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不可预测的下一幕
    这股劲风是怎么回事?突然一下就从孙日峰身旁“刮”了过去,让他莫名其妙。

    后来孙日峰看清楚了,劲风原来是陈二叔快速移动造成的!陈二叔用的这招,莫不是就是传中的瞬间移动?

    孙日峰不明白自己在吐槽个什么劲,大概是因为陈二叔的确太“快”。

    不过陈二叔和孙日峰是同时到达的,但孙日峰本就离狼牙他们近,而陈二叔远,这更能明陈二叔的“快”了。而且,孙日峰压根就没听到陈二叔奔跑的脚步声,真是雁过无痕啊。

    “我叫你们……停!”

    随着这声高亢的呼喊,狼牙和华问冲居同时被陈二叔捉住后颈向内扣,活生生让他们的头撞在了一起!

    “嘭!”

    这下两人安静了……

    众人齐齐咧嘴龇牙在心里喊疼,心想两人此刻一定眼冒金星,头上有无数鸟在飞。

    孙日峰也咧嘴,他离他们最近,通过空气,他已能察觉两人是多么的痛不欲生。

    也因为此,陈二叔不知是否把前去劝架的孙日峰误以为成了是去参战的,于是收拾完狼牙和华问冲后,反手竟揪住了孙日峰!

    陈二叔俯下身,低头对着孙日峰“砰”的一声就是一个铁头功,把孙日峰撞得昏暗地。

    现在孙日峰也眼冒金星了,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晕,实在是晕,现在地上躺了四个人,除了没了知觉的祁义山,其余三人眼冒金星。这要撞的是西瓜,早就爆裂了。

    外来人全体震惊,因为陈二叔的这种出场方式,根本就是给所有人的下马威啊!

    陈二叔接着发威,他在人群中左右看,好似寻找着谁,而倒在地上的三人就像蛆虫一样捂着脑门痛苦的在他脚边蠕动。

    “人怎么这么少,都去哪了,孟婶呢?”

    人群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孟婶就是孟婆婆,但没人知道她为何没有来。在人群的映像中,孟婆婆的出现总是伴随着曾洛洛的陪伴的,但是曾洛洛在,嫩婆婆却没有出现。

    没有人能够回答陈二叔的问题,就算他们全看向了曾洛洛试图把陈二叔的注意力引过去,曾洛洛也只能摇头表示不知道。

    戚云此时叹了口气,陈二叔听后好像明白了什么,立刻看着戚云问:

    “叹什么气?你手里抱着什么东西?”

    陈二叔好像话做事从不拐弯抹角,快言快语下,他那不怒自威的样子让戚云倍感紧张。

    戚云没在孙日峰面前,甚至众人面前表现得如此认真过。因为她总是假笑或一脸不在乎,可就在陈二叔面前无法淡定自如。

    这感觉,就像孩在父母面前撒谎是无谓的一般,反正,都会被拆穿。

    所以戚云卸下伪装,嘴角的抽搐着:

    “婆婆……婆婆死了。”

    什么,孟婆婆死了?孙日峰不久前才在村尾看见她一闪而过,而就这么会功夫,她竟然死了?

    “你确定?”陈二叔问。

    戚云点头:

    “死了,身体都成渣了。我捡了她的银衣盔甲回来,婆婆她……真的死了。”

    戚云的眼泪落了下来,她现在的感情很真挚,也是因为陈二叔在才真挚。一个能让善于伪装的女孩子敞开心扉的人,孙日峰认为不会是什么坏人。

    但是他太过严厉。

    谢克志突然很踟躇,戚云哭了,按道理他这个男朋友应该上前去安慰,可他不敢!

    他还是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认为戚云是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才委屈着满足了他的心愿。其实,戚云只要表现得有一点不情愿,谢克志就会主动跟他解除恋人身份。

    可戚云没有任何不情愿的表现,反而还很主动。这让谢克志产生了一种两人间真是有情愫的错觉,但他知道这只是错觉。

    戚云凭什么爱上他?感激不是爱情,这个道理谢克志懂。

    所以他不敢上前安慰戚云,不好意思为她擦拭眼泪。

    陈二叔走到了戚云身边,把戚云抱在怀里的银制盔甲碎片夺了过来。搞半,刚才把谢克志硌得慌的东西就是这块碎片啊。

    孟婆婆穿盔甲?那个三寸钉居然穿盔甲?

    盔甲都是哪个年代的陈腐之词了,居然还会有人穿它,关键是,穿它干嘛?

    然后孙日峰认为自己太刻板了,别人穿不穿盔甲与他何干?而且他头疼着呢,居然还有心情吐槽别人。

    陈二叔拿走盔甲碎片后,盯着戚云的脸看了半,道:

    “你居然哭了?”

    戚云赶紧擦掉了泪痕,也只有一道泪痕:

    “嗯,婆婆死了我很难过。”

    陈二叔接下来的一句话不知是感叹还是讥讽,他就像孙日峰看到了戚云原来会难过而感到意外般惊讶:

    “你会难过了?”

    戚云抬头擤擤鼻涕,难过的表情立刻没有了:

    “对不起,我又犯错了。”

    陈二叔拍拍她肩头,大概是想对她些什么的,可瞅了瞅四周发现大家都在看他和戚云后,就只拍了肩头没有话。

    戚云为什么要道歉呢,细细想来,陈二叔的疑问句也像是一句警告。

    戚云接着主动问:

    “二叔,孟婆婆死了,我们该怎么办?”

    陈二叔道:

    “传承人是你还是谁?”

    戚云眨了好几下眼,支支吾吾,始终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是谁?”

    陈二叔加重了语气,但戚云还是不愿意。这时,曾洛洛站了出来,同时狼牙也忍痛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

    曾洛洛举手:

    “是我。”

    “是你?”

    陈二叔先是反问,然后是犀利的审视,最后问:

    “你是曾洛?”

    没错,陈二叔的是曾洛,而不是曾洛洛。他这是认识曾洛洛呢,还是不认识呢。

    曾洛洛点头承认了:

    “嗯,是我。”

    接着,陈二叔给朱翡翠递了个眼色,朱翡翠便大摇大摆朝曾洛洛走了过去。

    朱翡翠突然大吼一声:

    “男的全给我转过身去!”

    但罢根本就没给人转过身的时间,就一把扯开了曾洛洛的衣领!

    曾洛洛的胸露了出来,好在戚云知道会发生什么,于是已经挡在了曾洛洛胸前。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