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往事
    罗琳根本不顾四周眼光,也可能是因为她的老公不在才这么情不自禁,于是悲情问:

    “为什么,在大学,你明明喜欢的是我不是吗?你因此很喜欢靠近我们两姐妹,可你跟我的交流要更多一些!”

    卢保国:

    “在大学的时候你们两个感情很好,随时都是在一块儿的,所以才显得我好似同时靠近了你们俩。其实我喜欢的是你妹妹罗茜,想靠近的也是她,可她对我不理不睬,倒是你大姐,对我相当热情,毫不隐藏对我的心思。

    你喜欢跟我话,我就得跟你话。现在想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你误会我喜欢上了你。

    我发誓我一直喜欢的是罗茜,只爱罗茜,进你们家当司机也是为了靠近她。”

    “行了你不要再了!”

    罗琳歇斯底里,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自作多情。即使她已经结了婚,是商界的女强人,是傲视群雄的武则,她也无时不刻不在期盼与卢学长的重逢。

    然后,寻找那些年的感动。

    现在看来,那些年的感动也是罗琳一个人的内心戏罢了,她在自作多情,她在单相思。

    知道这个事实后,罗琳无论是从内心还是面子都变得支离破碎。不过她仍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卢保国是因为一些苦衷才对她谎。她同时不忘挖苦罗茜:

    “你喜欢一个没有子宫,不能生育的女人?”

    “没有子宫?谁,罗茜吗?”

    卢保国做出一副惊讶又一无所知的样子。

    罗琳不会相信卢保国会一无所有,她只是想深度爆料一些东西,让罗茜出丑从而弥补她心里的不平衡。

    她爆料:

    “你们俩做夫妻也这么长时间了,你不可能知道她没有子宫,否则你们怎么会连个孩子都没有。

    但你也许不知道,20多年前罗茜不知道是跟哪个男人鬼混成了宫外孕,所以才把整个子宫都摘掉了。”

    罗琳话音落,全场安静。她和卢保国的对话并不是很大声,可她提到了敏感字眼,再的声音都会像空气一般往别人耳朵里钻。

    孙日峰捏紧了拳头,他认为罗琳才是正宗的婊子一个,因为她巴不得罗茜在她老公面前被扒得精光。这种女人可怕又可恨,讲别人坏话也不知道背着点。

    不过孙日峰见罗茜站在一旁抱手冷笑,便稍微安了点心。似乎罗琳的举动不会对罗茜造成任何伤害,也许这在她意料之中?或许她早已免疫?

    而后孙日峰在卢保国的回答中找打了答案。卢保国:

    “这些我当然知道,不过罗茜没有跟别的男人鬼混,或者那个男人就是我。

    那孩子是我们的,可惜没有保住。

    不过大姐怎么会知道罗茜没有子宫?我记得罗茜做手术的那会,你们已经断绝来往了。”

    卢保国左一个大姐又一个大姐的喊,表面上是在尊敬罗琳,可实际却是一种嘲讽。

    罗琳冷笑一声,立刻避开了卢保国的眼睛:

    “毕竟曾是一家人,罗家也是名门望族,罗茜做了这么丢脸的事,罗家早就沸沸扬扬了。”

    “哼,我看是你把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让整个罗家都知道了的。然后就害我被罗家扫地出门,跟着我老公在四川颠沛流离了这么多年。”

    这段话是罗茜的,现在怎么有点豪门风云的味道。

    罗琳道:

    “别血口喷人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做了丢脸的事就不要怕别人指指点点啊。”

    罗茜问:

    “我跟我老公合法怀上的孩子,怎么就丢脸了?”

    罗琳嘲笑着:

    “合法?

    那时候我只听你跟着我们家司机私奔了,还卷走了爸爸的钱。你们那时候结婚了?偷钱又未婚先孕,在那个年代,无论哪件传出去都不好听。”

    罗茜有些被激怒了:

    “你倒知道得清楚,既然你主动提当年,那我就在这让你现原形。

    我问你,爸妈是不是你毒死的!我的孩子是不是你……”

    怎么总是有人话留半截,罗茜到孩子时突然闭了嘴,眼珠一溜把话收了回去。

    时机未到,罗茜差点意气用事漏了嘴,而她的老公卢保国用眼神提醒她后,她赶紧闭了嘴。

    此时戚大爷插了话,他一贯幽默风趣:

    “还磨蹭什么?

    你们是不是有故事啊,我听着挺精彩,要不找宁导演给你们拍成电视剧算了。

    诶,作家不是在这么,让他给你们写个剧本,一定比他现在写的那本有戏。”

    众人偷笑。

    谢克志摸了摸后脑勺,居然把话当真了道:

    “不,我的这本更精彩,不过可以加一些旁枝进去增加饱满度。”

    孙日峰无语:

    “你还当真了,那是损你呢没听出来?”

    谢克志无所谓道:

    “老孙,我听出来了,但又如何,什么都别太较真,否则容易生气。”

    “哟呵,你怎么突然跟大彻大非了一样,鬼门关走一圈就是不一样哈。”

    “我一直就是这种性格,不起眼,却也不惹事,不易生气。”

    孙日峰闭嘴低下头佩服了谢克志一秒。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跟孙日峰以前的性格很像。他们都在夹着尾巴做人,但谢克志明显更游刃有余,而孙日峰刻板。

    不过孙日峰变了,变化大到他既开心又担心。他现在像一只极速膨胀的热气球,膨胀到位就能一飞冲,膨胀过头就是自寻死路。

    孙日峰撞了病殃殃的谢克志一把道:

    “老谢,咋们都共经历生死了,你的真不给我看啊。”

    谢克志咳了两下:

    “我改了一下剧情,马上就到**了,等**结束就给你看,免得吊你胃口。”

    “切,到时候没兴趣了。”

    谢克志用中指推眼镜:

    “是个很精彩的故事,很精彩很精彩。”

    谢克志的用词单一,恰好彰显了的高深莫测。或许真的很精彩,精彩到只能用精彩二字形容,而这么一形容,剧情就让人浮想联翩了。

    孙日峰笑笑:

    “好家,到时候我要做第一个读者。”

    “哦,第二个,戚云是第一个。”

    “切,谁不知道你见色忘友。”

    谢克志偷笑,并偷看正在和曾洛洛聊的戚云道:

    “不,新故事的灵感是戚云给我的。”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