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原来是假陈二叔
    这就是陈二叔?比村里任何一个人都暴力,还霸道,真把自己当一方霸权了是。

    孙日峰攥紧了拳头,死命护着罗茜的东西。如果陈二叔非要硬抢的话,孙日峰就会反击。

    陈二叔没有作罢的打算,看样子,的确是想要硬抢,那么一番恶斗看来是在所难免了。

    但千钧一发之际,有一个人突然喊陈二叔住手了。这个人不是七爷也不是戚大爷,更不是外来人的其中一方,而是一直站在廊桥上望着水下,因为默不作声,所以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广播手刘全。

    没想到是刘全喊了住手,这感觉,就像弟斗胆骑到了老大头上一般令人不可思议。

    刘全转过身道:

    “放下,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也放开那个愣头青。你根本不是二哥,好大胆子,敢到村里来明抢啊。”

    陈二叔放开了孙日峰,但没有放下珠宝袋子,然后对刘全道:

    “全子,你发什么傻。”

    刘全:

    “别以为你以二哥惯性称呼我的方式叫我,就会改变我的判断。我仔细瞧过你了,你的身高比二哥略高一些,嗓子也略尖,你不是二哥。

    我,你没事儿弄块黑布围着脸,跟鬼子进村似的干嘛呢,还是想扮忍着?把那层黑布撕下来给大家看看如何?”

    哇塞,刘全简直酷毙了,没想到他敢挑战“权威”,还如此观察入微,简直就是名侦探啊。

    “老刘啊,你没弄错,要是打开黑布是二哥的话,你可就要下地狱啦。”

    戚大爷阴笑着对刘全。

    从表情和全身的状态看来,戚大爷根本就是在看好戏,不是认真的在提醒刘全。

    这些个村里人,看似称兄道弟,实际上都冷漠得很。而且,只要他们凑在一块阴阳怪气的你一句我一句,就会给人一种掉进阴谋的感觉。

    这时那个站在最后面,看起来不到40的中年女人向前走了两步,用女兵式的决绝之声道:

    “刘哥,如果此人是二哥,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看来这女人是陈二叔的“狗”啊。

    刘全表现得十分冷静沉着,正因为如此,他才有如此洞察力。他道:

    “让他把脸上的布扯下来,错不了。不过警察先生们,如果这个人不是我们村的陈二叔却又力大无比,你们可要帮着抓人啊。”

    刘全罢,孙日峰依旧有些发懵的看了看四周。没错,孙日峰一开始就没看到狼牙,现在再看,狼牙果真没在。

    曾洛洛把刘全的请求翻译给了肯,肯立刻就拍拍胸脯答应了,并堵在了进村的口子上,出村的地方由那个女人档着。

    “刺啦!”

    戚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收起来的扇子此刻又被他顺畅的滑开了。他对着陈二叔扇冷风:

    “二哥,把你脸上那块布扯下来,我们都等着刘全跳脱衣舞呢。”

    结果陈二叔:

    “冤枉我就只是跳脱衣舞这么简单?”

    戚大爷道:

    “这村里都是你了算,你要他如何,自当如何。所以你就别磨叽,赶紧把那块布给扯下来。”

    完,戚大爷又阴险的笑了。

    现在,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陈二叔迫于无奈开始抬手扯布,在场的每一个人也都屏息凝神,不想错过黑布被扯下来的一瞬间。

    然而,陈二叔刚碰到布就叹了口气,继而把头扭向罗琳道:

    “对不起罗总,虽然收了你的钱,可我已暴露,任务就完不成了。”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齐刷刷的看向了罗琳。怎么,原来幕后黑手是罗琳?

    罗琳瞪大了眼睛,惶恐地望着四周不停摇头:

    “别听他胡,我压根不知道他是谁!这一切跟我没关系,你们别上他的当!”

    “哎,反正已经失败了,对不起了罗总!”

    假陈二叔完后提着孙峰的珠宝袋子拔腿就跑。他先是企图跑出村子,却被守在村口的女人几个飞腿给踢了回来。看样子,这女人练过,还挺厉害。

    而后,他又逃往了村里的方向,横穿人群时,居然没有一个人敢拦截他。

    实际不是不敢拦截,而是没有一个人把捉到他当成自己的任务,都抱着手在看好戏呢。

    肯大概是因为不懂中文,没太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曾洛洛交给了他一个任务,那就是抓住这个人。

    于是假陈二叔在逃往村里的路口被肯拦截了下来。

    这个假陈二叔可是个狠角色,势单力薄还跟肯打了个不分上下。而后假陈二叔占了上风,肯眼看就要招架不住。

    孙日峰知道这个陈二叔有多厉害,因为一拳就让他躺在地上缓了如此之久。见状,孙日峰藏好罗茜的东西站起来便准备过去帮忙。

    假陈二叔见孙日峰要来参战,大概是觉得一敌二还是比较吃力的,索性全力落跑。

    孙日峰着急了,他边跑边冲肯大喊:

    “bag(包)!bag!”

    肯压根没听明白孙日峰在鬼喊个什么劲,好在孙日峰动作和声音并茂,给肯做了好几遍背书包的动作后,肯才恍然大悟。

    肯一把抓住了珠宝袋子,假陈二叔见形势不利,干脆放开袋子就朝村里跑。

    肯把袋子扔给了孙日峰,接着对假陈二叔穷追不舍而去。

    而袋子在低空飞行的时候,不慎袋口被甩开,里面的东西全掉了出来。

    “嘣嘣!”

    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戒指砸在了谢克志头上,而一串项链直接在戚大爷的脸上形成了一个边框。

    戚大爷问正在走过来的那个年龄不到40岁的女人:

    “好看么芳芳。”

    原来女人叫芳芳,这应该是名。

    芳芳绷着脸:“爸,那人窜进村去了,赶紧去追啊。”

    戚大爷冷笑一声:

    “村里能躲的地方处处皆是,上哪追去啊。反正后就开洞了,让他在里面玩两。”

    话音落,曾志伟突然笑了起来。哦不对,是华问冲突然阴阳怪调的笑了起来:

    “哼哼哼哼,我看别等到后开洞了,现在就开。”

    这时,孙日峰在埋头捡珠宝还有袋子。越捡,他越觉得奇怪。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