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一脚踢开
    宁胖子把下巴一抬:“那呀。”

    孙日峰再看了一眼前方,宁胖子的灯光随即打了过去,一扇歪七扭八的木门出现了。

    这扇木门不大,且是半圆形的,但与周围的石壁严丝合缝。看得出来,这扇门一定是想封住某些东西或不再让人进了,因为凡是有缝隙的地方,都被铁水和糯米石混合物等封得死死的。

    木门也是地下监狱的尽头。

    孙日峰嘀咕:“这是……”

    宁胖子走上前咚咚的敲了几下,从反馈的低沉的声音听来,此木门还是非常殷实的。

    宁胖子最近的举动显得比较鲁莽激进,跟之前趋利避害、明哲保身的性格完全不同。这让孙日峰疑惑,但也让他安心,因为最小心翼翼的突然变得大胆了起来,那就说明身边应该没有危险。

    宁胖子敲木门后说:

    “愣头青,你身上的肌肉大块大块的,要不一脚踢开这扇门试试?”

    孙日峰露出不可能及不悦的表情,不可能是因为他不可能去破坏别人的门,而且是仔仔细细封得一丝不漏的门。

    不悦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改口了,宁胖子却还叫他愣头青。

    宁胖子看出来了,于是改口:

    “那我叫你技术宅好了。”

    孙日峰无语的摇摇头道:

    “我有技术但是不宅,不过随你吧。”

    宁胖子邪笑了一下:

    “那就叫技术峰。

    诶技术峰我说真的,这门后面可有好东西,你真不想进去看看?”

    孙日峰认为宁胖子的话并没有什么诱惑力,而且要损坏别人的门,还是算了吧。

    于是他一脸了无兴趣的摇头。这下宁胖子拿出了杀手锏:

    “啧啧,可惜啊,别人都得等到后天才能一睹它的芳容,咱俩已经到了跟前,却要放弃先一睹为快的机会!

    可惜啊可惜。”

    孙日峰立刻明白了:

    “你是说,开洞!”

    “嗯呐,这就是洞口啊!”

    孙日峰眼前一亮,这下他可感兴趣了,不过他依旧不受蛊惑:

    “宁导,还是等大家一起光明正大的进来吧,要不分尸喂狗呢!”

    宁胖子笑笑:“狗,你看见了?这村里连声狗吠都听不到,狗在哪呢。”

    孙日峰小心为妙:

    “那就得问你啦,这村里的事,你比我知道得多呀。”

    宁胖子从邪笑变成了佩服:

    “哟呵,变聪明了,环境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呐。没事的,那是他们危言耸听,这村呀,没有狗。”

    孙日峰宁可信其有:

    “不不不,万一狗被藏起来了呢。”

    宁胖子以退为进:

    “随便你吧,胖爷只是好心的提点你洞口在这而已,如果你不抓住现在这次机会,很可能就没有进洞的资格。”

    “为什么?”

    “因为,就算你能撑到开洞,无非也就是这道门被拆掉而已,要进去,那是需要证明的。

    你的证明找到了?其实你觉得你的证明已经石沉大海,再也找不回来了对吧。”

    是啊,天大地大,几乎没有半点线索,要找回孙日峰丢掉的袋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呐。但是这并不会成为孙日峰接受宁胖子怂恿的理由。他此刻是很清醒的,在水上廊桥集会时,陈二叔的一言一行和力量给了他警示。

    他撒谎道:

    “没关系,我已经掌握相当多的线索了,办妥罗茜交代的事,我就全力以赴的去找我丢东西。”

    宁胖子嗤之以鼻:

    “霍霍,热血青年啊,还坚信你的东西可以找回来。好,胖爷支持你,看着你这么努力的份上,胖爷给你提供一条线索吧。”

    孙日峰更是眼前一亮:“什么线索?!”

    宁胖子没说,而是用鄙夷的目光盯着孙日峰。孙日峰不好意思道:

    “不是的宁导,我刚跟你说的那些其实都是废话,主要是因为我真踢不开这道门嘛。

    你看,门上有铁条,铆钉,有糯米汤还有铁水,这就是一道堪比钢筋水泥的门,就算把我腿给踢折了它也打不开呀。”

    宁胖子心知肚明:

    “好了骚年,不要紧张、不要心虚,不要解释,其实胖爷我知道你没这个本事。这道门就算让阿鱼来,也没辙。

    我在逗你玩呢。

    不过,这村里的确有人能一脚踢开此门,还是个女人。”

    孙日峰望着门龇牙,光是想想踢门的画面就让他小腿骨疼,他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居然能踢开此门?

    不过他脑海里倒是因为宁胖子的话而浮现了一个女人的样子:

    “你是说那个叫芳芳的村里人?”

    芳芳就是之前在水上廊桥集合时,与假货陈二叔过招,然后三招内把假货踢往了村子方向的那个女人。

    宁胖子并没有参加集会,但他居然认得芳芳:

    “没错,就是那个傻村姑。”

    孙日峰不厚道的笑了,没错,芳芳是有些愣头愣脑的,她好像是戚大爷之女,可就连戚大爷也叫她傻女儿,看来是真傻了。

    “之前集会我就见识过她的厉害了,身手挺敏捷的,没想到她有这么大的脚力?”

    说着,孙日峰突然想到了陈二叔对当时在场的人所下达的一道命令,他连忙说给宁胖子听:

    “不得了了宁导,你和风哥还有波姐没听广播通知去参加集会,陈二叔说……”

    “他说我们都没有资格参加开洞了是吧。”

    宁胖子突然抢了话。

    孙日峰点头:“是的,你知道?”

    “知道,那个老家伙就是那脾气,他们村的朱老大一死,就是他只手遮天了。

    他可是个一板一眼的主,放到古代那绝对是忠胆侠义之士,放到现代就只能被人背后骂傻冒。

    哦……他回村了?

    别理他,他要说什么就随他说吧,嘴巴说了不算,得看事态最后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孙日峰仔细想了想,觉得宁胖子说的也对。陈二叔人高马大,行事作风和说话的感觉确实给人一种“大侠”的风范之感。

    可这个社会不缺大侠啊,换言之,这是个小人如鱼得水,“大侠”几乎都在夹缝里求生存的世道。

    这不,像宁胖子这种步步算计、损人利己、工于心计、偷奸耍滑、油腔滑调……等等贬义词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的人,现在不就在盘算着怎么钻陈二叔命令的空子了嘛。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