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炭火边上
    一

    曾洛洛此刻的心情一定极为复杂,孙日峰甚至可以断定孟老太婆是故意跟拉稀一样朝着曾洛洛呕吐的。【】怎么,她跟曾洛洛有仇?

    睁开眼睛那时,孙日峰看到了她掩藏在心的怒火,她却急促的浇灭它:

    “婆婆,你看你都没有吐到罐子里。”

    孟婆婆跟个刚折磨完奴婢后心情畅快的老佛爷般道:

    “哼哼,够了。

    把这东西拿去兑上七大碗水煎熬,熬到只剩半罐后,就给床上那子服下去。”

    曾洛洛苦笑着点头:“知道了婆婆。”

    “嗯,我去找蛤蟆去了。”

    “我陪你去婆婆!”

    曾洛洛突然请缨。

    看样子,曾洛洛似乎很喜欢陪老太婆去找蛤蟆,她请缨时,身体已经做出了行动的姿势。而孟婆婆只要一答应,她就会把罐子交给孙日峰让他去熬药。

    不过孟老太婆拒绝了。

    孟婆婆走后,曾洛洛终于卸下了一些伪装,把罐子当成孟婆婆狠狠的挠了一番以泄泄快憋出内伤的火气。

    难为她了,孙日峰不擅长安慰人,只好以行动为曾洛洛做些什么,其实也是为谢克志做。

    他伸出双手道:

    “罐子给我,你去洗洗,我来熬药。”

    曾洛洛立刻恢复平常的玉女神情,温文尔雅的轻摇头:

    “你不懂这个,没关系,我放在火上以后你就帮我看火,我趁机洗洗就行。”

    “成。”

    孙日峰忙点头。

    现在,也不知食人鱼他们那头怎么样了,张檗波危在旦夕,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势必会对食人鱼的整个计划造成影响。那么,孙日峰好不容易找到的“靠山”也会分崩瓦解。

    算了,多想无益,孙日峰早已习惯了这种在绝望和希望间坐过山车的感觉。

    不一会,曾洛洛利用孟婆婆屋子里存放的井水洗干净了自己身上的秽物。孙日峰让她赶紧坐在火边烤烤,曾洛洛便照做了。

    孙日峰与曾洛洛的距离又进了一些,他们前所未有的贴近,肩并肩坐在了一条长板凳上。这么一看,曾洛洛的骨骼更加粗大了,确实像一个男孩,特别是手腕。

    现在,孙日峰已经不会再对曾洛洛有任何幻想和爱慕了,但不是因为她是变性人,而是因为狼牙对她不同一般,她眼里也明显全是狼牙。

    这种两情相悦的气氛,孙日峰怎会去破坏。不过他依旧会在曾洛洛需要帮助或被欺负的时候站出来,因为他感激曾洛洛帮助过他的一切,也不允许有人恃强凌弱。

    所以孙日峰变了,这些变化令他自己都惊讶,可他并不认为自己太过理想主义,反倒是浑身充满力量。

    噼噼啪啪……

    熬药的罐子下,柴火迸发着干裂的声音,暖和的空气迅速侵染他们俩全身,世界仿佛一瞬间太平了下来。

    曾洛洛不知所思,而孙日峰思考得太多。

    然后,他们俩忽然不约而同的双双抬头,看向对方的瞬间,他们知道对方对自己抱有疑问,于是互相抵消的埋下了头。

    接着又是一阵死盯着炭火的沉默。

    孙日峰有些如坐针毡了,整理了满肚子的破事后,他深知自己不该被昏昏欲睡的炭火磨灭了紧张感,而该去看看张檗波的情况。

    这又是一种进步,孙日峰是该主动拍拍食人鱼的马屁,主动跟他们联络联络感情了。

    可是如果孙日峰去了戚云那里,谢克志这该怎么办,彻底交给曾洛洛?拜托,这不是曾洛洛的职责,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所以孙日峰羞于开口,把想法又给压了下去。

    之后孙日峰不停抖腿,显得非常焦躁不安……

    曾洛洛看出了他的躁动,抖了抖身上的湿衣服继续烘烤着问他:

    “下一个你准备调查谁呢。”

    孙日峰终于逮到一个可以停止自己焦躁的机会了,有人陪他聊,他就能转移注意力。

    “嗯?”

    “哦,我是你被盗的袋子,下一个你准备调查谁。”

    孙日峰并不太喜欢这个话题,因为他为这个话题感到焦虑,最想逃避的也是这个话题。

    孙日峰叹气:“哎,不知道,一点头绪都没有,或许是赛琳娜,要不就是罗琳,其他人我就不认识了。”

    “我看你和食人鱼还有宁胖子走的挺近的,你调查过他们了?”

    曾洛洛这是出于关心孙日峰呢,还是好奇?或者是在为狼牙打探情报?孙日峰正在考虑要不要对她坦白,或是留个心眼。

    曾洛洛看出了孙日峰的矛盾,为了不让他误会,干脆自我澄清道:

    “我的意思是,白峒和华问冲跟罗琳夫妇是住在同一栋酒店里的。”

    原来曾洛洛是想给孙日峰提供情报啊,孙日峰唾弃自己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是。

    “白峒……白峒就是早上跟戚大爷话的那个头发花白的人,华问冲是谁?”

    “华问冲为人低调,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也总用帽檐遮住脸,所以存在感很弱。

    你再仔细想想,昨晚在酒店,他和白峒是坐在一块的,就坐在你前面的沙发上。”

    要记忆力,之前就提到过了,孙日峰记忆力超群。所以曾洛洛记得,他就不可能忘记。

    除非孙日峰压根没注意到过华问冲,而曾洛洛却有意提起了他。好,孙日峰这回是真的没有想起一星半点关于华问冲的画面。

    “谢谢你给我提供了情报,我的调查,估计得等老谢平安无事了才能安心的展开。”

    曾洛洛浅浅一笑,便停止了这个话题,转而继续烘烤自己的衣服。

    孙日峰意识到自己是否太无趣或太过心了,导致曾洛洛不开心了?所以他该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那么……

    “你……你不去打扫卫生,你的同伴会有意见。谢谢你为老谢操了这么多心。”

    曾洛洛摇头:“他们不会介意的,本来我的任务就是盯着孟婆婆。”

    “啊?”

    令孙日峰感兴趣且为之一振的话题来了,可惜谢克志在这个时候咳了起来。而对于孙日峰来,谢克志的任何动静现在比春雷都让人兴奋,因为这明谢克志是活着的。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