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落水
    华问冲也没明要杀谁,但他真能对任何人下手。

    他挪步间,孙日峰立刻意识到站在他身旁一脸傻相的谢克志会有危险,于是赶紧给谢克志递眼色。

    “啊?”

    谢克志不懂孙日峰朝他挤眉弄眼的是要表达什么,孙日峰情急之下一个怒吼:

    “你他妈快跑!”

    与此同时,华问冲眼里凶光一闪,抽出一把匕首就朝谢克志捅了去!

    幸好有孙日峰的提醒,故而看到华问冲行凶的动作时,谢克志已有足够的时间转身就跑。

    然而谢克志不知道自己身后站了个谁,只知恍然间转身时,重重地给他撞了上去。

    之后谢克志才弄清被撞的人是祁义山。

    祁义山这绝对是飞来横祸呀,毫无准备被谢克志冷不丁这么一撞,在廊桥边上扑腾了几下,最终没能稳住身子竟然倒栽进了底下的死潭之中!

    见状,人群一个劲蜂蛹了上去。

    别搞错了,他们可不是去担心祁义山的状况和展开施救的,而是心想着“哇靠,终于有人跌进这死水潭之中了”的去看热闹的。

    这下终于可以看看水底的那些倩影是什么东西了,如果祁义山就这样被悲惨的吃掉,观众们会睁着眼睛恐惧但却刺激的看到底的。

    华问冲不知为何“砰砰”的跨上了栏杆,现在人人都知道他是个危险的极端分子,所以都自觉的离他至少五米以上。

    孙日峰见他行事这么机灵,以为他也是想第一时间去凑热闹的。可谁知仔细一瞧,看见的却是他惊慌的脸。

    他出人意料的冲着水里大喊了一声:

    “宝贝!”

    这两个字把在场的人都听傻了眼。

    宝贝?华问冲居然叫祁义山宝贝?他们两莫不是……同志?!

    罢,祁义山奋不顾身跳进了死潭。

    死潭里的水本就臭气熏,被人跳下去这么一搅和,底下的腐气立刻涌了上来,更是让人臭不可闻。

    死潭里的垃圾和浮萍也很密集,祁义山掉下去后,浪花都没打几个,就被这些垃圾和浮萍淹没了。

    “呼啦!”

    祁义山一落水,水底那些黑色的倩影便一个劲的朝他身边游。而后华问冲跳了下去,才将倩影暂时逼退。

    之后,倩影就再无人打扰的将他们包围。

    现在只能看到华问冲的半个身子露出水面慌慌张张,祁义山不知是沉到了潭底,还是已经被底下那些东西瓜分吞噬了。

    华问冲捞啊捞,脸上露出的慌张表明了他是真担心祁义山出事。

    “去你妈的!”

    华问冲突然大骂一声朝着水里重重打拳,黑影随之散开。而后华问冲抬出手,手上挂满头发!

    “喂!抓一只出来看看!”

    旁观者中突然传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声音,真是的,不帮忙捞人就算了,居然还幸灾乐祸,全把这当成了娱乐场。虽然,这是大多数旁观者的心声。

    但是谁落井下石的呢?

    孙日峰循着声音望去,然后看见了两个人。一个是狼牙,另一个是戚云。

    他们两总算赶到了。不对,应该他俩怎么会走在一块?

    刚才落井下石那话一听就是狼牙的,而戚云怀里不知抱了个什么东西,一脸的愁眉苦脸。

    这表情在戚云脸上甚是少见,原来除了假笑,她也知道悲伤。可她在悲伤什么呢,一到现场就寻求安慰的靠在了谢克志怀里。

    谢克志突然手足无措,这绝对是女孩子第一次向他主动投怀送抱,所以他不知道还怎么办。

    他慌张用眼神向孙日峰寻求帮助,孙日峰心想无动于衷当没看见算了,因为他实在是不想告诉他该怎么办,出于嫉妒。

    但还是得告诉他,于是孙日峰抱着自己做了口型到:

    “抱她。”

    这个答案谢克志其实心里有数,但得到孙日峰的支持,他才有“高攀”的勇气。

    那就这么办。

    谢克志抖着手慢慢环抱了戚云,可就在他快要得手时,戚云猛的直起了身,悲伤劲好像已过。

    无奈谢克志赶紧缩回手,假装若无其事。

    戚云盯着人群问:

    “咦?他们在干嘛呢这么热闹。”

    “岐律师落水了。”谢克志道。

    “啊?”

    惊讶一下后,戚云也去凑热闹去了。戚云走后,谢克志揉了揉胸口,刚才戚云怀里也不知是抱了个什么东西,把谢克志的胸口硌得疼。

    华问冲怒指狼牙:

    “狗东西,等我上来定把你扔下水,让你自己来抓。”

    狼牙不受威胁的耸耸肩:

    “那要看你上不上得来了。”

    孙日峰暗叹一口气,他现在可算知道了,狼牙这厮原来不是有意针对自己,而是所有人都要去得罪一番。

    真是纨绔子弟啊,这得被娇生惯养到什么程度,才会如此不谙世故。

    接下来,华问冲根本没有理会狼牙的功夫,一边捶着水里的东西,一边在捞着什么?

    那些水里的黑影不停在华问冲身旁绕来绕去,华问冲也一直在打,可黑影始终没有冒头,华问冲打得也很吃力。

    怎么呢,华问冲的拳头每一次都能激起一阵水花,可孙日峰老感觉他打的就是水,拳头好像没有碰着什么实物。

    但是黑影在游荡这是人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事。

    祁义山自从落水后就没了踪影,众人心想他大概是完蛋了。华问冲这是自作自受啊,谁叫他想迫害谢克志来着,结果一报还一报,却让他的“宝贝”成了替死鬼。

    等等,华问冲现在在使力,他好像拽住什么东西了,或什么东西拖住了他!

    众人能明显看到华问冲在咬牙与他身下的东西做着博弈,太阳穴四周青筋暴起。

    忽然,华问冲捞了个东西出来,出水的瞬间把每个人都吓了一跳!

    那东西是圆的,上面布满毛发!紧接着那东西露出了手,手上明显没有肉只剩骨头!

    华问冲真被“水鬼”给缠住了?

    华问冲再一用力,水下的东西就被他拉出了水面。

    悬疑半,原来是祁义山不通水性呛晕在了水里,华问冲便把他捞了起来。

    不过这画面也够在场的人惊吓半了,因为祁义山从水里出来后可不是孤身一人,他背上多了一副骸骨!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