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杂货铺门口
    “这几年的打工生涯让我掌握了不少技能呢,我会换锁开锁,会修灯泡,还掌握了一些电路知识。

    结果,我帮着沈伯七弄八弄的,居然把困扰了他一天的发动机给修好了!

    沈伯人很好,讲话客气,人也忠厚老实。他看中了我会修东西的技能,跟我谈了一个条件。

    他说他有事要出村一趟,但村里管事的人不同意,说如果他走了,村里的一切就没法正常运行了。不过现在我来了,就可以暂时帮他代班了。

    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两天村里的维修师傅,如果我答应,就能在这两天住进他的家里去。

    我没有不答应的理由,这起码解决了我的住宿问题,不用流浪街头,比较安全。

    于是我答应了。

    第二天沈伯出了村,我便接替了他的位置在村里四处跑,检查是否有需要维修的东西。

    由此,我才正式接触了村里的大部分人,也才知道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的意思是,他们全都不近人情,不是金钱的奴隶,就是一副傲视的态度。还有华问冲的暴戾,肯的无法交流等。

    在这些冷漠又瞧不起人的态度里,唯独只有戚云对我微笑了。她的微笑一下刻画在了我脑子里,怎么甩也甩不掉。那微笑也有魔力,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戚云。

    再后来,你就进村了,然后广播响起让大家去酒店集合。那就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从那之后的事,你也就都知道了。”

    谢克志说完了,说实话,除了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外,孙日峰半信半疑。这毕竟只是谢克志的一面之词,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证实。

    不过,谢克志说的有一点是符合孙日峰所知道的事实的。那就是谢克志发现了食人鱼在刨坑或者填坑。

    食人鱼的确是在他的帐篷附近刨过坑,据他自己说是把东西埋在了坑里。谢克志既然看到了他刨坑这个动作,就一定程度上能证实谢克志的话真实性很大。

    孙日峰又开始坐立难安了,他认为在猜疑和畏首畏尾间,他又浪费了一些时间。如今能证实谢克志的话是否属实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食人鱼和宁胖子。

    如果不,就得赶紧去后山把张檗波的尸体收回来。二选一,孙日峰必须立刻行动去做其中的一件。

    “我知道了老谢,我对你以往的遭遇深感同情。戚云对你不错,她不惜花了重金央求孟婆婆替你解毒,你的蛤蟆毒应该已经解了。”

    谢克志道:

    “具体解没解我也不知道,但我是站在戚云这一边的。

    还有……抱歉老谢,我不该用情义去绑架你,相信食人鱼是你的自由,我不该去左右你、干涉你的。”

    孙日峰摇头:

    “不老谢,我会去找食人鱼问明白这事的,如果他真的是欺凌弱小之人,我不屑与他为伍。

    而且,我要趁机问清楚他和宁导演为什么要拿蛤蟆灌你。”

    谢克志欣慰的点点头:

    “那成,这样吧,我跟你一起进村去,把你领到戚云家门口我就走。”

    “嗯!”

    这对难兄难弟终于达成了协议,也彻底理解了对方。

    “走吧。”谢克志道。

    此时孙日峰突然朝值班室的方向望了望,他意识到似乎有人在偷听他和谢克志的对话,因为从值班室里隐约露了一个人头。

    “戚大爷?”

    孙日峰喊。

    但那隐隐约约的人头没有反应,没有闪躲回去,也没有痛痛快快的现身。

    那确实是一个人头,而且是后脑勺。

    行吧,也许那个人头在偷听,也有可能是在打呼噜。孙峰心想自己跟谢克志的对话就算被戚大爷听去也无所谓,因为对话的内容压根跟戚大爷没有半毛钱关系。

    所以孙日峰就懒得再继续打草惊蛇去惹麻烦了,忙着给谢克志使眼色让他快走。

    之后两人“勾勾搭搭”走完了水上廊桥,径直的朝着戚云家的方向而去。此时天色渐晚,村里的一切变得昏昏沉沉的,不知被多少水雾给包裹在了其中,让人觉得一切都扑朔迷离。

    吸一口气,喉咙和肺部是如此冰凉。吐一口气,雾气便清晰可见。天凉了,在各种压迫之下,他们两人裹紧了衣服。

    “老孙,你知道沈师傅家住哪吗?”谢克志问。

    孙日峰摇头:

    “不知道。”

    “沈伯家离孟婆婆家不远,他们两家是从一条巷子进去,但孟婆家是在右手方向,他家则是往左走。

    你办完事后,我们在沈伯家见吧。”

    孙日峰点头:“好,晚点联系。

    诶老孙,要不咋们加个好友吧,有事好联系。”

    谢克志说:“我把号先给你吧,你先添加,待会我到了有wifi的地方再回复你。”

    “好。”

    孙日峰拿出手机搜索出了谢克志的的网名——俺老孙来也。

    “呵呵,好霸气的名字啊。”

    谢克志不好意思一笑:

    “你的叫什么?”

    孙日峰终于能故作一次神秘了:

    “等你到了有wifi的地方自己看呗。”

    之后,他俩在戚云家门口分道扬镳了。

    孙日峰抬头看了看戚云家,手同时摸了摸肚子。行了,罗茜的东西还在肚子上,这就要下到地下室,给罗茜完成任务去了。没错,就是这了,听说戚云家是个杂货铺,而孙日峰眼前正好就是一个十分腐朽的杂货铺。

    杂货铺的门头并不宽,由半截风雨招摇的破帘子遮住了一半。帘子下是玻璃柜台,里面除了放着两包都不知过期了多少年的早茶饼干之外便无他物。

    这的确是一个老式杂货铺,而柜台后的房间显得十分昏暗。

    孙日峰站在杂货铺门口左看看右看看,他想确认一下现在是否四下无人,并心想是否就这样直接闯进去。

    因为杂货铺看起来是没有门的,戚云也不在家,这要是贸然进去,屋子里少了点东西或出了什么事,恰巧又被别人看见是孙日峰进去了的话,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所以为了避嫌,孙日峰心想还是先在门口吼两嗓子,看看食人鱼和宁胖子是否听得见再说吧。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