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大乱斗
    “艾力!”

    罗琳二话不立刻给狼牙下命令,她恨透了这种被人骑在头顶的感觉,可她无可奈何。

    狼牙终于大怒,他问罗琳:

    “你到底有多少把柄在他手里!”

    “我为了谁啊白眼狼!”

    罗琳转过头歇斯底里。

    狼牙这才有了些顾忌,他摸摸刚被打的脸,也不知在想什么的终于妥协了。

    他撞开孙日峰,抢了孙日峰手里的木板伸给了华问冲:

    “你可抓稳了别手滑,再掉下去一次可就死定了。”

    华问冲阴险道:

    “那你可抓稳了,要是让我掉下去,你老妈子就有好看了。”

    完,华问冲抓住了木板。他的臂力可不是一般大,就一只手,也能跟涂了胶水般死抓住木板不放。

    这可是考验指力的,谁要真跟华问冲干起架来,恐怕现场的人都得落在下风。

    “噔噔。”

    华问冲借助木板一跃而起,把两只脚钩在了长廊靠水面的结构之上。这时祁义山哇呀一下吐了出来,看来是没死。

    华问冲低下头,轻言细语对他:

    “好了宝贝,很快就没事了哈。”

    话毕,全场鸡皮疙瘩。

    华问冲忒会膈应人了,他作为一个大痞子,却对一个大男人,还是中年男人腻腻歪歪的喊宝贝,可不膈应死人么。【】

    不过所谓一物降一物,祁义山应该就是华问冲的软肋了。这俩,可别有什么故事啊。

    狼牙借机挑事,故意作呕:

    “呕!

    恶心死狼爷了!不行,哥要去吐了,你自己抓稳栏杆!”

    搞不好狼牙的妥协是假的,他可能就在等这一刻,把华问冲重新扔下水然后看笑话的这一刻。

    可是狼牙失算了,他真没想到华问冲灵敏得跟只猴一样,只要他抓住了柱子,就能凭惊人的臂力牢牢攀附在柱子上。

    所以狼牙松开木板与否,华问冲根本不在乎,反而,就在狼牙使坏准备放手的瞬间,华问冲好似已经看出他想来这招,于是先发制人竟然拉住了狼牙手臂。

    华问冲用力把狼牙向下一拉:

    “下去洗澡草包!”

    狼牙毫无防备,整个人立刻失去重心,头朝下脚朝上,就这么摔了下去!

    不过,就在几乎只剩脚踝还停留在栏杆上时,孙日峰机灵反应,不计前嫌的抱住了狼牙的双腿。与此同时,曾洛洛的惊叫声响起:

    “啊!艾力!”

    曾洛洛这是第一次在孙日峰面前呼唤狼牙的真名。女人家就是这样,出了什么事第一时间总是惊叫。

    嗯……好,曾洛洛也许是男人。不过也一样,有他惊叫的时间,孙日峰已经把狼牙给稳住并救了上来。

    上岸后,狼牙气急败坏的甩开孙日峰,提着木板就对华问冲一阵乱捅,企图把他桶下水去。

    见状,罗琳按捺不住了,她又要“动手”教训狼牙这个冥顽不灵的儿子了。不过她刚走近狼牙,抬起手像是想扇他巴掌时,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伴随一声高亢洪亮的命令让她住了手。

    有人远远怒吼全场:

    “都给我住手!谁再敢轻举妄动,我撕了他。”

    霍霍,好大好霸道的口气,又不是拍抗日神剧,动不动就撕人?

    不少人都这么想,边想边把头都扭向了声音传来的村口。此时,一个气宇轩昂的高个子大汉出现了。

    此大汉穿着蓑衣,戴着斗笠,一不心让人误以为是刚才那个假陈二叔又回来了。不过,这个大汉没有遮脸,看来不是冒牌货。

    那么,终于,陈二叔本尊出现了?

    果不其然,七爷、戚大爷和刘全等人不约而同齐声喊到:

    “二哥!”

    从他们的表情和声调听来,陈二叔绝对是村里最权威的存在,所以村里人见了本尊都是仰视的姿态。当然,这跟他个子高也有关系。

    孙日峰赶紧看呀看,一定要好好看看这吊了他许久胃口的陈二叔到底长什么样。结果,孙日峰发现陈二叔就是张路人脸,但是个子高大气场十足。

    陈二叔站定,摘下斗笠麻利的朝着狼牙扔了过去,而且一扔一个准,斗笠不偏不倚就打在了狼牙头上。

    狼牙闷叫了一声:

    “嗷!谁他妈打我?”

    他似乎没有意识到陈二叔已经到来,正在泄愤的对付华问冲。

    陈二叔中气十足道:

    “我了住手!”

    这下狼牙才觉得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周围的人突然就跟嘴巴被缝起来了一样安静,而且都在齐刷刷的望着同一个人——陈二叔。

    “你打我吗?”

    狼牙搞不清楚状况问。瞧他那气势,如若陈二叔是的,狼牙铁定一记飞踢就过去了。

    可是此时又来了一段插曲。

    就在狼牙起身转头问是谁“暗算”他时,比猴子还灵敏的华问冲抓准时机,一个鱼跃龙门就上了廊桥。

    放下祁义山后,华问冲立刻抽出了藏在卫衣里的匕首朝狼牙背后刺了去。

    狼牙是听到了华问冲上岸的声音的,可华问冲动作迅速,纵使狼牙已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却还是被华问冲的匕首在腰间拉出了一道口子。

    好在口子不深也不长,对于堂堂七尺男儿开,可以不用咬牙,默默流点血就无大碍了。

    可是疼痛能忍,狼牙哪能忍气?

    于是他反身跟华问冲扭打在了一起。

    这就有点不听打招呼,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意味了。

    孙日峰明显看到了陈二叔满身的火气在游走,然后想到狼牙和华问冲都为难过自己,合计着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让他们去闹就,看陈二叔怎么收拾他们。

    不过前提是,陈二叔真有治住这两头“疯牛”的本领。

    但曾洛洛担心狼牙,她知道现场能插进他们两的扭打之中去叫停的人只有孙日峰了,所以直接抱着孙日峰手臂就开始央求了起来:

    “孙日峰,拜托你劝劝狼牙好不好!”

    既然是曾洛洛有求于己,为了报答她的种种人情,孙日峰便没有推辞的理由。

    “别靠近,等我去。”

    扔下这句孙日峰自认为酷毙了的话后,孙日峰抬头挺胸朝狼牙走了去。

    同时,孙日峰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劲风从他身旁刮了过去!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