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回来了
    宁胖子咯咯咯的偷笑了起来。

    一阵乱响后,“袁毅”发声了:

    “你果然想反悔,那好,我就让你走不出这座监狱!”

    宁胖子赶紧挥手解释:

    “不不不,我不想反悔,我只是想让这个愣头青长长见识,看看你长什么样嘛。”

    这么说宁胖子是知道对方长什么样的咯,不过宁胖子这解释可实在不走心,就像霸王在说“老子就这么做了,如何?”一样。

    结果对方道:

    “我说过了,不许把灯对着我。不听话,等着惩罚吧!”

    宁胖子赶紧夺下了孙日峰手里的东西,让后往牢房里一扔:

    “给你给你,纯属好玩,绝无恶意,撒哟啦啦。”

    说完宁胖子拔腿就跑,他还拍了孙日峰:

    “愣着干嘛,跑啊!”

    宁胖子一跑,孙日峰处一下就全黑了,他也跟着拔腿就跑!

    没跑两步,他听见有东西“哐哐”一下挤出了牢门。

    “袁毅”肯定追出来了,这下可好,孙日峰什么庐山真面也没看清不说,还惹了一身麻烦。宁胖子这人啊,真不能以常理去判断。

    突然,宁胖子一声惨叫:

    “啊!”

    “怎么了?”孙日峰问。

    这时“袁毅”的声音响起:

    “小子,这事跟你没关系,你要不想替那个胖子受罪,就超过他!”

    孙日峰正有此意,不过宁胖子说:

    “兄弟,你可不能不地道,胖爷我帮了你这么多忙,你可不能弃我于不顾啊!”

    到底是帮了正忙还是帮了倒忙,孙日峰不好判断。不过他已经在几秒之前就在加速准备迎头赶上了,因为“落后就要挨打”。所以他停不下来,好如加速运转的涡轮怎么能突然“刹车”呢。

    不过超过宁胖子后,孙日峰并没有一个人落跑,而是揪住了宁胖子的一只手,带着他一起狂奔。

    此时宁胖子又是一声嚎叫:

    “嗷!

    出血了出血了!”

    孙日峰问:“你到底怎么了?!”

    宁胖子道:

    “那家伙用东西砸我!”

    孙日峰噗嗤笑了出来:

    “啊?他可是放了狠话的,居然就用用东西砸这么幼稚的方式?”

    “那可不,胖爷我早就知道了,要不也不敢惹他。”

    这话孙日峰信,因为就他认识的宁胖子来说,柿子要是不软,他才不会去捏。

    没跑多久,宁胖子就开始吃不消了:

    “技术峰,你得再努把力拽我了,爷跑不动了。”

    孙日峰心里有说不出的苦,其实他也累,而累主要是因为他肚子饿。

    后来,拐了弯,又勉强跌跌撞撞跑了一会,宁胖子完全坐在了地上。他再也跑不动了,只能对着身后放话说:

    “臭小子,后脑勺都被你砸出血了,动真格的是吧。后面走着瞧吧!”

    这话孙日峰可有些疑惑,“臭小子”指的是“袁毅”?往后还会再遇见么,宁胖子其实是认识他的?

    这些疑问即使他问,应该也没有人会回答。“答非所问”和“避而不答”,这两种状态已经成了孙日峰遭遇的常态了。

    他拽了一把宁胖子:

    “快、快走吧!”

    宁胖子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死猪样,他就是不起身,他道:

    “没事了,他没有追上来,你让我喘口气先。”

    孙日峰留心听了听身后的动静,的确似乎真没动静了。

    孙日峰一身冷汗:“天呐,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你兄弟啊。”宁胖子道。

    孙日峰摇头:

    “不,我确定了,那不是我兄弟,虽然他们声音和名字一样,可我兄弟是个正常人。”

    宁胖子突然把灯光打在了孙日峰脸上,然后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那好吧。不过,阿鱼的判断原来是正确的。”

    “嗯?什么判断?”

    孙日峰随口问,不过宁胖子已经陷入了沉思。那就让他自己沉思一下吧,孙日峰不便打扰,便四处看了一下。

    如果没错的话,他们应该已经跑到快到出口,也是进口的地方了。果然,孙日峰抬头看见了依旧雾气缭绕的澡堂灯光。

    此时宁胖子已经回神,他问孙日峰:

    “技术峰,你跟罗茜交差的时候准备怎么说。”

    孙日峰答:“如实说啊。”

    宁胖子狠狠摇头:

    “千万不要,你就说一切都是罗琳做的就行了。”

    孙日峰看着宁胖子,眼里满是“为什么,能行吗”的疑惑。宁胖子点头:

    “这也是为了你和罗茜好,不信的话,等上去见到阿鱼,我把这的事跟他一说,他也会这么建议你的。”

    孙日峰问:“风哥真的就在上面?我下来的时候只有波姐在。”

    宁胖子点头:“骗你干嘛,不过,他们两口子恐怕正在吵架。”

    关于吵不吵架这个话题,孙日峰可不想多事。只要食人鱼在就行,他太迫切见到他了。不过孙日峰又想起了一件事,他说:

    “宁导,下来的地方有个大斜坡你记得吗?我们两可能上不去。”

    宁胖子轻松一笑:

    “小事小事,看我的。”

    他抬头朝着上面嚷嚷:

    “喂,胖爷回来了,要情报的,赶紧来个人接驾。”

    忽然,一个人头冒了出来:

    “胖子?”

    “是我,还有你的干儿子。”

    孙日峰唰一下脸红了起来,这话可太尴尬了。不过食人鱼表现得很自然,他道:

    “小峰?你也在下面?等着,我这就拉你们上来。”

    经过一番周折,孙日峰和宁胖子总算回到了大澡堂。一见澡堂里温暖又明亮,还有可靠的食人鱼,孙日峰便安心了。

    宁胖子不老实,上来后第一句话就调侃:

    “哟,**妹子在泡温泉呢,看来我和技术峰打扰二位的鸳鸯浴啦。”

    结果张檗波冷哼了一声,食人鱼也“哼”了一下。

    孙日峰觉得这两人气氛明显不太对劲,想想之前食人鱼拉自己和宁胖子上来的时候也不太对劲,

    那斜坡又高又陡,食人鱼是把自己的腿挂在铁门上探出身才将人拉上来的,而孙日峰先上来后,配合着他才最终把重量十足的宁胖子拉了上来。

    至始至终,张檗波都没有搭把手,而是视若无睹的泡着她的温泉。

    可为什么呢?孙日峰明白了,宁胖子说的是对的,他们俩吵架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