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噪音
    食人鱼又把孙日峰的陈述琢磨了一遍,然后忧心忡忡道:

    “这么说,外面的情势既复杂,也明了了。

    也就是说,华问冲、罗琳、祁义山等人已经可以确认是一伙的了?”

    孙日峰点头:

    “嗯,他们自己承认的。而且没想到的是,狼牙居然是罗琳的儿子,我觉得他们之间完全没有什么互动嘛。”

    食人鱼忽然一脸严肃的摇头,眼神很犀利,但没有说话。孙日峰不明白他这是不相信还是在否定。

    随后他道:“没想到那个叫华问冲的居然是华问鼎的儿子,还那么暴戾。”

    孙日峰心有余悸:

    “风哥,我看他的样子简直是想吃了你啊,你到底跟他有什么过节啊。”

    食人鱼道:

    “小峰,你在他面前千万不要再提到我了,也不要暴露我们的关系。”

    “啧啧啧。”宁胖子啧啧。

    食人鱼依旧一脸严肃扭过头:

    “你啧什么?”

    “我啧什么?就你白天的表现来看,傻子都知道你认技术峰做干儿子了,瞒是瞒不住滴。眼下你只有老实的说出你和华问冲的矛盾,我们才能好好的想想办法。”

    食人鱼认为宁胖子说得对,而孙日峰又开始尴尬了。食人鱼抬头看钢琴旁的孙日峰,然后指责宁胖子:

    “别动不动就口无遮拦,这哪来的干儿子。”

    宁胖子歪嘴耸肩:

    “好好好,我嘴贱。那说说你和华家的恩怨总行吧。你说,你是勾引了人家老婆啊还是……”

    “死胖子!”

    食人鱼嘶吼着阻断了宁胖子的口无遮拦。宁胖子本想发飙责问食人鱼为什么这么不懂幽默,但他瞪着眼睛看见食人鱼正拼尽全力朝张檗波处歪嘴,才反应过来自己触碰了敏感话题。为了不让他们两口子的矛盾升级,他停止了嘴贱。

    食人鱼赶紧接话:

    “华问冲他爸华问鼎死了。他的死跟我有关,他……踩了我布置的地雷。”

    宁胖子浮夸的抡圆嘴:

    “哦!

    他爸二战的时候踩了你的地雷!”

    食人鱼又瞪宁胖子:

    “扯什么呢死胖子,二战结束了我都还没生呢!”

    宁胖子嘿嘿笑:“难道你说的地雷是指你的粑粑(大便),然后华问鼎被气死了?”

    食人鱼想跳起来揍宁胖子一顿了。

    孙日峰有气无力的笑了,张檗波见食人鱼被宁胖子耍弄还较真,也噗嗤笑了一下。

    食人鱼偷偷看张檗波,脸上的严肃终于有了一丝“懈怠”。

    “**妹,我终于了解你的苦了,你居然跟这种老木头过了二十几年,亏你不离不弃啊。”

    张檗波嘲讽的笑了三声:“哈!哈!哈!”

    食人鱼的自尊心碎了一地,他重重的锤了两下水面,激起的水花砸在了张檗波身上,从而两人又吵了一架。

    宁胖子终于受不了了,咕噜一下上岸把孙日峰从钢琴边上挤了下去。他伸出十根手指,对着键盘一阵乱弹,杂乱无章的音乐就像流氓蹂躏了每个人的耳朵。

    “啊!死胖子你有完没完!”

    宁胖子像个疯狂的演奏家扭头看食人鱼:

    “那你们有完没完!这曲子就像你们俩吵架的声音!”

    天呐,孙日峰的最最最最最后一丝能量已经被这首暗黑曲给吓死了,他干脆坐在地上抱着钢琴腿,满脸绝望的任他们打闹。

    不过,宁胖子的这个比喻很生动,食人鱼和张檗波终于收敛安静了下来。所以,宁胖子的“夺命曲”停了。

    宁胖子也受不了的甩甩头:

    “喔哟,我有点想吐。”

    孙日峰点头:“我也想,可我胃里什么也没有。”

    忽然,他们四个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食人鱼无奈的抹抹脸,然后指着宁胖子说:

    “胖子,你想要好好谈话就给我离开那架钢琴。”

    “我好饿……”孙日峰呻吟,随着关系的进一步亲密发展,他渐渐的放开了自己。

    胖子重新坐回了水里道:“想吃饭就喊你干爸爸放屁放快点。”

    孙日峰肯定不可能喊“干爹”,但他道:

    “风哥,好饿。”

    这还真有些撒娇的味道。

    食人鱼又抹抹脸:

    “啧,华问鼎是西南一带一只有名的马帮的头头。这只马帮在旧社会是驰名四方的,而现在,恐怕早就分崩瓦解了。

    我跟华问鼎曾有过过节,那时他是悍匪,我是雇佣军,雇佣去剿灭他们马帮。后来在一次交锋中,他不慎踩了我自制的土地雷导致身亡。

    可笑的是,那个地雷是我用来打猎的,如果他不带人搞偷袭,也不会踩上去。

    不过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没想到华问冲的仇恨还在那么深……”

    孙日峰的脑海不断闪现一些激动人心的画面,这些画面还很神秘。悍匪和雇佣军,这是能让所有男人遐想及血脉喷张的词。

    他好想问,好想立刻就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两军又是因为什么对立起来的。

    可是食人鱼开始泼冷水了:

    “不用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因为其中的某些东西和缘由就连我也不太清楚。答案,还得在这个村里找。

    快了,真相一定会在开洞之前全部明了的,只要积极去探索的话。

    对了小峰,你说孟婆婆死了是真的吗?”

    孙日峰道:“是戚云说的。”

    “我看这事有蹊跷,还有,听说你已经挖到了后山的尸体?”

    孙日峰一下来了精神:

    “对对对!是戚云带我去挖的,他还说是你让她带我去挖的!

    我一直在怀疑是不是上了她的当!”

    食人鱼两手抬起来向下摁:

    “冷静冷静,你没上当,的确是我让她带你去后山的,那些尸体也是我埋下去的。”

    “啊!怎么回事啊,我看见了波姐的尸体!”

    “不,其实那并不是尸体,是另一种可以轻易易容成任何人的植物。

    ……也许是植物吧。”

    食人鱼先是肯定但又变得犹豫了。

    “这……啊?”

    孙日峰懵得不是一星半点。食人鱼道:

    “这样吧小峰,一会出去我们去一趟后山你就明白了。”

    看来孙日峰又有事做了。不,是又多了一件事做。

    他想了想道:“可是风哥,波姐的尸体……呃,我是说那具…植物?手里抱着罗茜给我的袋子,这怎么回事啊!”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