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无与伦比
    孙日峰啧啧道:

    “啧啧,瞧你嘚瑟那样,你以为我信啊。你哪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进村的。”

    “什么原因?”谢克志抓住话柄问。

    孙日峰一口回绝:

    “甭管,反正我不是必然来到这村的,而是因为一些意外。”

    谢克志收回笑容一本正经道:

    “随你信不信吧。”

    孙日峰懒得装无知了说:

    “我信的啊。我也发现了这村和这些人的蹊跷,反正你比我知道的多,要不就由你告诉我一切呗。

    你肯吗?”

    谢克志肯定道:

    “肯啊,为什么不肯,我现在就在跟你说我知道的东西啊,没跟你说的就是我不知道的了。”

    孙日峰明显不信:

    “行了,你继续说吧。”

    谢克志却摇头:

    “你就不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进村的?”

    孙日峰低头,然后抬头看看谢克志,结果又低下了头。这是一种踟躇的表现,他在衡量是否能对谢克志道出自己来村的来龙去脉。

    最终,他对谢克志说出了所有的真相。

    谢克志听后没有一点质疑,并道出了孙日峰已经意识到了的一件事。他说:

    “看来是你那个叫袁毅的朋友下套让你来的,你应该向他问清楚一切。”

    孙日峰知道不可能:

    “能撬开他的嘴我就早知道一切了,我问过了,他一直在跟我打太极,没有直接告诉我的打算。

    不过,今天我跟他发了短信,他说他到村里了!”

    “在哪?”

    “跑了,从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围墙缺口跑了出去,然后约我在极乐鸟见面。

    老谢,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极乐鸟是什么东西啊?”

    谢克志一脸茫然摇头道:

    “不知道。”

    孙日峰望天:

    “所以,我真的需要食人鱼的帮助。在你面前我才能不害臊的说,从小到大,我没有什么事是独自挑过大梁的。我十分懦弱、胆怯,是这个星球上卑微到不能再卑微到尘埃。

    可你知道吗,食人鱼跟你说过一样难以置信的话,他说我是钻石,要把我从沙砾之中挖掘出来。

    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钻石,但我觉得他会是我的一盏明灯。

    我……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在我印象中没有他的样子,所以我没有体验过被长辈,特别是男性长辈鼓励、鞭策的滋味。

    对于食人鱼的出现,说实话,我感到很激动。所以你说我是他小弟的时候,我的反应才会那么大,那么生气。因为我被你言中了,我真的在依赖他,老谢。

    虽然,这种依赖也可以说是仰仗,但具体跟社会上的大哥小弟间的关系是不同的。这种关系很微妙,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信任他。”

    听着听着,谢克志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他在寻思什么呢。他在想,刚才自己的话,其实说得挺难听的。那句大哥和小弟,一定给了孙日峰大大的难堪。

    他道:

    “我能体会你的心情了,刚才是我不好,我把话说得太过了。”

    孙日峰吐了口气:

    “没事的,我也许有些病急乱投医,本以为在水里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现在看来很可能是握住了一条蛇。如果食人鱼真的是一个专门欺凌弱者的混账东西,那我绝对不姑息他。”

    “咯咯咯。”

    谢克志不知怎的忽然咯咯的偷笑了起来。孙日峰问:

    “笑、笑什么呢?”

    谢克志破口大笑道:

    “牛吹过啦,你有什么本事去姑息别人啊。要是把食人鱼给惹毛了,被人一脚踢开的是你哥们。”

    孙日峰开玩笑的举起了拳头,心想这厮太会损人了,得给一点教训才行。

    不过呢,这也是大实话,所以孙日峰也自认为好笑的笑了起来。

    “呵呵,我自娱自乐下不行?非得你来拆穿我。

    得了,讲到最关键的地方卡住了,赶紧把你的故事接着往下说吧。”

    谢克志笑着问:

    “刚讲到哪了?”

    “讲到……讲到救你那人让你在这个时候进村。”

    谢克志恍然大悟:

    “哦!对对对。”

    “诶老谢,你真不知道那人什么来头?还有,你的小说是怎么回事,你骗我说你是为了给小说找灵感才来村的。”

    这一点,谢克志没有说谎,他道:

    “我的确是在写小说。

    跟你说吧,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文笔。”

    孙日峰一脸理所当然:

    “嗯呐,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

    “好吧我就是个屁,快跟你眼前这个屁说重点吧。”

    谢克志推眼镜:

    “我没有文笔,但我有满腔的故事,非常精彩。”

    “也就是说你想象力丰富呗。”

    “不是的,是那些故事自己跑到我脑子里来的!”

    孙日峰皱眉:“怎么说?”

    谢克志道:

    “救我那人曽对我说过一些话,他说我的蛤蟆毒虽然被抑制了下来,但是暂时的。要彻底清除蛤蟆毒,就必须来村里找人。他没跟我说要找的人是谁,只是说能解我毒的人在村里。

    他警告过我,想要解毒,就必须来村里。如若毒不解,我总有一天会毒发身亡。而且在我进村找到人解毒之前,我会偶发一些中毒的症状,比如变成‘行尸走肉’。

    后来我的毒确间歇性的发作了,醒来后本人却对发作时干了什么一无所知。而一旦有人看见我发作,我就会解释说我患有重度梦游症。相信的人就相信,实在搪塞不过去,我就会离开那个地方。

    我刚说的这些是前期症状,到了后期,我的毒素发作过以后,我脑子里居然开始有了记忆。但那记忆不是我发作期间的记忆,记忆也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那是别人的记忆,我好像在看一部电影,或者说有人把别人的记忆植入了我的大脑。

    记忆里的那些画面是如此真实,我就像亲身经历了一样。它是一个很棒、很不可思议的记忆,那些画面,只要我能用笔把它们记录下来,就是一部精彩纷呈的小说!

    于是我努力记着每一次毒素发作后留在脑海里的记忆片段,提起笔,把它们一一记录了下来。

    那就是我的小说,它简直棒到无与伦比!”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