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你老婆被挂电杆上了
    一

    罢,宁胖子一个“九阴白骨爪”给孙日峰下体抓了去,还好孙日峰机灵躲开。

    曾洛洛一看就明白了“鸟”是什么意思,脸“唰”一下红了的别了开去。

    “当着女孩子的脸别闹了宁导演。”

    这话时,孙日峰自己都起鸡皮疙瘩,因为曾洛洛看起来是女孩,实际身为变性人的她不会没见过“鸟”。

    “好啦,走啦。”

    食人鱼催促,然后终于成功下了山。回到火场,映入他们眼帘的,当然是那片触目惊心的黑色灰烬。

    此时色渐晚,加之空阴沉沉的,火场的视野越来越昏暗。大概又要下雨了,秋雨本很烦人,可孙日峰此刻却不排斥它们。如果它们能将这片火场再次好好浸染一遍,让死灰永远不再复燃,孙日峰热烈欢迎。

    穿越火场时,大家一边看着触目惊心的灰烬,一边都各有所思,所以无话。

    后来难得安宁的宁胖子左顾右盼,突然吓了一跳的对食人鱼:

    “老鱼,我跟你件事你别太激动啊。”

    食人鱼本在沉思些什么,听了这话立刻抬头问:

    “啊,什么?”

    宁胖子抡圆了眼睛指着远处的电杆:

    “你老婆,好像被人挂在电杆上了!”

    “什么?!”

    食人鱼意识到大事不好,先是看了一眼确认,同时迈着大步冲了过去:

    “老婆!”

    张檗波真出事了?就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

    孙日峰二话不跟了上去,他速度极快,没几秒就把曾洛洛和宁胖子远远地甩在了后头。

    张檗波确实被人弄成了上吊的样子,不过跑到电杆脚下后,食人鱼稍微松了口气。

    张檗波还没死,可也离死不远,如果食人鱼他们晚到一分钟,或者宁胖子没有东张西望提早发现,张檗波铁定完蛋。

    张檗波像一条蛆虫一样在电杆上蠕动着。作为一个野战军人的妻子,也曾经当过兵,她的求生本事比别的女人强一百倍。

    正因为此,她的臂力让她在绳子上多坚持了一段时间,也因此捡回了一条命。

    食人鱼扑通一声跪地,跟只癞蛤蟆一样趴在地上对孙峰:

    “阿峰快!踩上我的背把你嫂子放下来!”

    孙日峰不好耽搁的照做了。他抱起张檗波,不让她继续窒息。

    “风哥,匕首递给我!”

    食人鱼反手,把还粘得有地婴“血液”的匕首递给了孙日峰。

    “刺拉。”

    孙日峰麻利的割断了张檗波脖子上的绳子,张檗波贪婪吸气,孙日峰将她放到了地面。

    食人鱼过于激动,其实他不是故意的,但他因为太过担心张檗波,从而一把扯开了孙日峰,好像除了他谁都不许靠近张檗波一样。

    孙日峰能够理解这种劫后逢生的心情,于是默默的守候在一旁不敢吱声。

    “老婆!老婆你还清醒吗!”食人鱼不停摇喊。

    张檗波咳了好半,最终勉强睁眼道:

    “差……差一分钟我就死了老公。我、我的手臂都麻木了,差点就坚持不下来了。”

    食人鱼赶紧安慰:

    “你最棒了,你最棒了,你活下来了!对不起老婆,我不应该撇下你一个人的。”

    “咳咳,钱风,别这么软弱自责,我又没死,我最爱你临兵不乱的样子。”

    没想到硬汉食人鱼居然就这么潸然泪下了,虽只有一滴泪,足以让孙日峰了解了他们之间的羁绊。

    食人鱼接着抓狂了起来:

    “老婆,是谁害你!”

    张檗波随即猛咳:

    “咳咳咳!咳咳咳……

    是、是戚云……的……戚云……”

    张檗波没完,便再也不出话了。没事,她并没有死,是喉咙痉挛不出话而已,而且咳得厉害。

    “戚云?是戚云做的?!”

    食人鱼问,这时宁胖子赶了过来气喘吁吁道:

    “阿鱼,你是要逼死你老婆啊,问问问。还不赶紧把她送到孟老太婆那去。”

    “对对,胖子你得对。”

    真是当局者迷啊,食人鱼这才幡然醒悟,连忙点头将张檗波抱了起来。

    “走,记者妹快带我去。”

    曾洛洛一脸惊吓样的点头:“好,跟我来。”

    现在,所有人的目标竟然都成了孟婆婆的旧屋。食人鱼背上张檗波,马不停蹄就往村里跑,几度背着人都超过了曾洛洛。

    “妹你快点!”

    他不停催促曾洛洛。可不是曾洛洛跑得慢,而是她已经一路大跑超过了自己的体能极限,没力气了。宁胖子更是被他们几个甩得影都见不着。

    “来。”

    孙日峰索性拉着曾洛洛的手牵着她跑,这下曾洛洛轻松多了,不过她一没注意脚下差点摔了下去。

    “心心!”

    孙日峰灵敏的接住了曾洛洛,无意间抱住了她的腰。这本只是一个意外,却被像幽灵一样神出鬼没的狼牙再次看见了。

    又是同样的地点,也就是孙日峰之前出门时跟狼牙发生冲突的地方,狼牙就像故意等在这闹事一样。

    “变性人,你又在干嘛!”

    狼牙一脸不爽的大喊。

    食人鱼跟着停了下来,他怂怂背上的张檗波,并吃惊的看了曾洛洛一眼。

    曾洛洛明显委屈得连呼吸都在颤抖,孙日峰感觉到了。可气,狼牙这个随意出卖别人秘密的纨绔子弟真是太可气了。

    他怒吼:

    “狼牙,注意你的言词!”

    狼牙冷笑:

    “呵呵,你喜欢这个变性人,你喜欢这个人妖!哈哈哈!”

    曾洛洛的手开始颤抖了,她到底是怒不可遏还是觉得悲伤,因为是背对孙日峰的,孙日峰看不出来。

    不过,总之曾洛洛现在很不爽就对了。孙日峰怒发冲冠,他现在要把被抹口水的帐跟狼牙算清楚。

    于是放开曾洛洛,孙日峰气势汹汹的朝狼牙走了去。

    “干什么!现在想干架吗?再浪费时间我要你们全部都去死!”

    食人鱼突然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这气壮山河的声音,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吓了一跳。

    什么叫气魄和气场,食人鱼这声怒吼才算霸道。

    狼牙显然懵了一下,不过他立刻镇定下来:

    “吼什么吼,想弄死我?来啊!”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