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天黑解散
    最后有一阵微风过,在这样冷风刺骨的季节,能有春风般的徐徐之风,还带着淡淡的忧伤实属不易。

    忧伤是分离带来的,夫妻的分离,父女的分离。

    不,应该是暂别,可众人的反应就像是即将永别了一样。离开的人只不过是去大山深处种树而已,为何气氛这么生离死别呢。

    七爷走着走着又悄悄回过了头,这回他看的是戚云。

    戚云知道七爷在看她,但她没有回应七爷,而是努力把目光集中在曾洛洛身上。这种故意的没在意,反而显得刻意。

    七爷扭回头,挺落寞的走了,他背着手摇着头走的样子,好似一位深山隐者。

    “帅。”

    孙日峰浮现了这个名,这名字跟七爷一点也不搭调。

    他们一走,风似乎故意似的大了起来,吹得每个人瑟瑟发抖,特别是全身湿透的华问冲和祁义山。

    祁义山打了个喷嚏,华问冲立刻抱紧他:

    “喂,散会了是不是。”

    戚大爷划开扇子,咯噔两步走到孙日峰面前,一个劲朝孙日峰扇冷风道:

    “散会啦,该干嘛干嘛去。提醒你们一句心哦,因为孟婆婆死了,你们之中必死一个。

    村里有鬼出没,心……心。”

    孙日峰脑门惊现冷汗,他回想昨晚戚云在酒店追鬼,那鬼可是戚大爷的鬼?如果是,如果真有,那就真是人人自危了。

    张檗波遇害是否跟鬼有关?既然如此,张檗波的死就满足了十对十一对一这个条件了,也就不必再死人了。

    那么戚大爷会“好心”提醒大家一句,是因为的确不知道张檗波已经遇害一事,还是另有玄机?

    等等,孙日峰想起来了,村里可是死了两个人,不定更多。

    沈伯死了,沈伯的尸体旁多了一具女尸。本来孙日峰以为那女尸是朱翡翠的,可朱翡翠生龙活虎着呢,那么那具女尸就不知道是谁的了。

    反正不是外来人的,或许是村里的一员?很有可能,因为十人村里的十人,至今还没凑齐给外来人看过。

    这就不妙了,也就是,外来人里还得再死两个才能消停,那果真要当心“鬼”才行了。

    “诶,愣头青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孙日峰忽然打了个哆嗦,他被戚大爷的声音和扇子的冷风给唤醒了。

    “老孙,你想什么呢,老愣老愣的。”谢克志也问。

    孙日峰回神后一脸懵懂:

    “咦?我刚才出神了吗,你们叫我了?”

    戚大爷一笑,谢克志推眼镜:

    “当然,你没见别人都纷纷往村里走了吗,要黑了,我们也赶紧回村去。【】”

    孙日峰四下看,的确见众人纷纷离场中。也快黑了,孙日峰还是赶紧回村好。

    可是他该去哪?没有住宿的地方,没有食物,没有食人鱼的鞭策,他甚至觉得自己无法撑过今晚。

    不过他突然又想了起来,今晚他和戚云“有约”。他不会等到子夜再去的,他很快就会去。

    戚大爷朝还没离开的戚云和曾洛洛招招手:

    “云,曾洛洛,你们过来。”

    两人乖乖走近戚大爷。

    戚大爷跟村里那些严厉或者沉默还有神秘兮兮的人不同,他是个典型的市井大叔,却也显得更近人情。

    在戚大爷面前,无论是现在的戚云曾洛洛,还是孙日峰,都不会感到压力。

    戚云笑着问:

    “叔叔有何吩咐?”

    戚大爷:“听你交了个男朋友?”

    谢克志闻话紧张了起来,如果戚云答“怎么可能”,那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戚云答“是的”……

    “是的。”

    戚云毫不含糊答。

    孙日峰心跳加速了,他觉得戚云金灿灿的浑身散发着光芒,自己根本不配触碰她。

    戚大爷眨眨眼:

    “那好,告诉你的男朋友,沈大牛死了,现在由他接替沈大牛的职务,做村里的维修师傅。

    让你男朋友住到沈大牛房子里去,晚上注意看着发电机的运行,保证全村有电用。”

    戚云回答:“好。”

    谢克志不就站在孙日峰旁边么,戚大爷居然用得着拐弯抹角让戚云去通知。就这个距离,戚大爷话不用吹风,话也能飘到谢克志耳朵里去。

    这么戚大爷的确是知道沈伯已经死了一事。

    淡定,这村人在面对自己人的死亡上显得真是太淡定,太云淡风轻。戚云是这样,戚大爷也是这样。

    戚大爷接着交待:

    “曾洛洛,你果真做好接替孟婆婆的觉悟了?”

    曾洛洛皱着眉点了点头。

    戚大爷道:

    “那好,从今起,你就住到孟婆婆的屋子里去。”

    这时狼牙的声音传了过来:“等等,我没同意!”

    戚大爷扭头:

    “你还没走啊?”

    狼牙想要干架似的朝这边走了来,他走路风大,吹得打了定型胶的头发如野草一般摇曳却潇洒。他边走边道:

    “走什么走,我要教训曾记者。”

    罢已经走到了曾洛洛身旁。

    狼牙霸气的打飞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曾洛洛抱在怀里的孟婆婆的银衣碎片。

    “答应个鬼啊你,你是我们的翻译,不要忘了你的本职工作。你得回去睡地板,然后帮我和肯翻译我们的对话。”

    哦,原来地铺真是给曾洛洛睡的啊!太过分了,孙日峰心想就算曾洛洛是变性人,两个大男人也不能让“女孩子”睡地铺。

    对了,难道就没人关心肯追出去了以后是个什么情况么,还有那个叫芳芳的。

    “狼牙,你与其跟我纠缠不休的,不如去看看肯的情况。”

    看来曾洛洛记得肯。

    狼牙挥手:“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国际刑警诶,还带着枪。”

    戚大爷惊讶:

    “什么?!

    还带枪?村规里明确规定不许带军火等杀伤性武器的。”

    狼牙又挥手:

    “去你的村规,情况都一团糟了还村规个屁,你们村的又没人在场了,装什么装。”

    戚大爷大笑:

    “哈哈哈,我白了就是个临时代班的,该提醒的提醒,听不听,怎么做就看你们自己了。

    别忘了,村里有怪现象。为难你们的人不是我们十个人,而是它们。”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