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石头剪子布
    白峒又开始当出头鸟“仗义执言”了,可完后,他会不会一如既往的又认怂呢?

    果不其然,话一完,他马上一副恨透了自己的模样,抬手就朝自己轻轻抽了一巴掌。【】他可真是个“快言快语”的人,或者根本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不过他的愚蠢行为,倒是帮别人开了口。

    陈二叔:

    “这是村里的规矩,而且你们知道,没了树……

    呵呵,你们当然有拒绝的权利,可拒绝之后会发生什么,那就难预料了。你们知道的,这村总会有一些怪现象……”

    本来也许正在揣测,也半知半解,结果陈二叔这么一透露,大家都相信如果不听从安排,就一定会发生些什么了。

    陈二叔又道:

    “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赶紧离村而去,从此逃离这个荒村的一切。”

    这可是孙日峰梦寐以求的,不过,现在再问他是否愿意立刻离村,答案恐怕没有这么干脆了。村子的真相吸引着他,来村子里的人的目的和他们手持的证明也吸引着他。

    提到离村,便没有人做声,也就是没人选择离开村子。那就接受他们其中一人必须得上山去种树这个要求,不过谁去呢。

    好,又是出头鸟白峒问:

    “谁去啊?”

    陈二叔狠狠的盯着他不放,但没有眼露凶光,也没有一句话,就吓得白峒自觉的道:

    “什么?我?!”

    在场之人偷笑,陈二叔大笑:

    “哈哈哈哈,不是你,是你们其中一个。”

    白峒该庆幸自己是傻人有傻福了,换作其他人总该闭嘴了,可他却还继续问:

    “那是谁去?”

    陈二叔道:

    “你们剪刀石头布,十组人里只要是在场的,就派出代表进行剪刀石头布,谁输到最后谁就去。”

    众人心想居然就用这么儿戏的方式来决定谁去吗?不过这也是最公平的方式了。

    “五分钟时间,开始。”

    随着陈二叔一声令下,众人开始摩拳擦掌。不过谁和谁率先对决,总得有个人牵个头,不然总让人觉得尴尬,就像握着个拳头找人单挑一样。

    结果磨叽了一下后,难兄难弟孙日峰和谢克志自主动站了出来。

    谢克志声跟孙日峰打招呼:

    “老孙,我很会玩剪刀石头布,不过待会不管我们谁输,可千万别一输到底啊。”

    孙日峰笑笑点头:“虽然我们俩很倒霉,可不至于倒霉到那种程度。”

    完,他们俩开始默念剪刀石头布,结果是孙日峰输了。然后孙日峰捏着拳头,去寻找下一个对手了。

    他找了曾洛洛:

    “来。”

    曾洛洛点头并伸出了手,孙日峰又看见了她比较宽大的腕关节。

    “等等!”

    狼牙突然喊了起来,他还坐在地上,旁边就是祁义山的呕吐物和那具骨骸。

    “我替她来,我代表我们三个。”

    无所谓,反正就是隔空比个手势而已,谁来都一样。

    于是孙日峰把身子转向了狼牙,剪刀石头……布!

    孙日峰获胜,狼牙败。

    狼牙随即就近原则,把手伸向华问冲和祁义山问:

    “你们俩谁先来?”

    华问冲伸出手:“我!”

    然后狼牙输,接着和祁义山的对决也是狼牙输。

    狼牙怒着看了看自己不争气的拳头,然后攥紧它,开玩笑的警告它:

    “兄弟,你要再这么不争气,我以后就改用左手了。”

    狼牙这一举动让他显得俏皮又帅气,见状曾洛洛捂嘴笑了,赛琳娜也花痴的笑了。听见笑声后,狼牙抬头给赛琳娜抛了个媚眼,却瞪了曾洛洛一眼。

    他好像故意在和曾洛洛置气。

    他站了起来,撅起嘴走向了赛琳娜:

    “那下一个就和美女姐姐过招。”

    赛琳娜心花怒放道:“好呀好呀。”

    这时孙日峰又发现了一个蹊跷的地方。罗琳的保镖和老公不见了,怎么赛琳娜的两个保镖也一直没见踪影,难不成是放假休息去了?

    “剪刀石头布……”

    狼牙终于取胜,这下换赛琳娜撅起了嘴,但她依旧心花怒放。

    最后,剪刀石头布这个游戏以罗茜的失败和她与罗琳的最后对决进入尾声。

    这结局似乎有些残酷,又像命中注定。谁会胜出谁会败去呢,无论是谁,姐妹反目都是一个令人心塞的结局。

    “剪刀石头……”

    “等等!”

    正当这两姐妹抬出手,憎恶着对方默念剪刀石头布时,卢保国突然发声制止了她们俩。

    卢保国强行换下了罗茜,自己上阵道:

    “我来替她。”

    罗琳很不满意这对夫妻的临时换人,因为这样一来罗琳就不能跟罗茜亲自对决了,还有卢保国对罗茜的爱护也让罗琳疯狂嫉妒。

    罗琳道:

    “你果真是卢学长。”

    卢保国道:

    “大姐是不是上了年纪开始老眼昏花了,我是你们家司机啊,那个川普话的四川人。”

    卢保国虽然这么,可用的却是标准的普通话。这就让罗琳难堪了,但更让她难过:

    “你,你明明就是卢学长!

    为什么,为什么你大学毕业后要去我家做司机呢!”

    卢保国推推眼镜:

    “因为我喜欢你们罗家的一位姐。”

    罗琳听后一脸欣慰,可又立刻变了脸:

    “那、那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实情,居然隐姓埋名的做司机,还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乡下人,然后娶了罗茜!”

    卢保国皱眉:

    “罗大姐,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些事情。我没有隐姓埋名,做了你们家的司机,我也是姓卢的,只是您瞧不上一个司机,从来不肯正眼瞧我才没有认出我来而已。

    我祖籍本来就是四川的,后来才定居北京,所以我既能四川话,又能北京话。

    不过我的愿望实现了,我在你们家开了那几年车,终于把我喜欢的学妹追到了手。”

    罗琳一下语噎,她还以为卢保国的学妹是她,结果居然是罗茜?!

    “你……什么?原来你喜欢我们罗家的姐,指的是罗茜?”

    卢保国点头:

    “是的啊,我是为了她才到你们家应聘司机的,这样就能每送你们上下班,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接触她。”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