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兄弟冲突
    谢克志变得更诧异了,孙日峰这才发现他状态不对,他似乎在不满些什么。

    于是孙日峰把眉一皱,问:

    “老谢,你想说什么就说,别做这么阴阳怪气的表情。”

    孙日峰的语气透着重重的不满,谢克志听出来了。既然是兄弟,谢克志也就没有客套的必要。

    他道:

    “我想反问你老孙,你跟食人鱼就见了这么一面,但已经无条件相信他了?”

    孙日峰认为没什么好质疑的,但他必须向谢克志解释:

    “在你昏迷的期间,食人鱼跟宁胖子陪我上山去帮你找药了,还看到了一种叫地婴的,很不可思议的东西。

    然后……总之,你不在的这段期间我们是经历了一些事的,我们达成了共识,是一路人了。

    老实说老谢,你看见华问冲了没,那么蛮横,杀人不眨眼,他比狼牙暴戾一百倍!

    所以我们单枪匹马是不行的,别忘了,我是愣头青啊,我几乎什么都不知道,没了食人鱼,我们又得跟无头苍蝇一样四处碰壁啦。”

    “老孙,不是我们,是你。我从没想过要巴结食人鱼。”

    孙日峰真怒了,谢克志明显就是在说他自作多情。巴结?这词用得也太生硬了,孙日峰可是算了谢克志一份的,想着怎么也得把谢克志捆上以防他落单。

    可谢克志倒好,把好心当做驴肝肺不说,还嫌弃孙日峰就是条哈巴狗巴结食人鱼。

    孙日峰气着说:

    “巴结?你说话可真客气老谢……

    好吧我就是巴结他,不好意思,我还擅作主张想带你一起去巴结他!”

    “我不需要!”

    谢克志忽然歇斯底里喊了出来,手里紧紧捏着戚云给的药瓶。

    孙日峰低头看,心想谢克志一定是因为自己怀疑戚云而心生不满,故意把情绪宣泄了出来。

    的确,怀疑兄弟喜欢的女人确实不地道,可种种的矛头却又指向戚云。说白了,谢克志和孙日峰也就做了一天的兄弟,孙日峰难不成愿意为了一时的道义而毁了自己的“前程”?

    答案肯定是“否”,但情分不能不顾,于是让人两难。

    谢克志一歇斯底里,孙日峰便怒火冲天,同时深感委屈:

    “那好,抱歉把你留下来打扰你约会了,你赶紧追你女朋友去吧,我自己巴结食人鱼去。”

    谢克志把瓶子狠揣进口袋:

    “你看看你,简直就是食人鱼养的的小弟!”

    孙日峰气话连连:

    “对,没错,我就是食人鱼的小弟。我要去救老大,从而讨好他,让他带我离开村子!”

    谢克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质问:

    “为什么是食人鱼?才半天的时间你就这么信任他!”

    孙日峰的嫉妒心一下爆发了:

    “那么戚云呢,认识也不过两天,你不也相信她?看看你手里面的药瓶子,万一里面是毒药,毒死你,美女蛇啊!”

    说完孙日峰咬了下舌头,他深知这话说得有些过分了。

    谢克志立刻掏出药瓶,咔咔的倒出了三粒药丸就往嘴里放道:

    “既然你质疑,我就吃给你看!”

    咕噜,药丸下肚了。

    “我告诉你,戚云是漂亮,但我不至于傻到什么都相信她的地步。我了解她,现在我就证明给你看她到底是蛇蝎美人,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等等!

    呕!”

    谢克志刚说完,捂着口鼻一脸难受,不知怎的差点吐了出来!

    不会吧,这药真有问题?

    顾不上吵架的不愉快,孙日峰赶紧拍拍谢克志后背:

    “没事吧老谢!快!快吐出来!”

    谢克志两眼含泪,忍一忍,咕噜一下把快呕出来的药又吞了下去。

    他眼泛泪花说:

    “呃……终于吞下去了。”

    孙日峰更着急了:

    “吞你妹啊,毒药你也吞,你这气生得也太极端了!

    吐出来,快抠!”

    孙日峰也做好了准备帮他抠!

    看着孙日峰着急的样子,谢克志忽然笑了。他挥挥手,把孙日峰推开说:

    “好不容易吞下去你叫我吐出来?

    哈哈,你担心我啊。放心吧,药没有问题,就是太臭了,跟屎臭差不多,太难下咽!”

    孙日峰撞了一下谢克志,表示他吓死人了。不过两人的争吵居然就这么结束了,看来这药还有和解的功能呢。

    现在两人很尴尬,心中既有和解的**,面子上却又过不去。

    “来你闻。”

    谢克志把瓶子凑到孙日峰鼻头前道。

    孙日峰赶紧躲开,但药的味道已经散发了出来:

    “呕!

    臭死了!这是什么味道!”

    “对吧,臭得跟屎一样。”

    “那你还吃!”

    “因为戚云说是特地为我炼制的。”

    话题又绕回让两兄弟反目的女人身上去了。

    这回两人都得小心可不能再踩雷区了,都得控制自己的脾气。

    孙日峰不痛不痒的搞笑了一下:

    “这药不会真是用屎做的吧。”

    谢克志拍拍肚子:

    “吃屎也比吃毒蛤蟆好。”

    孙日峰望着谢克志:

    “那蛤蟆真毒,扒皮下锅了还这么厉害。”

    谢克志大概是回想起了吃蛤蟆的场景,忽然又干呕了一下后置气道:

    “生吃的!”

    也不知他是跟谁置气。

    孙日峰瞪大眼睛:

    “生吃!

    那蛤蟆长那么丑,身上那么多毒腺呢,皮也不扒你就生吃?你饿极了呀!”

    谢克志忽然露出对谁深恶痛绝的表情道:

    “不是我自愿吃的,是有人强行给我塞进肚子的。”

    刚听这话,孙日峰便没有了表情,细想这句话后,孙日峰面现怒色:

    “有人逼你吃的?

    是谁老谢!”

    谢克志推推眼镜:“怎么,说出来你要帮我去讨个公道吗?”

    孙日峰重重点头:

    “你说吧,是华问冲还是谁,下次见到他,我一定帮你讨个说法。”

    谢克志一笑:

    “嗯,老孙你现在就像我的大哥,我像小弟一样。”

    孙日峰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听起来像在膈应人。

    “你少来,少阴阳怪气的,你要不觉得我们两是兄弟,当陌路人也可以,没必要这么针对人。”

    谢克志啧啧:

    “啧,我说的是真的,也能变成真的,就看你愿不愿意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