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桃色逼问
    明明就有,孙日峰不知道戚云为什么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如果只是为了玩,孙日峰没这个闲工夫陪她磨叽。

    见孙日峰不搭理自己,戚云更加摆出了一副深受委屈的样子,并把手伸了出来,像是想触摸孙日峰的腹肌。

    孙日峰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没让戚云碰到他。戚云行事乖张,他此刻很谨慎她的每一步动作。

    不过在退后的时候,孙日峰用余光瞟到“岸上”似乎有一个东西在发光,他下意识扭头,发现那发光的东西是一部手机,而且是他自己的。

    孙日峰懵了,他不明白自己的手机怎么会完好无损的躺在那呢?手机不是屏幕破损,流出了黑色的汁液并起火了吗!

    于是孙日峰多了个心眼,赶紧再扭头朝自己脱掉衣服的地方看了看。而后他确定衣服也没有着火,只是被他脱下来扔在了一旁,还有罗茜的东西也被扔在了一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戚云说的竟然是真的?还是孙日峰又陷入了一个阴谋?!

    孙日峰带着疑问扭回了头,不可思议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吧,手上已经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就好像这池水有治愈功能一样,把他的烧伤和黑色液体全都给洗干净了。

    他抬头看戚云,发现戚云又是一副笑脸了。

    戚云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说时,戚云的手指轻轻的触碰到了孙日峰的腹部。确切来说,应该是孙日峰腹部上那多出来的一块隆包。

    孙日峰察觉了,不过这回他没有退开了,因为戚云只是轻轻的用手指指了一下。

    孙日峰此刻的感觉很奇妙,他用了最直接的办法,质问戚云: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戚云道:

    “告诉你一切啊,你刚才产生幻觉了。”

    “幻觉?”

    “嗯,因为喝了死潭里的水,所以出现了幻觉。不过你跳下池子接触了干净的水后,幻觉就消失了。”

    孙日峰摸摸肚子:

    “那水有让人产生幻觉的功能?”

    戚云说:“那是被污染过的水,喝下它,你就中毒了。

    如果是别人喝下它,3日内一定会毒发身亡。”

    毒发身亡?!孙日峰好像又摊上了不得了的事。不过戚云的话有蹊跷,因为他用了“如果”和“别人”两个词。也就是说,别人会毒发身亡,而孙日峰不会?

    孙日峰还是摸摸肚子说:

    “别人?难道我不会吗?”

    戚云摇摇头:

    “你的毒还在体内,但没有扩散,还有你被杀人蜂蜇的毒也是。

    它们因为某些原因沉积在了你的体内,没有诱因的话,就不会发作。也就是说你目前是安全的,除非有诱因。”

    “诱因是什么?”

    孙日峰立即问。看来,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容易长肌肉也好,食人鱼一眼就相中了他,说他是钻石也罢。可他不知道原因,这正是他迫切要探究的。

    看样子戚云知道。

    不过戚云没有回答孙日峰的问题,而是笑眯眯、直勾勾的看着他,她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好似一片深邃的宇宙。

    “神秘。”

    这是戚云一直以来给孙峰的映像之一,现在她的眼神正释放着神秘的光芒。这极易引起人探索的**,让人想多问两句为什么。

    “阿峰,我们来接吻吧。”

    戚云忽然真诚的笑着说。

    孙日峰愣了,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他将眼神下挪,定格在戚云粉嫩水润的唇上。

    这唇,好似蜜桃,一口“咬”上去肯定又香又甜。

    孙日峰再把眼神再往下挪一些,便是戚云凹凸有致的锁骨和……

    不行,不能再往下了!

    孙日峰忙吞一口唾沫,赶紧把注意力放回戚云的脸。此时戚云已经伸出了手,从左右两边捏住了孙日峰的手臂。

    孙日峰又吞了口唾沫,大脑一片空白,戚云站的位置和身高恰到好处,孙日峰真想就这么不顾一切的亲下去!

    不过他眼前适时浮现了谢克志的影子,谢克志正在用中指推眼镜。这回,这不雅的动作果真成了刺眼的鄙视!

    孙日峰的内心由此惊醒,道德狠狠的踢着他的五脏六腑说:“不行!这是兄弟的女人!”

    “不!”

    孙日峰喊了出来,并轻轻推开了戚云,然后往后退了两步。

    退开后,他的心依旧跳得那么狂热,也许他已经后悔自己竟拒绝了这么难得的机会。

    戚云站在水里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阿峰就像个大姑娘一样。”

    孙日峰赶紧掩饰:

    “朋、朋友妻不可戏!你、你是老谢的女朋友,我们应该划清界限!”

    戚云又是噗嗤一笑:

    “女朋友又不是妻子,阿峰你说话好老套哦。

    等等,你该不会以为我对你有意思吧。”

    孙日峰此刻的内心是:“哈?难道不是吗?”

    不过为了面子,孙日峰表里不一的摇了头。

    戚云见状立刻做出了委屈又失望的表情,嘟起嘴撒娇道:

    “啊?好过分,我还以为阿峰会点头呢。人家……人家好喜欢阿峰的嘛。”

    戚云边说边妞身子,真是应了那句“折磨人的小妖精”。她那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嗲得让人一身鸡皮疙瘩的撒娇声,愣是让孙日峰全身一阵酥麻。

    别看孙日峰好歹是个跟女人谈过恋爱的“过来人”,可面对戚云的各种出其不意,他还真只有被牵着鼻子走的份。

    这下又着了戚云的道,接下来该怎么回答、怎么反应呢?

    孙日峰张着嘴吞吞吐吐:

    “你……你喜欢我?”

    “嗯!”

    戚云痛快承认。

    “为、为什么?”

    “因为,我想看阿峰不知所措的样子。”

    ……

    什么?!

    孙日峰一脸呆鸡样,这是什么答案?不对,这是个多么伤人的答案!

    “哈?!”

    孙日峰不知该说什么了,的确也不知所措。

    戚云已在一样笑得人仰马翻,整间浴室充满了她肆无忌惮的笑声。

    浴室?

    没错,孙日峰终于发现这是一间浴室了。抬头看,顶上是老式的防水灯罩,四周墙壁上上生了锈了花洒。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