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声泪俱下
    孙日峰真就只看到一抹银白色从眼前一闪而过,个头跟个三寸钉似的,的确很像孟老太婆。可是孙日峰记得她穿的是靛青色的刺绣衣服,那银闪闪的光芒该怎么解释?

    而且,老太婆一把年纪了能有这么灵活吗,转瞬之间就消失在了巷子里。

    “婆婆!”

    戚云又喊,怪孙日峰没注意,这下戚云愣是挣脱了孙日峰的手掌。戚云跟孟婆婆一样神出鬼没,孙日峰欲追,她已经消失在了巷子。

    那条巷子好像就是孟婆婆一闪而过的巷子,而这种巷子遍布村尾。

    要追进去吗,孙日峰追到巷口后停下来思考。这时戚云的声音从巷子深处传了出来:

    “阿峰快去忙你的事,这里已经安全了,婆婆的蛤蟆阻止了它们。村里不能没有婆婆,我去找她。”

    “我和你去,我帮你!”

    孙日峰主动请缨,这是他发自肺腑的请愿。他真的改变了,他想做点什么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证明他不会是永远的愣头青。

    可是戚云的声音和身影已经完全消失。

    最终,孙日峰没有追进去,他有自觉,认为戚云是胸有成竹的,自己进去反而可能会帮倒忙。

    而且戚云得对,孙日峰应该去忙自己的事。此事比较复杂,孙日峰已心如乱麻,根本理不清头绪。

    孙日峰眼下是该去处理尸体一事?还是把尸体先扔在火场去找食人鱼明情况,或者去看看谢克志吃药了没有。

    还有袁毅的短信,孙日峰还没弄清极乐鸟是什么鸟玩意,可明正午就要在那汇合了。

    卧槽,这么想来,孙日峰简直分身乏力。

    到底先处理哪一件?孙日峰越想越没头绪的扭了头。扭头后,他发誓他从没想过罗茜会出现在他身后!

    罗茜这是怎么了,悄无声息出现也就算了,还披头散发,不知跟谁刚打过架。罗茜的眼角还有泪,睫毛膏眼线液等糊了一脸。

    呐,这不是怨妇就是得了失心疯的大妈呀。

    罗茜直勾勾盯着孙日峰,眼里难受怨恨。

    孙日峰吞口唾沫:

    “罗……卢太太,你这是怎么了?”

    完,孙日峰怀疑她是不是跟卢保国吵架了。

    罗茜怨恨到了极点的瞪着孙日峰问:

    “刚才的叫声你听见了吗。”

    孙日峰点头:“听、听见了,不过没事了。”

    “没事?你没事?”

    罗茜一副即将塌下来的样子质问孙日峰,搞得孙日峰莫名其妙。

    孙日峰不确定罗茜是否是在问刚才山里的异响,他就像在责怪孙日峰,可那关孙日峰什么事。

    “呃……大概是没事了。”

    罗茜冷笑一声朝孙日峰靠了过去:

    “你把我交给你的东西弄丢了对!”

    之前的确是的,孙日峰差点无话可,他不知道罗茜是怎么知道的,就像她朱翡翠会死一样。

    不过东西已经找回来了,孙日峰可以撒谎。

    “怎、怎么可能,不可能的卢太太,放心。”

    接下来,孙日峰受到了心灵的冲击。他自责了,反省了,是自己的粗心大意害罗茜经历了一场足以致死的担心。

    罗茜突然声泪俱下:

    “你少来,我在后山脚提醒过你,可你还是弄丢了。

    孙日峰啊孙日峰,那可是我的命啊……我的命啊……

    呜呜……”

    罗茜捶着胸口撕心裂肺的恸哭,那一刻,孙日峰仿佛听到了罗茜灵魂破裂的声音。再一看,罗茜几乎满头白发,眼角的皱纹也清晰可见。

    她真像一位操碎了心的母亲,之前孙日峰觉得她挺会保养,可现在她简直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扑通!

    罗茜居然跪下了。

    她不是在央求孙日峰,不是示弱,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无助和伤心。这画面让孙日峰心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还好东西找回来了!不然孙日峰得自责到什么程度!

    他赶紧蹲了下来,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罗茜扶起来再。

    “卢太太,东西真的在我身上。”

    边,孙日峰边握住了罗茜的双臂。现在孙日峰才发现罗茜其实很瘦很憔悴,自己手掌一捏,就能握住她的骨头。

    “你看,在这的。”孙日峰又道。

    罗茜抬头,见孙日峰把自己的毛衣撸了起来,结果裤带学宁胖子把一个袋子别在了上面。

    “你看,你的袋子在这呢,快起来。”

    这下罗茜安心了,不过她没有为自己的“错怪”孙日峰而惭愧,而是盯着袋子冷冷道:

    “哼,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它给找回来的,但我已经受不了东西不见的刺激了。”

    接着,罗茜发了疯似的拽住孙日峰毛衣:

    “戚云,你看见戚云了吗!不要耽搁了,我等不及了,你现在就去戚云家!”

    看来罗茜的确是担心过头,导致心急如焚,急不可耐的要求孙日峰立刻就去完成任务。

    奇了怪了,罗茜到底是如何知道孙日峰把她的东西弄丢的?也罢,反正孙日峰要去找食人鱼,也正好理不清该先做哪件事。那就先去戚云家找食人鱼,然后趁机下到地下室去。

    “好好,我这就去,卢太太你先起来。”

    罗茜顺气多了的抹抹眼泪,她的脸这下更花了。然后罗茜这才注意到孙日峰挂在腰上的另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

    “这,这不是你的袋子吗,找到了?”

    孙日峰庆幸的点点头:

    “对,找到了。我可以不用去找犯人了,找到就好。”

    “好个屁!”

    罗茜突然道。

    孙日峰有些惊讶,但不是因为罗茜话粗鲁,而是罗茜话语本身的意思。

    难道找回了袋子不好么,不过孙日峰现在明白罗茜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对了,我怎么把七爷的话给忘了。”

    孙日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罗茜点头:“这是村里的破规矩,你既然怀疑了别人偷你的东西,找不出犯人就得分尸喂狗。

    找出犯人还好,至少你不用受到惩罚。可你要是你的袋子莫名其妙的回来了,那就必死无疑了。”

    所以,这袋子还真不能公诸于世!

    等等,罗茜这是在好意提醒孙日峰么?孙日峰感觉是的,虽然罗茜意见了孙日峰的表情后有点尴尬,但他们双方都努力装作思想没有交集的样子。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