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通关模式
    最终,孙日峰确定他们听不见或者不在?因为他不止嚎了两嗓子,却都没有人回应他。

    这让他有些着急了,食人鱼走了吗?还是出事了?

    越琢磨,孙日峰心里越没谱,那干脆就进去吧。

    孙日峰抬手慢慢撩开了只有半截的门帘,朝着黑漆漆的屋里轻轻喊了一句:

    “有人吗?不好意思我进来了。”

    结果意料之内的没有回应,那孙日峰就正大光明的进去了。

    不过屋子里真的好黑啊,所有的家具都在黑暗里透着一股潮湿腐烂的味道,这环境,也就是今天的特困户才会居住的吧。

    戚云就住这里?孙日峰压根不敢相信,她可是个十分前卫又随手能拿出一百万的女孩,真的会居住在如此破旧又充满腐烂气息的地方?

    放下帘子,屋子显得更暗了,孙日峰根本看不清屋里的情况,只能伸手跟瞎子一样左摸右摸,以防碰到东西。而后没走出三步,孙日峰居然摸到了一堵墙。

    他随即换了一个方向,可马上又摸到了另一堵墙。

    怎么,戚云家难道只有巴掌大?果真就只是一个破烂的小卖部?

    正当孙日峰纳闷,他感觉到了一丝微风,微风里还夹杂着一股香味。这香味特别诱人,在此刻甚至超越了一切**,是孙日峰最渴望的。那就是烤鸡的味道!

    而微风飘来的方向,一块好像又是门帘的破布忽然自己呼扇了起来,好似鬼影,冷不丁把孙日峰吓得退后了一步。

    然后孙日峰才看清那是门帘,孙日峰此时也渐渐习惯了黑暗,能隐约看见东西的轮廓了。

    原来不是屋子小,而是里面别有洞天。

    孙日峰撩开帘子:

    “不好意思,请问有人吗?”

    结果还是没人回应。

    “洞天”依旧黑暗,但烤鸡的香味阵阵。

    孙日峰顺着墙摸呀摸,企图找个开关照亮屋子。然后他还真摸到开关了。

    “啪嗒。”

    他摁下了开关……

    可是屋子里的灯没有亮,亮起来的是一台“水果机”。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水果机,就回想一下小时候路边便利店总是发出电子声响,闪烁着方格彩灯的机器吧。

    “水果机?!”

    孙日峰甚是兴奋,这可是一代人的回忆啊。这台水果机一定是这间小卖部曾经的辉煌,孙日峰可以想象上到老人下到孩童沉迷于此的情形。

    不过水果机怎么突然自己运作了起来呢,要不就是孙日峰按下的开关实际是支配水果机的?不可能吧,水果机的开关什么时候跑墙上去了,不科学。

    水果机四周的方格彩灯咕噜咕噜的绕了好几圈,最后定格在其中一格上。出于兴奋和怀念,孙日峰靠了过去。靠近水果机的一瞬间,他还是有些胆怯的,因为这水果机在黑暗的屋子里亮得蹊跷。

    现在,孙日峰把脸凑近一看,发现水果机果然蹊跷。原来这不是一台水果机,或者说是用水果机改造成的问答机。

    没错,问答机,孙日峰不想费脑子,只好这么去定义。

    机子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圈人头,那些人头本应该是各种水果图案。人头中间还出现了一个问答题,这就是孙日峰给它定义“问答机”的原因。

    那排字问:

    “请问阿峰,谁的生日是10月24日,请从人头里选出来。”

    读完后,孙日峰眯起了眼睛。这根本就是中圈套了嘛,而且还是明摆着针对自己的套。

    那么屋子里应该有人咯,人呢?在黑暗中窥视着自己?

    孙日峰扭头确认,却只能隐约看见一些桌椅凳子的轮廓,而且全部是静止的,像是没有活物。

    也对,既然对方有心隐藏,又怎么会让自己发现?

    孙日峰扭回头,突然觉得这一切安排得挺有趣,就像智能闯关一样。那成,不就是个问答题么,那就玩一玩吧。

    “10月24日?”

    孙日峰嘀咕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这根本就是个送分题嘛,因为孙日峰的生日就是10月24日,他上个月刚刚过完24岁生日。

    哇靠,不细想还没发觉,细细想来孙日峰居然正值本命年。怪不得这么倒霉了。

    上个月,就在孙日峰生日那天女朋友跟他提出了分手。现在又深陷这么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经历着各种各样的奇葩怪事,简直倒霉透顶。

    那好吧,选项不用多问,就是孙日峰自己了。但是要怎么选呢,水果机好像不能触屏,也没有键盘啊。

    管他的,孙日峰索性习惯性的用手戳了下自己的“人头”……霍霍!没想到真起效果了。

    孙日峰确定这台水果机已经被人狠狠的改造过了。

    噔噔,一条回复信息跳了出来:

    “这是多选题,阿峰没选完哦,请继续选择。”

    孙日峰暗地里翘起嘴角一笑,这下他确定了,屋子里有人。那人正躲在暗处操控着改造过的水果机,是戚云吗?

    看来孙日峰已经进入了莫名其妙的“闯关模式”,不回答,恐怕无法进入一下关。

    不过孙日峰哪知道除了他外,还有谁是10月24日出生的。要不乱选一个吧,不过选错了会有惩罚吗?

    想到这,孙日峰紧张了起来。他抬起手犹豫了半天,最终神使鬼差的戳了戚云的头像。他并不知道答案,只是潜意识让他选了戚云。

    噔噔,又一条提示出来了:

    “恭喜阿峰答对了,可以进入下一题了!”

    “呵呵。”

    孙日峰突然浑身舒畅,没忍住呵呵笑了出来。看样子,他真把自己当做闯关选手了,而且居然在期待下一个问题。

    下一个问题来了,不过孙日峰有些有神,他在心想戚云居然跟自己是同一天出生的?如果年份再一样的话,可就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了。

    不过那又怎样,这世界上还缺这么巧合的事吗?道不同不相为谋,对敌人不能麻痹大意。

    下个问题问:

    “阿峰喜欢戚云吗?”

    孙日峰又咧着嘴笑了,也根本没给自己考虑的时间,无时差的点了“否”。

    点完后,孙日峰心里老不是滋味了。为什么呢?题是他自己答的,而且根本就不给考虑的余地。却也因为如此,孙日峰意识到了自己这“手起刀落”表面上是没有一点选择“是”的可能性,但反过来想,却是一种心虚。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