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那个里面?
    孙日峰竭尽全力的咬牙,否则他的头会被横着撕成两半!不过那又毛又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小鬼的手吗?

    孙日峰赶紧朝自己的脸打了一拳,他准备打小鬼,却被小鬼机灵的给躲开,结果拳打在了自己脸上。

    “啊!”

    叫完,他听了见小鬼弃他而去的脚步声。这就完了?不对,小鬼是找宁胖子去了。

    孙日峰活动了一下下颚,随即立刻朝宁胖子大喊:

    “宁导,它追你去了!小心它掰你的嘴!”

    说完,孙日峰就听见了宁胖子噗通一声重重倒地的声音,看样子已经来不及了。然后,宁胖子“呜呜哇哇”的乱叫,显然是在被小鬼掰扯嘴呢。

    孙日峰赶紧支招:

    “打它!用力打它!”

    并边说边起身,准备过去援助宁胖子。

    宁胖子一拳挥向了自己,结果发出惨叫的还是他。孙日峰鉴定这厮一定跟自己一样,把拳挥在了自己脸上。这种痛楚,让人觉得痛苦又好笑。

    孙日峰赶紧扶起宁胖子,过程中一直忍不住的咯咯偷笑。宁胖子问:

    “毛孩子笑什么笑!”

    孙日峰更加忍不住笑声:

    “宁导,吃自己的拳头感觉怎么样?”

    宁胖子举起手:“当然是孔武有力。

    别他妈笑了,赶紧走。”

    “还往前走吗?”孙日峰问。

    “那当然,赶紧见人去啊。”

    “可小鬼往那个方向跑了。”

    “怕什么,就只是个会撕人嘴的小鬼而已,待会抓到了,咱两个联手给他撕回去。”

    宁胖子这话听着解气,可小鬼哪有那么好抓:

    “宁导演,你到底知不知道小鬼是什么啊,它抓我的时候,我感觉它的手特别细小,力气也不大,但手上长满了毛。”

    宁胖子道:

    “那你还怕个毛啊,反正它又掰不过我们,赶紧的,走!”

    如果小鬼就只会掰人的嘴巴的话,孙日峰已经对它没有什么太大的恐惧感了。人就是这样,面对未知的东西就会不断的惶恐,等真正接触了后,就会恍悟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不怕小鬼掰嘴巴,就怕小鬼还有其他的技能。

    “啧,走不走走不走啊!”

    宁胖子又在催促了。

    孙日峰彻底起疑了,他心想宁胖子一向最会趋利避害,可现在面对小鬼却如此的激进。他是铁了心非去见那个人不可?

    “宁导演……”

    孙日峰喊了宁胖子,但只喊出了这三个字就立马闭嘴了。他心想还是别问了,问了这滑头鬼也不会说出真相的。

    宁胖子回头:“你别宁导演长宁导演短的叫我了,叫我……领导吧。”

    “宁导?”

    宁胖子纠正:“是领导!”

    孙日峰依旧不改:“好的宁导。”

    孙日峰这是故意跟宁胖子抬杠呢,他才不会叫宁胖子领导。宁胖子也不是没听出来,只是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嗯。

    我去了,你要去就跟上,不去就转头吧。”

    孙日峰立刻转头,但不是表示不去,而是无意识的扭头看了看后方的黑暗而已。宁胖子以为他真要撤退,于是道:

    “诶诶,人可以走,东西留下。”

    孙日峰扭回头:“什么东西?”

    “哎呀,就是罗茜给你的东西嘛,没有那东西,我怎么让监狱里的那人开口呢。”

    孙日峰瞪大了眼睛,他心想宁胖子是神经大条还是太不要脸,竟然直白到这种程度,意图太露骨了吧。

    “嗨,你不用那样看着我,我跟你说,这件事对你来说是有益无害。

    你要完成任务,又不快点走,那就让胖爷我帮你去做啊。这样一举两得,你既可以回去跟罗茜交差,胖爷我也如愿以偿。”

    宁胖子居然连这些细节都知道,神了!不过孙日峰不同意:

    “谁说的,我跟你去,我要把东西亲自交给那个人。”

    “那还不快走,老在这墨迹什么呢!”

    孙日峰突然在脑海里浮现了罗茜哭得稀里哗啦的脸,那是绝望的表情,让他想起了他母亲辛苦的样子。

    于是,孙日峰暗地里拍了拍罗茜的东西,他发誓一定会把这个任务亲自并好好完成的。

    现在换成了宁胖子打头阵,孙日峰也看出来了,小鬼在哪个方向,他就愿意走哪边。不过之后,小鬼再没有出现过了。

    自从拐了个弯后,他们一直在走下坡路,虽说下坡路并不是太明显,但孙日锋感觉到了。

    他们正在往更地底的方向走,以浴室为地平线的话,他们现在估计走了有地下三层停车场那么深,而道路还在继续斜着向下。

    道路接下来越来越倾斜,已经达到了非得让他们俩弯着膝盖才能平稳下去的坡度。

    一路走,孙日峰有细心观察四周的情况,而宁胖子似乎知道他在看,从而非常给面子的把光源不停地左晃晃右晃晃。

    孙日峰密切观察到的是,这间地下监狱真的很长,他一路走到哪,牢房就延绵到哪。牢房里虽都是空的,孙日峰却可以想象曾经它关满了人的“盛况”。

    后来,这些牢房渐渐的变得不那么“透明”了,牢门的铁栏杆上被一些白色的塑料纸给封了起来。不过不是一丝不漏,或者说那些塑料纸给人撕了个乱七八糟,一天天的挂在了栏杆之上。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景象呢,那些塑料纸原本是为了掩盖一些东西吗?但它最终给人撕成了七零八落的样子,像吊死鬼一样死不瞑目的在栏杆上悬挂着。

    这阴森森的走廊里没有风,塑料纸很轻,所以当孙日峰和宁胖子走过时,带来的风让吊死鬼一般的塑料纸们更加像幽灵一样飘荡。

    孙日峰望着它们出了神,他忍不住的在脑海想象一些恐怖情节,从而忽略了走在前方的宁胖子不知何时、为何停了下来,并且撞了上去。

    “哎哟抱歉!”

    宁胖子道:

    “原来你眼睛是长在屁股后面的,没关系,跟胖爷我什么都好说,你要是遇到那些穷凶极恶的,铁定一脚把你踢到那个里面去。”

    孙日峰表面上呵呵地傻笑了一下,心里却想怎么那么多废话,并问:

    “那个里面?”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