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杀
    谢克志把戒指放在指头上试了一试:

    “哇塞,红宝石啊,老孙原来你这么有钱哦!”

    看着谢克志指头上的戒指,孙日峰更加觉得哪不对劲了。

    七爷忽然道:

    “孙日峰,你你的袋子找到了?”

    孙日峰知道是哪不对劲了,他摇头:“不、这不是我的袋子。”

    袋子跟孙日峰丢失的长得一模一样,里面也装满了珠宝,怎的孙日峰竟不承认这袋子是自己了的了。其实他不承认,并不是因为怕七爷责罚,而是他想起了袁毅的短信。

    袁毅袋子里装了一些蓝色的粉末,而之前,孙日峰只要一伸手进袋子,手上就会沾一些蓝色粉末。

    可现在袋子里的珠宝散了一地,但并没有见到蓝色粉末。要不就是有人动了袋子里的东西,把粉末全都清走了,可没有证据也无法判断。

    于是乎,孙日峰这个袋子不是自己的,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么是百益无一害的。

    “到底是还是不是?”

    七爷又问。

    “不是的,我作证。”

    这句话不是孙日峰答的,也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而是朱翡翠。

    没错,就是朱翡翠!孙日峰认为已经死掉了的朱翡翠!

    朱翡翠打着呵欠走了过来,踩得整个廊桥都在颤动。这怎么回事,朱翡翠不是已经死了么!

    孙日峰赶紧看罗茜,因为罗茜过朱翡翠会死,所以想看看她的反应。结果,罗茜很淡定,没有表现出一点诧异。

    孙日峰懵了,朱翡翠看起来就是大活人一个,不像诈尸。那么,食人鱼守着烧掉了的尸体是谁的呢?

    也对,当孙峰他们从木屋出来的时候,沈伯的尸体旁边已经多了一具焦黑的尸体了。食人鱼仅凭判断就那尸体是朱翡翠的,现在看来,应该是判断错误了。

    可疑点还是有,特别是沈伯的尸体。他的尸体同样被烧焦了,但又出现在了土里。

    算了,反正孙日峰已经搞不明白了,现在管他是死人活人,给他证明了袋子不是丢失的那一个就是“好人”。

    七爷歪头看:

    “老朱?

    你刚才都去哪儿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朱翡翠:“我头疼,躲在老戚的值班室吃蘑菇呢。”

    戚大爷故意大声嚷嚷:

    “什么?你和谁躲在里面,吃谁的蘑菇啊。”

    此话一出,现场除了谢克志这个大处男外都笑了,就连曾洛洛也笑了。

    “我去你的老戚,你的桌子上不是摆了一盘蘑菇炖牛肉么,我吃了,吃了你的蘑菇。”

    此话一出,全场又是一阵哄笑。朱翡翠这是在以牙还牙的报复戚大爷呢,害得戚大爷无言以对的也跟着笑了。

    七爷行云流水的打着太极,他的定力可真好,刚才经过假陈二叔这么一闹,也没让他停止过一分钟的练习。

    他跟着淡淡的笑了一笑,接着问朱翡翠:

    “老朱,你你能证明孙日峰的袋子不是丢失的那个?”

    朱翡翠:

    “哎呀七哥,他袋子里的东西我看过,昨晚上在酒店大堂里忘了?

    我想的是,不管袋子是不是他的,那东西就都已经丢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有人进村捣乱来了。”

    七爷冷笑:

    “迟早的,在坐这些拿着证明进来的,还不是有按捺不住,逼迫我今就开洞的。”

    七爷这话摆明是给华问冲听的。华问冲毫不避讳,干脆就着话题:

    “没错,早开晚开都是开,你也有人混进来捣乱来了,那还不赶紧让我们这些‘正牌军’下洞去。”

    “可是规矩要遵守啊,十对十一对一。”

    七爷道。

    华问冲嗤之以鼻:

    “切,少来了,村里人加我们,早就无法兑现十对十一对一了。

    我,成看来看去就只有你们这几个老家伙在人眼前转悠,今不是这个有事,明就是那个在种树,你们哪有十个人?要等你们凑齐,等到猴年马月去?”

    七爷:“你搞错了,现在不满足这个条件的,可是你们外来人这一方。你们拿了11个证明,明你们多了一个人啊。”

    华问冲跺了跺脚,好像要开始行动了:

    “那就更不用磨蹭了,多了一个的话,解决掉一个就行了。”

    “怎么解决?”七爷问。

    华问冲邪恶一笑:

    “杀!”

    “都是有证明的,杀谁啊?”

    七爷又问。

    这时叫芳芳的女人十分不会读场合的插了嘴,她仿佛没把其他人的对话听进去,或者压根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你们,二叔怎么突然就变成假的了呢,他不是跟我们一起回来的吗?”

    戚大爷苦笑:“芳芳啊,你二叔压根就没来。来了还怎么给那假货机会?”

    这话很好理解,也就是他们早就识破了陈二叔是假的这件事,至此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演戏呢。

    可芳芳就是理解不了戚大爷的话:

    “爸你的什么意思?”

    戚大爷终于把扇子对着自己扇风了,他边扇边摇头:

    “唉,真是捡了个傻女儿啊。我是,你二叔和我们早就知道那人是个假货了,刚才是在配合着让他露出狐狸尾巴。”

    芳芳这才理解,不过她的问题又来了: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一直都跟着二叔呢,我怎么不知道?”

    戚大爷道:

    “所以你傻嘛,你就别当十万个为什么了,要不去看看那人抓到了没有。”

    戚大爷已经连续两次芳芳傻了,可芳芳一点也不生气。孙日峰觉得她这样子的确挺傻气的,但是她很强,跟女子特种兵一样,刚才狂踢了几脚就把那假货踢走了。

    “哦好,那我去了。”

    现在才追上去是不是迟了点,不过戚大爷明显就是想把这个傻妞支开。

    现在,话题又得回到华问冲身上去了。

    七爷重新问:

    “对了,你要杀谁?”

    华问冲阴着脸问:

    “我问你,如果村里有原住民死了,那我们是不是也得拉一个当垫背去陪葬?”

    七爷也阴森森的笑了笑:

    “嘿嘿,这是规矩,二十多年前就定下的规矩。”

    华问冲咧嘴:

    “那就行了,不用再那么含蓄了,我现在就动手!”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