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胖蚂蚱
    w.630book.la

    原来那玩意体型不大啊,的确是“小鬼”一个,但实际上到底有没有钻进去,孙日峰也不知道,他是根据铁栏杆发出的声音来判断的。

    不过栏杆之间的缝隙很窄,这要都能瞬间钻进去,那可比老鼠都机灵!

    孙日峰被那极速的影子惊了一下,虽说他已经成长了不少,可内心还是很害怕的。不单单是他,任何人在没有保障的黑暗环境中与未知相遇,都会显得紧张害怕。

    不错了,至少现在的孙日峰敢到那影子消失的牢房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然后手电光一照,牢房里是空的。

    孙日峰抹了下满头的虚汗,心想难道没进来?

    等等,还不能这么快就妄下定论,因为走廊已经没有了影子和脚步声,牢房又是相连的,它很可能窜向了其他牢房。

    而后孙日峰果不其然的在牢房的墙角发现了一个洞。那洞大概有脸盆那么大,直接通向旁边的牢房。

    难道,影子从那洞逃走了?

    孙日峰赶紧挪步,移向了旁边的牢房。然后,一堵墙挡在了他面前。

    这一间不是牢房了?

    不,以前是的,但现在已经被人用砖头封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所以说那影子钻进这个空间了?

    有可能,那、空间里的另一堵墙也有一个洞吗,影子逃走了吗?

    孙日峰既害怕又想知道,于是赶紧又朝旁边的牢房移了去。

    看见了,墙上没有洞!这么说影子还在里面?

    孙日峰犹豫了,现在该如何是好,不管影子了继续往前走?还是再探究一下子?

    他决定往前走,这本来就是他的主要目的。而且他应该加速往前走,这样就能趁影子失踪的空隙与未知拉开距离,省一份危险,能快点完成任务。

    嗯,走吧!

    孙日峰神使鬼差的踢了一脚被封起来的牢房墙壁,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做这么挑衅的动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不过踢都踢了,后悔也没用,再说密室里压根没有什么动静,好像是空的。

    孙日峰打着电筒往前走了,这时手机电池已经开始报警,手机很快就会没电。

    后来这一路,孙日峰是加快了脚步,可谓连走带跑的。因为牢房都是空的,没有浪费电和注意力的必要。

    他还边走边呼喊食人鱼和宁胖子,然后时而会得到一些回应,时而“石沉大海”。

    食人鱼他们在前方没错,可是当最后一次得到回应,确认他们已经离自己不远了后,孙日峰就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了。

    怎么回事呢,按道理说,距离越近,声音就该越清晰才对。

    正当孙日峰疑惑,走廊的异响又传了来。这回是“额……额……”的声音,就像丧尸在嚎叫!

    “吧唧!”

    忽然几滴冰凉的液体从天花板处滴了下来,打在了孙日峰的鼻尖之上。

    孙日峰一个激灵,并听见那些“额……额”的声音就是从自己的头顶传来的。

    这……不会是丧尸的口水吧!

    孙日峰把心一横壮着胆子抬了头,同时也将手电光打了上去。忽然间!一张张着大嘴、眼角充血眼珠外凸、也不知是满脸横肉还是满脸水肿的狰狞脸出现在了他眼前!

    太狰狞了!这丧尸还不停的“额额”叫,这是恐吓人呢还是肚子饿,毕竟口水都流出来了!

    关键是,这只丧尸绝对练过啊,竟然能够在平滑的顶上倒挂金钩!

    “哇呀!”

    孙日峰连忙后退,着急擦掉了鼻头上的口水,他怕这口水有毒!

    然而刚退出两步,那丧尸竟然开口说话了:

    “哇你妹啊,还不放你胖爷下来,头要炸了。”

    虽说这丧尸的声音十分阴森,但丧尸能够把人话讲得这么清楚,在丧尸界可谓少见。

    ……等等,孙日峰又在吐槽了,其实从“丧尸”开口说话那刻起,他就知道顶上那人不是丧尸了,不过他真的吓到他了!

    这语气很熟悉,孙日峰听了出来:

    “你是……宁导演?”

    宁胖子被什么东西倒挂着在顶上缓慢的旋转着:

    “就是胖爷,爷已经被倒挂在这很久了,心肝脾肺肾全都冲到了脑子。快放爷下来,要不就要炸了。”

    孙日峰仔细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宁胖子的脚被绳子捆着,挂在了顶上的一根大铆钉上。

    “宁导演,你怎么会被倒挂在这的?”

    孙日峰好奇问。宁胖子的头肿得实在好笑,他不地道的笑了。

    宁胖子诅咒人:“笑你妹,风水轮流转啊兄弟。”

    孙日峰捏了捏嘴问:

    “食人鱼在哪啊?”

    宁胖子啧啧的伸出手,想指孙日峰,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不知指向了哪道:

    “臭小子,一条绳上的蚂蚱,敢情你就只惦记食人鱼是吧。”

    孙日峰吸了口气,没有回答。

    “果真如此,你认他做大哥了是吧。”

    孙日峰一听这话,忽然一阵烦躁。他想起了谢克志,想起了自己胆小不堪的过往。它们让他抬不起头,却又被狠狠当头棒喝。

    不是的,真的不是的。孙日峰对食人鱼的信任不是单纯的依赖,更不是完全的跟随,而是更复杂东西。比如,兄长?父亲?

    因为坦诚的说出口会很丢脸,孙日峰便表现得像个“小弟”了。

    现在他必须做出一些解释,至少否认大哥和小弟的关系。

    他握拳怒说:

    “不是。你也说了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们的关系你应该清楚。”

    宁胖子一向油嘴滑舌,也不怕自黑,他道:

    “那可不,既然你承认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那就该不分对象,先把我这只胖蚂蚱救下来。”

    孙日峰又想笑了,论死皮赖脸,宁胖子可是好好给他上了几课了。

    其实不是孙日峰不想救他,而是施救无门,所以一边跟他吹牛,一边思考解救的对策。

    宁胖子是被倒吊在顶上的,这走廊顶很高,所以孙日峰脚下不垫东西的话,根本就够不着绳子。而与宁胖子谈话间,孙日峰留心了周围的环境,这里没有能给他当凳子使的东西。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