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第三次生吞蛤蟆
    孙日峰噗嗤笑了:

    “瞧你自嗨那劲,不给别人看,鬼知道那些故事是精彩还是平庸。”

    说罢,孙日峰伸手并捏捏手指,示意谢克志甭一个人自我感觉良好,把小说拿出来分享才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谢克志又开始磨蹭了,他搓搓裤包,表示自己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孙日峰看了看,确定他没说谎。

    联想今天的一系列意外,孙日峰有些不放心问:

    “你确定你的小说还在吗?你中毒昏迷,我背你去孟婆婆家里这一路,我都没看见你身上除了衣服外有任何东西。”

    谢克志一脸轻松道:

    “在的在的,今天小说没有随身带。”

    不对,孙日峰觉得不对劲。谢克志昨晚还背着一个大包呢,那是一个工具包,小说就放在里面。而从昨晚到现在,除了昏迷和去戚云家的时间外,谢克志都是和他形影不离的,如果说小说没有随身带,谢克志只能是把它放在戚云家了。

    因为昏迷的时候,工具包就已经没在谢克志身上了,好好回想的话,孙日峰甚至能确定早在昏迷之前,他们在火场集合的时候,谢克志就是两手空空的。

    这厮,原来真那么重色轻友,兄弟想看小说不给,女人要看,主动给人家送到家里去?

    “放哪了?”

    孙日峰不客气问,这语气怎么听都醋溜溜的。

    谢克志道:“暂时保密。”

    得了吧,孙日峰一猜准在戚云那,还故作什么神秘。孙日峰干脆装出兴趣寥寥的样子道:

    “我只是提醒你别把你的宝贝小说给弄丢了,还保密呢,搞得跟谁稀罕得不得了似的。”

    谢克志妥协说:

    “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行了吧,既然你不稀罕。那就不要纠结这个话题了,你的好意我也心领了。

    怎么样,我接着说还是?”

    孙日峰忽然憋了口气在胸口,但没法发作,只好不痛快吱了一声:

    “说!”

    谢克志偷笑,他知道孙日峰心里不痛快。

    “行,那我就继续说了啊。

    在那人不辞而别后,我努力打工存钱,最后存够了入村费,终于在把钱交给了戚大爷后进了村。

    虽然那人跟我说过村里的开销不小,几乎什么都得花钱,可我没想到这里就是个有钱人也得喊穷的地方!

    进村那天,我正好遇见了村里大停电,那天朱总的客栈和餐馆都没有办法入住和做饭,大家都饿着肚子呢。

    所以食人鱼带狼牙上山打猎,并把猎物烤熟后分给了大家。不对,是卖给了大家。”

    孙日峰诧异:

    “卖?不是免费分享的?”

    谢克志道:

    “免费分享?凭什么?

    你没见村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冷漠,一个比一个穷凶极恶吗?食人鱼不是圣贤,那点猎物也不够全村人吃。所以有钱的就将就吃了一顿,没钱的……

    对了,就只有我没钱,所以没得吃。

    于是我才想烤蛤蟆吃来着,谁知蛤蟆没烤成,反而被食人鱼和宁导演给灌了生的下肚。”

    谢克志看了看孙日峰的反应,见孙日峰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便接着说了下去:

    “其实宁导演和食人鱼根本就是在演戏,他们表面看起来好似并不熟识,其实关系好得很。

    你知道我痛恨蛤蟆,可肚子饿极了也没办法,只好逮了一只村里墙缝、屋子脚随处可见的蛤蟆来烤熟了充饥。

    那天我点子也背,哪不好选,偏偏选在食人鱼的帐篷边上点篝火烤蛤蟆。我点篝火时,正好看到了食人鱼好像正在挖坑,或者填坑。

    直觉告所我,如果我继续盯着食人鱼,就是自找麻烦。可当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我扭头之间,食人鱼发现了我。

    他立刻朝我走了过来,还把手背在身后,手里像藏了什么东西。

    这时,我的另一侧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转头,看见宁导演走了过来。

    后来他们俩走到了我的一左一右,不说话,磨磨唧唧的递了半天眼色。电视剧看多了就能明白,这是要对我使坏的前奏。

    我是无辜的,也没看见食人鱼挖坑是要干嘛。我想表明这一点来免去一场无妄之灾,可我只是冲他们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就被宁导演死死地勒住了脖子。

    食人鱼背在后背的手终于拿了出来,当我看清他手上拿的是什么时,一种熟悉的感觉便呼之欲出。

    这画面我太熟悉了!

    之前我被强灌蛤蟆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有一个人勒住我的脖子掰开我的嘴,剩下的人就给我灌蛤蟆。

    现在宁导演从后面围住了我的脖子,掰开了我的嘴,而食人鱼居然拿出了一只蛤蟆。

    就这样,我被灌下了第三只蛤蟆。

    被灌的期间,我听见宁导演说‘这可是活的实验体’。

    这句话让我浑身打了个哆嗦,他不说这句话,我肯定到现在都不知道第二次我在影视城外生吞蛤蟆是他做的,说不定第一次也是他指使的。因为他的声音和语气,还有那个浓浓的东北味,跟那时说我是活的试验体,打死了谁来负责那句话的人一模一样。

    灌完后,我扑倒在地上不停干呕,眼里满是泪花。没想到,这种事竟然在我身上发生了三次!

    他们俩对我做的一切后便让我滚蛋了。

    他们俩很嚣张,没有威胁我说这件事不能说出去,我猜想他们压根就不怕我走露风声。我知道,就我这么个穷小子,在村里也无亲无故,就算风声走露出去也是被别人当笑话的份。

    所以我夹着尾巴逃走了,这件事也没对任何人说过。

    来这里本是指望着解毒的,现在却毒上加毒,我当时是真的绝望了。

    后来,我在逃回村子的路上无意间走到了沈师傅的家门口。

    也就是沈伯,他是村里的维修师傅,还是个杂匠,这村里舔砖换瓦,修修补补的事他都做。他的家有好几个发电机,村里的用电用水都是他操作的。

    沈伯说发电机坏了,今天修了许久都没修好,所以村子才停了一天的电。”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