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内斗
    不经意间,孙日峰眼神充满了不屑和杀意。见这眼神,叫什么冲的咧着嘴邪笑:

    “看见没,果不出所料,这子已经中食人鱼的毒了。食人鱼就是有本事把一批批软骨头锻造成他的看门狗,替他出头,替他挡煞。

    喂子,食人鱼在哪?”

    孙日峰并没有回答。

    叫什么冲的又笑:

    “子,你叫什么名字。愣头青?”

    他的话充满了蔑视的意味,孙日峰却抬头挺胸答:

    “孙日峰。

    你叫什么。”

    “哼哼,华问冲。”

    华问冲,对了,孙日峰记起来了,在炭火旁边的时候,曾洛洛的就是这个名字。

    这可是个听起来正义凛然的名字,怎的就用在了这种阴险人身上。而孙日峰刚才这么想,华问冲居然跟能看穿他内心一样,开始解释了起来。

    “你一定觉得我的样子看起来阴险狡诈,根本配不上这个名字。可我告诉你,这世界上,外表越是光鲜亮丽的东西,内心就越狠毒。

    你以为食人鱼是良师益友?错了,他只是在扶植自己的势力,利用你们帮他挡掉所有的不利罢了。

    想想看,一个甚至比你老爸都大的大叔居然成跟你称兄道弟,你不觉得恶心么,故意么。”

    这人跟食人鱼到底有什么仇,竟然这样诋毁他。不过,华问冲对食人鱼的套路还是挺了解的嘛,就像他曾经也跟食人鱼称兄道弟过似的。

    孙日峰认为局势这么复杂,神魔难辨,谁的话都不能全信。所以相比之下,孙日峰宁愿相信食人鱼。至少食人鱼不会让做些欺凌弱跟女人的事来让孙日峰厌恶,而华问冲的暴戾程度,已经超过了狼牙。

    所以,孙日峰决心对华问冲的挑拨之语充耳不闻,他知道听多无益。

    “呵呵。”

    孙日峰以一个敷衍的微笑表达了对华问冲挑拨的无动于衷,这下华问冲怒了。

    他放下了嘴角,整张脸几乎阴险地缩进了大大的黑色帽檐。这是他表达愤怒和不满的方式吗,总之,孙日峰在他的帽檐之下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

    孙日峰不自觉的在计算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他见了华问冲的反应后从脑子里自己冒出来的。比如,华问冲如果不动声色地突然冲了过来,孙日峰该朝哪边闪躲。

    他还得帮助罗茜闪躲,或者,直接迎难而上跟华问冲硬碰硬,胜算会是多少?还有,躲过华问冲的匕首才是既能保护自己一方又能取胜的关键。

    等等一切。

    就是这些东西,在华问冲阴下脸时,一股脑塞满了孙日峰的大脑。怎么回事,孙日峰感觉自己就像一台精密的战斗仪器,而一切的开关,在他跟狼牙第一次动粗时就被摁了下去。

    华问冲轻微俯下了身,接着便是一阵邪笑,露出了被烟油熏得焦黄的牙齿。

    看样子是得干一架了,孙日峰居然蠢蠢欲动。

    可是华问冲忽然又站直了身躯,继而重新把下半张脸露了出来,眼睛偷偷的躲在帽檐里看顺风鼓鼓囊囊的下身。

    他看到了孙日峰失而复得的珠宝袋子,虽然袋子有半截是藏在衣服里的,华问冲不可能由此看出袋子里是什么。

    意识到袋子没有隐藏好后,孙日峰赶紧把毛衣向下扯了扯,试图全部遮住袋子。但不可能,毛衣没那么长,而且越是这样就越显得心虚和暴露。

    算了,没什么好隐藏的了,假如有人问起来,孙日峰不承认这是自己丢失的袋子也就行了。

    此时,孙日峰脑子里也冒出了一个坚定的念头。他记不清是谁的了,但许多人都有明示暗示过他。

    那就是,他现在是便利的,依托自己袋子不见了得到特殊许可这个便利,他明明可以潜入各个地方,堂而皇之的向各每个人打听各种情况,他何乐不为呢?

    所以,他的珠宝袋子失而复得一事,果真不能公诸于众。这样一来就能顺理成章调查所有人了,包括这位神秘兮兮的华问冲。

    华问冲盯着袋子:

    “呵呵,你找到丢失的东西了。”

    孙日峰不承认:“不是,路上捡了个东西而已。”

    华问冲又道:

    “那好,我知道是谁偷了你的东西。”

    “谁?”

    孙日峰随口问了一声,这也是出于好奇。

    华问冲像曾志伟一般笑了两声:“来找我,如果你能让我开口,我就会告诉你。”

    这是典型的鸿门宴邀请啊,孙日峰又不是傻子,难不成真要成刘邦?谁知道呢,许多东西就是因为一念之差而导致了各种迥异的结局,万一孙日峰脑子一热,为了好奇二字去了呢。

    “好了不要啰嗦了,你还嫌我磨叽,现在是你在跟那个愣头青纠缠不休。”

    罗琳不耐烦了,而且也对华问冲刚才的冒犯耿耿于怀。她或许意识到了这个华问冲压根不是个善类,把他当做同伴是件极其危险的事。

    华问冲道:

    “老妖婆,是我的宝贝跟你合作,我才勉强带你去的。你是不是把主次给搞错了,敢斥责我。”

    罗琳开始对华问冲有了些忌讳,尽管脸上写满了不悦,也再没之前那种唯我独尊的架势了。

    正常,华问冲如此暴戾,罗琳还不怕一言不慎真被捅几刀么。来也怪,跟华问冲这种危险人物一同上路,罗琳居然没带自己的保镖。

    罗琳迅速转移矛头:

    “我跟你没有瓜葛,我的合作人是他,也就是你的宝贝。他收了我的钱领了我的情,就得还我人情。

    你既然叫他宝贝,也就是自愿帮他做事的。怎么,人情就是这样还的?你要捅了我?”

    华问冲嘶嘶的深吸了一口气,表达着他现在极度不耐烦的情绪。

    “那好老妖婆。”

    “叫我罗总。”

    都这个时候了,罗琳还在吹毛求疵,看来她很在乎自己的身份。

    华问冲憋着暴戾之气道:

    “好罗总,你太磨蹭了,那缺口就在后山,我先去,你慢慢来。”

    罢,华问冲把手揣进了卫衣前面的口袋,跟支火箭一样径直朝着孙峰他们那边冲了过去。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