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刚才表现得怎么样
    戚云顺带捎上了谢克志:

    “阿志,你也一起去孟婆婆那里吧,你的毒还没有完全清除呢,我这有种药也是要给你吃的。”

    谢克志心花怒放:“好、好。”

    不过他意识到了一个不处理好,就会背负“见色忘友”这么个骂名的事。

    没错,孙日峰的住宿还没着落呢,不过今晚不用担心了。谢克志对戚云道:

    “小……小云,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你们先回去吧,我带老孙去沈师傅那里就过去。”

    戚云弯着眼睛笑。这一笑,孙日峰看得出是真心的笑,但表情的幅度明显比内心要大。

    “没关系,反正一个方向,一起过去吧。”

    也对,所以谢克志开心的点了头,他为戚云亲昵的称呼他为阿志而开心,为孙日峰和他今晚不用流浪而开心。虽说这有些对不起沈伯的在天之灵,因为人死了没人收尸不说,连个同情和调查的人都没有。

    岂料孙日峰没有领情,他不愿意走。

    不,应该说他有些磨蹭,对着谢克志欲言又止,又是挤眉弄眼,同时又不想让戚云她们看出来。

    谢克志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猜想孙日峰可能需要一个和自己独处谈话的空间。

    说实话,在留与否这个问题上,谢克志那瞬间是比较倾向戚云的。好不容易交了个女朋友,当然是一起散步谈心好啊,为什么谢克志就得放弃这个机会和孙日峰独处。

    不过嘛,孙日峰即是患难兄弟,又救了谢克志一命,谢克志哪好真的重色轻友。

    所以他支支吾吾说:

    “呃……

    你们还是先去吧,我记得……沈师傅走前交代过我一些事,我……得先去处理一下,不然晚上恐怕会耽误大家的用水用电。”

    曾洛洛倒是无所谓,虽然她面对狼牙的大闹后心情低落,明显了心不在焉。

    至于戚云,她倒也没有强迫谢克志的意思,可她做出了嘟嘴卖萌,表示自己不满意的表情。

    戚云在谢克志面前表现得还算真诚,孙日峰弄不懂戚云是真喜欢上谢克志了吗,一段恋情就这样开始了?

    看见女人撒娇,男人似乎天生就有哄一哄的习惯。况且戚云天生丽质,光看外表,多少男人明里暗里就有想上去哄一哄的冲动。

    这回谢克志终于鼓足勇气主动靠近了戚云,心脏跟打鼓似的主动抓起了戚云的手。手手相扣的瞬间,谢克志感觉自己的心脏,快从嗓子眼蹦了出来,血压也有些高。

    戚云眨巴大眼睛,嘴还嘟着。

    谢克志想了一下偶像剧里都是怎么哄女朋友的来着,但最终觉得那些方法都不适合他。于是他用了最朴素的方式道:

    “别生气了嘛,好不好。”

    戚云反身一把抱住了谢克志的腰,然后把头昂了起来,明显是在索吻。

    天呐,这美若天仙又小鸟依人的样子,把孙日峰看得是小鹿乱撞。这种时候,谢克志如果不给回应,就真是太煞风景了。

    那么谢克志是如何表现的呢。

    他磨磨蹭蹭,看着戚云的粉红小嘴一边心动却又一边盗窃。他心想每次都是戚云主动吻的他,他若是吻下去,会不会全身都在发抖呢。

    哎管他的,是男人就吻下去!

    想通后,谢克志难看的撅起自己的嘴,把戚云的腰一搂,就低头朝她吻了去。

    可惜呀,不知道是不是让戚云等的时间太长有些失望了,等谢克志低头吻她时,她故意用额头碰了一下谢克志的嘴,然后轻轻推开了谢克志。

    不过戚云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开心,还是一样笑眯眯的对谢克志说:

    “阿志好瘦哦,我好心疼你。”

    然后戚云从包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应该是她事先放进去的。而瓶子里装的,是一些像巧克力一样的小药丸。

    “阿志收下它,每天吃三粒,记得哦。一定要天天吃,但是不能多吃,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也要记得吃哦。”

    说着便把药瓶塞进了谢克志的衣兜。

    因为受到了关怀,谢克志内心一暖,褪去了许多的羞涩,赶紧把手捂紧荷包摁住戚云的手问:

    “这是什么药?”

    戚云笑对谢克志道:

    “你相信我吗阿志,如果信,就好好吃药。”

    这阵笑容,这喃喃之音,就像一颗强有力的魔幻药,已经让谢克志神魂颠倒倒有些迷乱。管他什么药,就算是毒药……好吧谢克志还不至于会傻到吃毒药的地步,但戚云更犯不着给谢克志毒药。

    谢克志点点头:

    “嗯嗯,我会记得好好吃的,谢谢你。”

    这下谢克志跟突然通了奇经八脉一样,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冲劲,居然主动抱住了正欲抽手离开的戚云,一口就给她吻了下去。

    戚云瞪大了眼睛,眼神突然变得怪怪的。奇怪了,明明是她一次次试探谢克志,一次次暗示谢克志,又一次次给谢克志机会的。可现在她似乎不开心,或者说没有预想的反应。

    孙日峰和曾洛洛同时扭开了头,同时,孙日峰感到心头一阵失落。这是一种嫉妒的表现,但其中应该还参杂了一些别的原因。更为复杂的,让孙日峰心绪不宁,但又找不出根源的。

    怎么会这样呢,孙日峰左挠挠头右挠耳,怎么也想不明白。

    孙日峰突然很想发脾气,也不知是从哪来的无明业火。

    难道,自己拖后腿了?成了电灯泡?

    孙日峰忽然蹦出了这些小家子气的想法,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狭隘,而且这些狭隘是因为戚云而起,于是他立刻清除了这些负面思想。

    “嘿老孙,你又在发呆了?”

    谢克志使劲一拍孙日峰的背道。

    孙日峰吓了一跳,转过头才发现戚云和曾洛洛已经走了。看来他刚才真的又走神了,他心里的杂念太多。

    见孙日峰回神,谢克志忍不住悄悄问他:

    “诶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啧,我刚才吻戚云的动作和姿势啊,怂不?”

    孙日峰在心里冷冷的笑了一声,而且是十分不自觉的。

    但他口头答:“哦,不就是那样嘛,大家都那样。”

    听他这么一说,谢克志就安心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