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今夜子时请一定要来
    一

    真丢脸,一个男人竟然连着两次掉眼泪,不过这就是所谓的英雄难过美人关。【】食人鱼够硬汉了,还不是为了张檗波在众人面前掉了眼泪。

    孙日峰五味杂陈呐,他心想谢克志多不容易,自己多不容易,他为谢克志从心里呐喊了一句:

    “老谢,你走了这辈子最大的狗屎运,你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了,可以结束单身狗命运了。”

    可是拽紧了毛衣,孙日峰又觉得心里挺不安生,好像谢克志不费吹灰之力抢了他什么东西一样。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出于羡慕和嫉妒,但除了这么解释外,孙日峰就想不明白了。

    “嗯,嗯!”

    谢克志哼哼道。

    “蝶,药还有多久可以入口啊。”戚云问曾洛洛。

    曾洛洛好似被“冷落”间无聊了起来,她无趣的望着红彤彤的炭火,把手肘在下巴道:

    “自己过来看。”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些情绪呢,她怎么了,怎么突然脾气就上来了?

    戚云笑着走了过去,在曾洛洛身旁坐下去后,明显被曾洛洛排挤了一下,结果戚云又挤了回去。

    “闹什么脾气嘛。”

    戚云跟哄孩一样。曾洛洛扭过头对戚云咬起了耳朵,戚云又不停反“咬”回去。最终,她们大肆的起了悄悄话。

    而后戚云怕拍屁股站起来对孙日峰:

    “药估计还得一会才好,和我去个地方。”

    孙日峰指着自己的鼻头问:

    “我吗?去哪,干嘛?”

    戚云回答:“去火场。

    食人鱼的,让我带你回火场去,并让你帮他把他埋在地下的东西挖出来,然后送给他。”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食人鱼的委托,孙日峰自然义不容辞。

    不过用不着戚云去,孙日峰心想自己去就行了,难不成还要麻烦女孩子挖地么。不过在出这一建议后,戚云果断拒绝了,她非得跟孙日峰一块去,并声称孙日峰不知道埋东西的具体地点。

    既然如此,孙日峰还有什么好拒绝的。不过孙日峰是再三跟戚云和曾洛洛确认谢克志绝不会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出任何意外后才放心行动的。

    而后去往火场的路上,孙日峰心里一直未停止过七上八下。又得回到那个叫人梦魇的地方了,还是跟戚云一起。

    戚云,一个令人起疑并无法琢磨的女人。因为她戴着假面,假面的名字叫微笑。在这幅微笑的假面之下究竟藏着怎样的戚云,孙日峰不得而知。

    而且许多的矛头都指向了戚云,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怎么会受到这么多的非议,掀起一系列的波澜呢。

    想着、琢磨着,孙日峰侧看戚云入了神。

    “怎么了?”

    戚云突然扭头盯着孙日峰问。

    “啊?哦……

    没有,我想谢谢你的毛衣,之前走得仓促都没来得及道谢。后来我遇到了狼牙,他有点生气,衣服是你为他织的。”

    孙日峰不明白自己无端端的又把狼牙搬出来干嘛,也许他想听见戚云“不,毛衣就是给你织的”,就像曾洛洛肯定的那样。

    结果戚云一笑问:

    “这毛衣好看吗,你觉得我织得好吗。”

    孙日峰摸摸后脑勺,实话实:

    “好看,食人鱼特别帅气,穿起来也很柔软暖和,你应该用了很好的毛线。”

    “嗯,最好的毛线了。

    其实,这件毛衣即是为你织的,也是为狼牙织的,还有蝶等等。

    所以当你们任何人需要它的时候,它就是谁的。”

    这话,孙日峰又似懂非懂了。

    “你是,毛衣你早就织好了,如果谁有需要就给谁?”

    戚云点头又摇头:

    “可以这么理解,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给,仅限你们。”

    “我们?”

    孙日峰溜着眼珠了半“我们”这个范畴,但他越想越不明白,越想范围越不明确。

    “抱歉,我们是指哪些人啊。”

    戚云又笑:

    “别想了,我过我能满足你们的愿望。这原本不包括谢克志,但现在我承认他了,他喜欢我,我就成为他的女朋友。

    今晚子时,我们约定好了不是么,你来我家,我把什么都告诉你。”

    对了,孙日峰和戚云之前在电杆下是有过这个约定的。孙日峰没忘,只是戚云又提醒了他,让他更加期待今晚的“约会”了。

    “用明白了,我会来的。”孙日峰道。

    “好。

    对了,我听蝶,狼牙因为毛衣的事跟你打架了?”戚云问。

    过去的事,孙日峰只云淡风轻的“嗯”了一下。不过他由此展开了一个假设,他问戚云:

    “如果……我是如果,你你会满足我们的愿望,那如果我们之中还有别人喜欢你,你已经是老谢的女朋友了,又怎么去满足另一个人呢。”

    问完后孙日峰忽然茅塞顿开,搞不好,戚云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人称为婊子的。

    这怪不了别人,也许在戚云看来她是在满足别人的愿望或**,可实际上这就是一种水性杨花的行为,只是出发点被冠冕堂皇的赋予了圣母的名义。

    戚云问:“阿峰,另一个喜欢我的人不会是你。”

    孙日峰心跳了一下,但更多的是否认,他干脆的摇头:

    “不我是狼牙。他不是也喜欢你么。”

    戚云道:

    “不是的,他不是喜欢我,而是喜欢独霸。

    总之,子时你准时过来。”

    孙日峰点头:“好。”

    戚云和曾洛洛不一样,曾洛洛温婉动人,戚云神秘多变。曾洛洛让人怜惜,戚云让人猜测。

    现在,火场到了,戚云跟孙日峰确定:

    “食人鱼帐篷的位置好像是在这。”

    孙日峰发挥了记忆力超群这个优点,没花上两秒回忆便答:

    “是的。”

    接着戚云面对帐篷原本所在的位置,向后退了十步:

    “食人鱼向后退五步大概就是这个位置。”

    孙日峰推断了一下后,确定无误又答:

    “是的。”

    戚云满意的笑:

    “阿峰,食人鱼的东西就埋在这,动手挖。”

    “阿峰”,戚云对孙日峰是越来越不排外了。实际上,她就没对孙日峰排外过,倒是孙日峰处处心谨慎得很。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