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老式监狱
    这种心态可不太妙啊,吃兄弟的醋?不,孙日峰没有,他只是被戚云神秘的气质又一次吸引和折服。

    在他没有完全琢磨透戚云和知道她的真实目的以前,这种奇怪的情绪会一直继续。

    以上是孙日峰的心里旁白,真实情况如何,日后才会见分晓。

    “走吧波姐?”

    张檗波还是很享受,简直跟温泉如胶似漆,已经分不开了:

    “嗯啊,舒服。急什么嘛,刚不才说要享受一下的嘛。”

    孙日峰道:“我有任务在身,而且肚子超饿的,结束以后我得想办法弄点吃的。”

    张檗波听后同意的点头:

    “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去吧去吧。”

    孙日峰疑惑:“波姐不去吗?”

    “我呀,还得再享受一下这温泉,那两个老家伙(食人鱼、宁胖子)就在里面,你们待会也得从这里出来。

    你进去吧,出来叫我一声就行。”

    叫自己的老公是老家伙,这对夫妻不仅恩爱,还不是幽默,这样一来小日子才不会无聊。不过,既然相爱如此,张檗波为何一点也不着急食人鱼呢?

    孙日峰认为可能食人鱼真没什么事吧。

    孙日峰也不准备强人所难,于是答应:

    “那好吧。”

    孙日峰朝旁边挪了两步,弯腰捡起了一件宝贝东西——罗茜的“子宫”和“胎盘”,然后小心翼翼插进了裤腰带。

    张檗波看似在闭目养神,其实暗中无时不刻不在关注孙日峰的举动。她眯开一只眼睛问孙日峰:

    “那是罗茜的东西吧。”

    孙日峰懒得追究张檗波为什么会知道,反正谁都比他知道得多就是了。

    “嗯。”

    应答之后,孙日峰不再浪费时间的朝铁门的方向走了去,这时戚云也正好走了过来,应该是准备出门了,他们再次四目相对。

    气氛又尴尬了一次。孙日峰再次没话找话:

    “呃……外面很冷,你就穿这么一层纱吗。”

    戚云眼神飘忽说:“出去换。”

    “哦,呵呵。”

    对话就这么干涩的结束了,他们俩擦肩而过,背道而驰。

    戚云果真走了出去,孙日峰也走到了铁门口。他甩甩头,不知是想把什么情绪给甩走。然后他伸出手,在铁门边的墙上摸了半天。

    张檗波见状笑问:“你干嘛啊。”

    孙日峰奇怪道:“里面好黑啊,没有灯吗?”

    张檗波摇头:“应该没有,对了,里面有个坎你要注意。”

    孙日峰扭过头,同时脚已经垮了出去:

    “啊?

    啊!哎哟!”

    来不及了,孙日峰脚一跨出去后竟然踩了个空,应该就是张檗波说的坎。不过,孙日峰踩空的绝对不止是个坎,应该是个悬崖吧!

    孙日峰就这样惊叫着摔了下去,然后在一条近乎90度垂直的斜坡上跟个球一样滚了下去。

    到底后,孙日峰一脑子昏天黑地。他姿势难看的抬头看自己摔下来的地方,发现那已经高得像个天窗了。

    幸好他是滚下来的,要不就惨了。

    等等,张檗波说原路去原路回,但这坡这么抖,还挺光滑,待会怎么爬回去啊?

    孙日峰冲顶上喊:

    “波姐,听得见吗?”

    张檗波没有回答。他又喊:

    “波姐!波姐你听得见吗?”

    结果张檗波还是没有回答,倒是黑暗的深处传来了一些动静。黑暗中好像有人在呼喊些什么,于是孙日峰赶紧保持安静听了起来。

    “……峰……人?

    小峰……救人,是小峰吗?快来救我们!”

    孙日峰听清楚了,这是食人鱼和宁胖子的声音。太好了,他们俩还活着,就在这黑暗深处。

    救人?他们遇到危险了?

    孙日峰冲着黑暗中大喊:

    “你们在哪,怎么了?”

    宁胖子的声音断断续续:

    “别问了,快……来……在这,救我们。”

    可能还隔了不少距离吧,因为就算用尽全力喊话,对方的声音还是会多多少少被一些障碍物过滤掉。

    算了,反正目标就在前方,壮着胆子往那走就是了。

    孙日峰一咕噜站起来,揉揉被摔疼的地方后,打开电筒光便朝前方走了去。

    路上,他操着电筒左看看右望望,最终摸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里就是监狱了,而且可能是很老式的、上了年限的那种。为什么这么说呢?

    虽说孙日峰其实也不太清楚现在的监狱长什么样子,可眼前这种长形走廊式的监狱,现在应该不多见了。也就是说,孙日峰正走在一条长廊上,他的左手是墙壁,右手是一间间用石墙和铁门隔开的牢房。

    不过里面是空的。

    罗茜说,她要找的人就在监狱里,可眼下牢房里都是空的,能肯定那人还关押在这里吗?

    不知道,孙日峰也只能带着疑问慢慢走到底。

    “啪嗒、啪嗒,踏踏踏……”

    走廊响起了奇怪的脚步声,而且非常悠长。孙日峰蓦地停下,聚精会神的确认是不是自己脚步声的回音。

    然后,走廊没了孙日峰的步伐,那阵脚步声却依旧存在,而且愈来愈清晰,正朝孙日峰的后背靠了过来。

    这脚步声不寻常啊,肯定不是一个正常人在走路。因为它听起来像是在跳……

    等等,跳?!

    孙日峰乍出一身冷汗,后背的肌肉全都紧缩了起来。他回想起来了,这脚步声,简直跟昨晚酒店追逐他的脚步声如出一辙!

    僵尸?!小鬼?!

    换成是昨晚,孙日峰早已落荒而逃,可是今天的遭遇和相遇让他一夜之间飞速成长了不少。

    所以……跑固然还是会跑的,但不是落荒而逃,而是先看看来者何“鬼”再计算怎么跑。

    “踏踏,踏踏……”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孙日峰还是有些腿软。

    “谁?!”

    他问。

    “踏踏、踏踏……”

    好吧,既然不回答,或者根本没法回答,孙日峰只好转过身与它正面会晤了!

    孙日峰一咬牙,拿着电筒转过了身!忽然,一个黑影刚被电筒光捕捉到,便朝旁边快速移动了去。

    “哐哐!”

    牢房的铁门剧烈的响了一声,太机灵了,孙日峰还没看清那家伙,那家伙竟然就钻进了牢房!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