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油嘴滑舌
    而且孙峰压根没有看见食人鱼,只有宁胖子一个人在这倒挂金钩。

    想办法间,孙日峰索性又问了一句:“食人鱼不在啊?”

    宁胖子翻了白眼:

    “他是你老婆呀你这么关心他,我要投诉,我委屈,我要重新站队,你根本就不关心我!”

    孙日峰笑了:

    “好了好了,我现在就放你下来,你忍着点。”

    “忍?你要干什么!”

    “放你下来啊!

    不过这走廊实在是太高了,没有垫脚的东西我根本碰不到绳子,我只能把你当柱子攀爬上去再帮你解开绳子。

    这样你就会受到双重的力,脚部或身体的某些部位可能会比较疼,忍一下吧。”

    说完孙日峰已经在摩拳擦掌,脸上的表情很兴奋。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无压力的挑战,他很享受并珍惜这次机会,因为他还没攀爬过人呢。

    然后,他果真借用了自己天赋异禀的运动神经和体力,愣是把宁胖子当做一棵树爬了上去,像只猴子一样四肢盘在宁胖子身上。

    宁胖子的脚被绳子勒得血肉模糊,而且因为是倒挂过来的,身体的血液都冲向了脑部,他的头已经跟一个发胀的红气球一样眼见就要爆开了。

    他痛苦的憋出几个字:

    “快点……割绳子!”

    这就是又一个让孙日峰犯难的地方:

    “不好啊宁导演,这绳子粗,我没有刀啊。”

    “兄弟,出来混你连把匕首都不带。”

    孙日峰知道宁胖子是死也改不了不分场合乱幽默这个德性,遂懒得跟接他的话:

    “刀我肯定没有,只能看看能不能用手解,你别着急啊。”

    宁胖子干呕了几下,但仍不忘搞笑:

    “你知道我全身的血液平常都往哪儿冲吗?”

    心脏呗,要不就是大脑?这是一般人的第一反应,孙日峰一门心思忙着解绳子,哪有闲工夫细想,于是不假思索答:

    “心脏?”

    宁胖子道:

    “非也,答案是我的老二。

    我的老二随时都处于备战状态,所以你快点,现在血液都往地头上走不往老二那走了,老二不开心,以后会留下后遗症的!

    你说,因为这事,以后我的老二抬不起头了该怎么办?”

    孙日峰突然无语,可最终还是笑了出来,真是的,宁胖子这厮果然诙谐幽默。

    “宁导演,你就别再分我的心了行吗,要不你的老二真可能真抬不起头了。”

    宁胖子发飙:“那你搞定了没有嘛!”

    孙日峰懒得理他了。

    他摆弄了半天的绳子,后发现这绳子打的是一个活结,这活结说不好弄其实也好弄,因为解开它需要一些技巧,并需要宁胖子的配合。

    “宁导演,你尽力配合一下,我,别再想那些无意义的事了。”

    宁胖子嘴贫:“你说老二无意义,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啧。”

    孙日峰显得很不耐烦,宁胖子赶紧答应:“诶好好好,你说,我要怎么配合你。”

    而后经过了各种挣扎、尝试,孙日峰终于把宁胖子放在了地上。

    孙日峰抬头用手机照了照走廊上方。这走廊顶的确是高,还星罗棋布地分布了无数的管道和钢筋结构,看起来乱糟糟的,就像房子装修到一半没钱继续了,便任其丑陋了一般。

    “宁导演,你是怎么被挂到顶上去的呀!”

    孙日峰不解问。

    大概是被倒挂够了,宁胖子被放下来后就直溜溜的站在地上,然后用手指着老二不停碎碎念:

    “快快快,进去进去。”

    听到孙日峰问题后他道:

    “还不是中了戚云那小妮子的圈套。”

    孙日峰噗嗤一笑,心想戚云的确厉害,她的鬼马精灵可整了不少人呢。

    孙日峰问:

    “你们不是进来治疗的吗,怎么搞成这样,难道你用老二欺负她了?”

    “我倒想呢!”

    宁胖子瞪大了眼睛说。

    孙日峰立刻嫌弃地看着他,心想若真的如此,那就是活该。不过宁胖子马上改口了,不知是不是欺骗孙日峰的:

    “哎呀不跟你瞎扯了。虽然你见胖爷我是嘴贱了点,可我只是嘴花而已。那小妮子才多大,我这年龄做他爹都绰绰有余,我才不会去做那缺德事呢。”

    孙日峰扭头:“做她爹?干爹吗。”

    宁胖子立刻贱笑,对着孙日峰点手指说:

    “瞧瞧,上道了。”

    孙日峰也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被宁胖子传染了!

    宁胖子“趁热打铁”:

    “骚年,你做得很好,这才是真自我。没关系,不必克制,你又不是谢克志,想说就说想笑就笑吧。”

    听见谢克志三个字,孙日峰终于破口大笑。有才,宁胖子真是太有才了,要不说是导演加编剧呢,黄黑段子不仅接地气,还张嘴就来。

    然后孙日峰继续在笑,宁胖子却一本正经道:

    “快走吧,人就在前面。”

    难道宁胖子不觉得好笑吗?哦,他为自己说了一辈子笑话,大概早就习惯了。而且这是一种逗人的最高境界——“敌动我不动”。

    而后想到宁胖子很可能就是给谢克志强灌蛤蟆的幕后黑手,孙日峰再也不多嘴了。他甚至都没确认“人就在前面”这句话指的是食人鱼么,便阴沉着脸答:

    “好,走吧。”

    宁胖子一瘸一拐躲到孙日峰身后:

    “走。”

    孙日峰眯眼鄙视:

    “这么说,前面肯定还有危险咯。”

    宁胖子油嘴滑舌:

    “胡说,胖爷这是保护你呢。”

    孙日峰也幽默:“保护我?您是怕有人从我背后捅刀子是吗?”

    宁胖子道:

    “差不多,不是捅刀子,而是有小鬼。”

    孙日峰这下信了:“宁导,你也知道小鬼?”

    “那可不,一直在这走廊里咚咚咚的跳呢!我之前听它跳到了入口那一头,所以我走你后面不是保护你了吗。”

    听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但孙峰知道,宁胖子这厮肯定不会这么好心的主动绕到后面保护他。宁胖子这到底是在搞什么猫腻呢,难道,前方的遭遇比小鬼更可怕?

    “诶,我说你赶紧走啊。”

    宁胖子催促了起来。

    孙日峰犹豫了:

    “你不怕小鬼?老实说,这前面是不是有更可怕的东西啊!”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