什么时候也学食人鱼把孙日峰叫成阿峰了,这实在让孙日峰“受宠若惊”。

    孙日峰不习惯的看了眼宁胖子,并心想他为什么不自己擦,不过懒得计较了,因为他是宁胖子。

    “滋滋滋。”

    孙日峰用鞋把字上的泥抛干净了,食人鱼一读:

    “hotels and restaurants(酒店与餐厅)。”

    嗯?

    他们三个面面相觑了一会,不明白自己住宿的区域怎么会被划分为酒店和餐厅群,不应该是水东村吗?

    而宁胖子的一句话就更让人起疑了:

    “我靠,这破村这么洋气,牌子都用英文来标,给谁看啊这是。”

    的确新鲜,可同时也符合实际情况!牌子的标识是正确的,因为他们昨晚入住的区域确实是有许多酒店,特别是孙日峰昨晚冒险的五星大酒店。

    由此可见,原本的水东村果真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隐蔽村而已,有铁路经过,还有英文标牌和这么多现代的便利设施能有力的证实这一点。

    那么s线的另一块区域是哪呢?食人鱼已经在看了起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另一块区域也用许多的英文标出了地名,而且标得挺密集挺详细,是用英文汉语双重标注的。

    最后,他们三人在这密密麻麻的英文标记中找到了一个红色的五角星,五角星旁边的标注上清楚地写着“水东村——the shuidong villa”。

    他们又面面相觑了。

    什么?水东村竟然在那?如果特别高的那堵围墙外才是水东村的所在,那孙日峰他们住宿的区域,岂不是找错了地方?

    怎么回事,这地图准确吗?

    食人鱼站起来以模糊的太阳辨别了一下方位,现在已过正午,太阳开始渐渐西下,而他们昨晚住宿的方位跟太阳落山是同一个位置。

    也就是,他们是处在s线的西方。再仔细看地图的话,贴着s线的外围还有一条蓝色的线,不用想也知道,那代表河流。

    那么,孙日峰他们就很可能就真的没走对位置,根本没有到达真正的水东村。因为水东很好解释,应该就是河流东边的一个村子,以此为推断看地图的话,地图上的水东村就正好是在水的东边。

    于是命名水东村。

    宁胖子大怒,一脚踩在路牌上道:

    “他奶奶的,给姓朱那臭娘们骗了这么多钱,跟抓瞎似的浪费这么多时间还给那两个老头定下的破村规玩了这么久,这牌子居然告诉爷,爷压根没在水东村!

    哎哟爷这暴脾气一定得去找他们要一个法。”

    罢宁胖子斜眼瞧食人鱼,后发现他的煽风点火不管用,食人鱼淡定着呢,才不会上宁胖子的当。

    食人鱼道:

    “你吵死人了胖子,你要真有那本事去找他们算账那就去,反正是你死活要赖在村子里的,人家又没逼你留下来。

    要去你就赶紧去别在这吵,我还要研究一下其他字写了什么。”

    见自讨没趣,宁胖子不话了。

    这时,曾洛洛的声音透过缺口传了进来,她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孙日峰,还没好吗!”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