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嘱托
    闲聊没几秒,陈二叔便开始催人了:

    “快点,剪刀石头布。”

    好,一切的纠葛只能暂时到此为止。罗琳显得很失落,也很愤恨,这时,卢保国喊了石头剪子布。

    “石头剪刀……布!”

    话音落,罗琳这才从种种往事中脱离出来。她没来得及变换手势,还是捏着一个拳头。如果卢保国出了“布”,她就得去种树了。

    于是她耍赖:“等等,我还没回过神呢,不算重来!”

    可喊完,她发现卢保国出的实际上是“剪刀”。也就是输家是卢保国。

    可、怎么会这样呢,这世界上还有傻到别人明明出的是“石头”,却用“剪刀”来应对的吗!

    罗琳觉得不对劲,一股感动涌上心头问:

    “你……你是在让着我吗,你故意出了剪刀故意输,你不忍心让我去种树,故意让着我的对不对!”

    罗琳依旧饱含期待,她希望卢保国告诉她“是的”,由此可证卢保国刚才的话都是假的,他从前爱的就是自己。

    卢保国的确答:

    “是的。”

    但另有所指:

    “但不是为了你而是你们。

    二十多年了,你们两姐妹的纠葛也该好好做个了断了。就在这,这个村里。所以你们俩都必须留下来,由我去种树。

    这样也公平。大姐,了解恩怨的时候到了。”

    罗琳的眼神瞬间变得绝望透顶,她对卢保国的最后一丝幻想已经烟消云散。剩下的,就如卢保国所,只有仇恨,和一个胜负。

    罗琳权当卢保国的话是战书了,那就来,你死我活。

    罗琳冷着脸,拿出武则的架子对卢保国了一个字:

    “滚!”

    卢保国笑笑:

    “大姐,别怪我们夫妻二人联手欺负你啊,这就是理循环,做了什么恶事,终归是要还的。”

    “滚!”罗茜再次恶狠狠道,不留一丝余地。

    卢保国突然有些冥顽不灵:

    “大姐,你老公呢?据是台湾某公司的董事长,之前见着却没打过招呼,他人呢?怎么也不来帮帮你。”

    “我叫你滚!”

    罗琳第三次发飙,而且是全身抽抽怒不可遏。躯体颤抖间,她的泪花不慎落下。

    狼牙隐忍不发的看到了这里,老妈一再被人“欺负”,到此他终于忍无可忍。

    他站起来怒道:

    “还不滚去种树!”

    并捏紧了拳头。

    卢保国转头看狼牙,眼神十分意味深长,不禁让狼牙喉结颤抖了一下。那瞬间,狼牙好似意识到了什么令他犯难的事。

    罗琳悲情大笑:

    “我老公不在又怎样,我有儿子!苍有眼,你们一辈子也生不出来这么优秀的儿子!”

    孙日峰嗤之以鼻,他心想狼牙的确“优秀”,已经深深遗传了他老妈横行霸道出言不逊的德性能不优秀么,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好了,跟我走。”

    陈二叔道。

    卢保国冲罗茜疲惫的笑了笑,让她保重,罗茜回以同样疲惫的笑容。今这局面,一定是他们在暗地里达成共识了的。

    之后卢保国叹了口气,忽然把眼神移到了孙日峰脸上。孙日峰立刻站直身躯,因为他觉得卢保国像是有话要对他。

    果不其然,卢保国拜托道:

    “峰,罗阿姨身体不好,我走了以后麻烦你照顾一下她可以吗。”

    照顾倒是没问题,况且是他们“照顾”孙日峰在先的。不过这些人恶心不恶心,没事愣头青,有事就套近乎的叫起了峰,真是现实啊。

    不过孙日峰仔细想了想,卢保国和罗茜几乎形影不离,可实际上每次与孙日峰交谈的都是罗茜,卢保国并没正面跟他过几句话,也没叫过他愣头青。

    那还好些,不蒸馒头争口气嘛,既然如此,孙峰这就好下台阶了。

    “好的,我会照顾罗阿……你太太的。”

    卢保国拿出了长辈的威严:

    “叫她阿姨就可以。”

    孙日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罗茜崩了起来:

    “卢司机,你让谁叫阿姨呢!”

    嘴上逞强,其实叫阿姨,罗茜从这一刻起是不会介意的。

    罗琳冷哼了一声,因为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的卢学长正在她面前跟别的女人打情骂俏。而这个女人,就是不知道为何会跟她反目成仇的亲妹妹罗茜。

    现在换陈二叔交待了:

    “老戚,芳芳就就留在村里了,以便揪出那个冒牌货。

    我走后你继续管理村里的大事,记住了,今没来集合的人,一律取消开洞资格。其余的,按村规办。

    还有,把孟婶的事处理一下。”

    戚大爷挥挥手满脸笑容: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去。”

    “嗯。卢保国,老七,走!”

    卢保国最后朝人群看了一眼,但不是看罗茜,而是看孙日峰。孙日峰点点头,表明自己知道并接受了嘱托,一定会照顾罗茜的。

    然后就痛快的跟着陈二叔走了,至于七爷,他是极度不情愿再上山了:

    “二哥,好了轮流种树,我才回来,是不是轮到老七和刘全了?”

    陈二叔猛地扭头回来瞪了七爷,以陈二叔的霹雳作风,大家以为七爷至少要被骂了。

    没想到陈二叔居然抬起了手,这是要打人?

    结果陈二叔把手放在了七爷肩头,七爷也完全没有害怕的表现。

    “算了,老戚偷奸耍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刘全动作慢得跟个乌龟一样,还是咱哥俩配合默契,走走。”

    没想到陈二叔也有嬉皮笑脸的时候,而他就是嬉皮笑脸完这段话的。但这是悄悄话,其他人并没有听见,甚至以为陈二叔在威胁七爷。

    七爷也不坚持了,因为戚大爷努力做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明陈二叔的安排是对的。然而大家认为七爷的妥协是陈二叔威胁的结果,所以完全没对陈二叔的权威产生任何怀疑。

    临走,七爷看了眼孙日峰又看了眼戚云,然后背着手随着陈二叔走了。

    孙日峰明白七爷眼神的意思,那通短信,他还历历在目。只是戚云不好保护啊,因为戚云是一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存在,也是一个相当个性的存在。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