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迟到了又如何
    突然一阵冷风过。

    孙日峰因为刚才跑到,所以浑身的热气还够抵御寒冷,但提前到的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孙日峰站在廊桥向下看,底下深绿发臭的死水潭因为雨水的浇灌没那么粘稠了,浮萍也散开了些。可即便如此,站在上面还是看不见水里的情况,只知那些黑色的倩影依旧在底下游荡。

    “呼啦。”

    刚观察着,一个倩影幽灵般的由孙日峰观察的一侧游向了廊桥的另一侧。倩影推出的水花浪动了浮萍,那瞬间,孙日峰好似看到了一束头发飘起来又沉了下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里面游荡啊!孙日峰总感觉像水鬼阴魂不散一样。

    “嘶!”

    孙日峰头皮发麻准备离开廊桥边缘,可谁知刚一抬头,有人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差点把他吓得跳了下去。

    我靠,谁拍得这么不合时宜?

    孙日峰暗骂着扭头,见谢克志满脸发黑的在跟他打招呼。

    “嗨老孙,心掉下去。”

    孙日峰又暗骂:“你他妈不拍我,老子就不会掉下去。”

    不过谢克志能苏醒并且能下床走动真是太好了,虽他一脸漆黑得跟包公似的,让孙日峰可气又好笑。脸发黑明毒素还有很多残留在体内,不过能蹦跶到这来,也明谢克志快无大碍了。

    “老谢,你可以走动啦。”

    完孙日峰看谢克志身后,见曾洛洛冲他笑了笑。一定是曾洛洛帮着谢克志过来的,从而孙日峰也感激的笑了笑。

    这时,满头大汗的卢保国也驮着罗茜到达了,但他们两夫妻迟到了几分钟。

    谢克志迷着眼睛勉强的笑了一下:

    “你们都我挺严重的,可我一点感觉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还被某人吻了一下。然后浑浑噩噩中吃了点东西,就醒了。”

    孙日峰大翻白眼,心想皇帝不急太监急用在这也挺合适,做病人的反倒幸福,就是急坏了亲戚朋友。

    这不,还梦见还吃东西呢。

    这被某人吻了一下,孙日峰知道谢克志的是戚云,可吃东西是怎么回事。

    哦,兴许是曾洛洛在喂谢克志吃药的时候,谢克志半梦半醒产生了幻觉。

    那药……

    “老谢,那东西好吃吗?”孙日峰问。

    谢克志稍加回味:

    “没什么味道,不过好像是在吃螃蟹,那螃蟹全是壳,没有肉,我嚼得咔嚓咔嚓的,好像还喝了蓝莓汁。”

    孙日峰立刻咧嘴,这下不会错了,谢克志吃的就是那条被猛婆婆嚼碎了的蜈蚣。蜈蚣身上有鳞片,嚼起来可不咔嚓咔嚓的嘛。

    呐,到现在,孟婆婆生嚼蜈蚣满口爆浆的样子还在孙日峰脑子里游荡。谢克志也算有福了,要不亲眼看见做法后,谁还吃得下去。

    “呵呵,不难吃就行。”

    孙日峰懒得把真相告诉谢克志了,而此时,人群中忽然飘来了一句话:

    “老戚,看看人齐了没有。”

    这村里有两个老戚(七),不写出来的话,耳朵听起来都一样。所以那人到底在喊哪个老七,孙日峰不知道。

    不过他很诧异,这村里管事的不是两个七吗,七和戚,居然有人敢勒令他们?

    结果是戚大爷回复的:

    “哪齐啊,那不刚到两个。迟到了就按规矩办事。”

    话音落,罗茜马上解释:

    “哟,戚大爷,你们给的时间也太苛刻了点,十分钟不到就要让我们从村尾跑到村头,我脚崴了,我们家老卢一路背着我过来可辛苦,就不能通融一下?

    而且,如果我们要受到惩罚,我看今半个村都得被惩罚。你瞧瞧,这才到了几个人?”

    罗茜这么一,让孙日峰意识到食人鱼好像也没到。不仅如此,孙日峰抬头看了每一个人,发觉没到的真挺多。

    有食人鱼、宁胖子,张檗波就不用了。朱翡翠、戚云,还有孟婆婆都没到。

    没到的这些都是孙日峰能数得出来的熟面孔,而廊桥上多了两个新面孔,孙日峰压根没见过。

    这两个生面孔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没什么特色,就是由里而外迸发着跟张檗波一样的女汉子气息,年龄不到四十。

    男人嘛,打扮就比较有特色了。

    其实也不上特地装扮,大概就是因为之前下过了雨,男人身上便披了一件蓑草衣,戴了一个斗笠。斗笠下拴着两块黑色布,像极了当年日本鬼子进村的造型,把脸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眼睛。

    脚上,男人穿的是一双长长的水胶鞋,鞋上沾满了稀泥和树叶,像是刚从地里回来的。

    见这造型不用多想,此男人一定是村里的人,因为这是许多农村农民下地的标准款。

    然后,此男人话了:

    “那怎么行,村里的规矩就是雷打不动的王法,迟到的,一律不准留在村里。”

    这下换卢保国话了。

    卢保国一改往日不敢开口川普话的形象,推推眼镜,普通话标准且气场十足道:

    “这村里定下村规的不是七爷吗,之前一直主持大局的也是七爷,后来戚大爷临时代班,这什么时候又换了一个当家的。

    你们都能把权威转来转去像递东西一样,就非得苛刻我们这些外来客?

    再了,音乐声毕,我们俩实际已经走到了村口,身影映入了你们的眼帘。这样也不能通融吗?”

    哇塞,字正腔圆还头头是道,卢保国可算“一雪前耻”了。

    而听到卢保国开口标准普通话,最吃惊的是罗琳。罗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卢保国。之前她断言罗茜嫁的是她们家一个长得像卢保国的司机,而现在,她才明白卢保国真是他的卢学长。

    那么罗茜就赢了一局,这下罗茜可嘚瑟了,在罗琳面前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哼!”

    罗琳狠狠的转过头去,突然对着新出场的蓑衣男人发气道:

    “陈老二,规矩就是规矩,你要是姑息他们,以后就别想别人再遵守。”

    话毕,村外进来的人纷纷把目光移到了罗琳和这个叫陈老二的人的身上。

    看样子罗琳认识这个叫陈老二的啊,但从别人的表情上看来,别人并不认识他。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