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空的牢房
    宁胖子试着踢了一脚木门,木门纹丝不动。

    木门发出闷响间他道:

    “别有洞天。

    来吧,干正事。”

    孙日峰叫住了他:

    “等等,线索你还没跟我说呢。”

    宁胖子有些受不了道:

    “你怎么又愣了,我刚不是说了不管村里人怎么说,时局不明都没有担心的必要。既然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东西丢了,我们还能不把你一起弄进洞?”

    “宁导,那是我的东西,丢了我肯定着急啊,能够进洞固然好,但能找回东西光明正大进洞不是好上加好么。”

    宁胖子挑挑眉:

    “我就怕你没那个时间。

    好吧我告诉你,你还记得昨晚我坐在哪个位置吗。”

    孙日峰连忙点头:

    “嗯,我的斜左方。”

    “没错,灯突然熄灭的时候爷正在挖鼻孔,结果屎还没挖出来,灯就又亮了。那瞬间,我听见头上呼呼的响了一声。”

    那句挖鼻孔是多余的吧。

    “呼呼的?”

    “对啊。”

    孙日峰不明白的摇头:

    “是什么呼呼,宁导你能再详细点吗。”

    宁胖子不耐烦道:

    “哎呀就是呼呼嘛,像是有东西从贴着我头顶飞过去了一样。”

    飞过去?

    孙日峰用手模拟了一下,他道:

    “那应该是咻咻,而不是呼呼嘛。”

    宁胖子翻了个白眼:

    “嗨,差不多就那感觉。行了技术峰,该干正事了吧。”

    “你老说正事,什么正事啊。”

    孙日峰有些懵,或者他认为一直是宁胖子在搞花样浪费时间。

    宁胖子啧了一下,鬼鬼祟祟指了指旁边的一间牢房,然后冲孙日峰挤眉弄眼道:

    “这里这里。”

    这下孙日峰反应过来了,他也跟着压低音量说:

    “那个人,在这里面?”

    宁胖子撇嘴点头:“嗯。”

    孙日峰畅快的点头,因为任务眼见就要完成了。

    孙日峰朝着牢房大喊:“你好,我是罗……唔!”

    孙日峰瞬间惊愕,因为宁胖子从后面捂住了他的嘴。

    “嘘!”宁胖子道。

    孙日峰转过身莫名其妙看着他:“干嘛?”

    宁胖子翻白眼:“瞧瞧这是哪家倒霉孩子,要坏事!”

    “啊?”孙日峰不明白。

    宁胖子叹气:

    “我说人在里面你就信,你确认里面有人了吗?就算有人,他的身份是谁你知道吗?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在这自报家门了?”

    这下孙日峰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他压根没把事情想得这么复杂。不过经宁胖子这么一说,他也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他认为自己就是个递东西的“跑腿小哥”,把东西递交给指定的人就完事,却没像宁胖子这么细心,考虑到东西可能错交他人。

    哎,经验不足啊。

    说来也是,孙日峰和宁胖子都已经站在木门前说了这么半天的话,却没听见这里除了他俩外还有任何的动静。现在要说这牢房里有人,孙日峰还真不太信了。

    其实一进这间地下监狱,孙日峰就在被宁胖子牵着鼻子走。宁胖子说眼前的木门就是开洞的目的地,孙日峰便相信了,而宁胖子说那个人就在这间牢房,孙日峰还是不假思索的相信了。

    孙日峰是否上了宁胖子的当?吃一堑长一智,总之接下来,孙日峰得学习耳听四路眼观八方,得处处带脑子,小心谨慎才行。

    “宁导,用你的手机照一照牢房呀。”

    宁胖子抖肩笑了一笑:

    “这是个经验你要学习,要不怎么接替食人鱼的位置。”

    接替食人鱼的位置?这话新鲜,孙日峰突然有了一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宁导,风哥为什么不进来啊,或者,你为什么对监狱里的这个人这么执着?

    你们……你们不是进村才认识的,应该很早之前就有交情了吧。”

    宁胖子道:“呵呵,不错啊,知道的越来越多了。

    我们的确很早就认识了,在小山坡那儿假装不认识也都是演戏呢,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让你知道也没什么。”

    说完,宁胖子忽然一下把电筒光射向了牢房,他避开了一些问题。孙日峰跟着看了过去,并随口问:

    “大概十**年前吧,有一个刚上小学的小鬼,他……”

    孙日峰没有接着说下去,他忽然意识到现在帮谢克志抱不平很不合时宜。

    “什么小鬼不小鬼的,小鬼怎么了?”

    宁胖子听不明白问。

    孙日峰掩饰的笑了一下,然后朝牢房走去了道:

    “哦没事,我是想起了刚才的小鬼挺厉害的。

    话说回来,这间牢房里好像没有人啊。”

    孙日峰所面对的牢房,跟之前一路走过来的牢房并没有什么差异,只是多了之前说的那种破掉的塑料布,七零八落地被挂在栏杆之上。

    孙日峰一靠近,因他的移动而产生的的气流撩动了塑料布,塑料布便像幽灵一样飘来荡去。

    “你好,有人吗。”

    孙日峰轻声的呼喊了一句。

    这时宁胖子也靠近了牢房的铁栏杆,这下电筒光打得更深入了。孙日峰见没人回应他的呼喊,便壮着胆子把脸几乎贴在了栏杆上,然后用眼睛瞅着牢房里的一切。

    牢房里的确是“空的”,没有人,却堆满了杂物。这些杂物应该是其他的牢房坏掉的床和一些生活用品。

    孙日峰扭头问宁胖子:

    “导演,是间空屋子啊。”

    宁胖子扭扭脖子,随后一把将电筒塞给了孙日峰道:

    “拿着,我来,你瞧好了。”

    咚、咚咚。

    宁胖子跟着这个节奏重复的拍打了两次栏杆。

    孙日峰屏息凝视,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不过立刻,空房间里居然传出了回声:

    “咚咚咚!”

    这是一种敲击声,好像是谁用手敲击那些堆放的杂物而发出的。

    宁胖子笑笑:

    “果然在呢,我们来了。”

    这下有人说话了:“你们是谁。”

    这声音听起来十分沧桑,却不苍老。孙日峰奇了怪了,他心想这牢房里明明没人,怎么会有人说话呢?

    不过也许是孙日峰因为环境太黑而看走了眼吧,那人很可能就躲在那些杂物之后不肯现身。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