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食人鱼也记仇,干脆出卖宁胖子道:

    “那就得问你胖哥哥啦。”

    宁胖子忽然呛了一下:“问、问我干嘛?”

    尽管宁胖子不承认,孙日峰还是立刻恍然大悟:

    “哦……

    宁导,真是你偷了我的东西啊。”

    “我……我这不是看你拖拖拉拉又傻愣傻愣的,怕你完不成任务想帮你一把嘛。”

    宁胖子这话说得直白,孙日峰冷笑了一声:

    “呵呵,那我还得谢谢你啊。

    不过,这东西怎么又会跑到土里去了呢。”

    宁胖子居然恶心的在大池子里搓起了澡:

    “肯定是戚云做的嘛。我在下面被倒挂起来以后,东西便摔了出来,她顺手就给拿走了。然后你不是跟她一起发现了后山的尸体吗,一定是那个时候,她动手脚把东西给塞进去的。”

    食人鱼插话:“也只有这种可能了,看来她是非得让你到这个监狱来一趟不可。”

    孙日峰心想也是,不然怎么能一步步的中她的圈套被她耍着走呢?

    孙日峰之前可被戚云给玩惨了,又是喝污水又是引火上身的。可知道真相后,孙日峰并没有动怒,而是觉得戚云鬼灵精怪的甚是好玩,更有神秘气质加身。

    不知不觉中,孙日峰脑海里浮现着戚云的样貌笑了。

    “花痴。”

    宁胖子突然来了一句,打断了孙日峰的臆想。

    “啊?”孙日峰一脸盲目。食人鱼眯着眼睛笑了,眼角的皱纹清晰可见:

    “小峰,是不是在想戚云啊。”

    孙日峰辩解:“哪有,想她干嘛。我是……实在是太饿了,饿得精神都没办法集中啊。”

    食人鱼点点头:“那好,天应该快黑了,我们赶紧……”

    食人鱼话还没说完,旁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女人的惊叫:

    “死胖子,你怎么这么没有道德,居然在这里面搓澡!”

    宁胖子的搓澡行为一方面引起了张檗波的不满,另一方面,张檗波也是故意高声喧哗的。这不,她还在跟食人鱼置气。

    食人鱼忽然咬紧了腮帮子,看得出,他是真怒了。他鼓足中气提高了嗓门:

    “今晚就进围墙,时间子夜十二点,要去的就那个时间自己在围墙裂缝处集合,不去的,埋头睡大觉吧。”

    张檗波“切”的冷笑了一声,那食人鱼的“不去的”人应该就是在暗示张檗波。

    张檗波不屑说:

    “哼,还真把自己当领袖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围墙缝隙又不是你家地盘,人家想进去就进去,想几点进就几点进,用得着某人在这规定时间?”

    这两口子怎么一言不合又在这儿呛声了!

    食人鱼也冷笑:“哼,道不同不相为谋,请便。”

    “哼。”

    “哼。”

    两人各自冷哼一声,然后双双别开了头。宁胖子无视张檗波的话,还在欢腾的搓着身上的死皮。张檗波又气又嫌弃,实在受不了地做了个恶心的表情,然后离开了水。

    她起身,宁胖子不要命的当着食人鱼的面吹了个口哨:

    “呼呼,**妹好身材哟,都这把年纪了穿比基尼还在这么火辣。”

    张檗波扭过身,也大胆的当着食人鱼的面朝着宁胖子搔首弄姿:

    “说话注意点用词胖子,什么叫这把年纪。健身、美容、化妆,我这些方面坚持的比年轻姑娘都好,我只要打扮一下再出去,说是28岁都有人信。”

    宁胖子笑得色眯眯道:

    “我承认,这些就算**妹你不说,明眼人也能看得出来。”

    张檗波叹气:

    “哎,可惜啊,整整的青春岁月,都他妈献给猪了。”

    说完张檗波摇晃着脑袋,走进了她之前走出来的小黑屋。

    宁胖子逮着机会肆意嘲笑食人鱼:

    “她骂你是猪,哈哈哈,瞧见了吧,哪个年龄段的女人都不好惹,所以胖爷我才选择单身。”

    食人鱼虽然看起来身材魁梧,行事作风犹如霹雳闪电一般快速犀利,可是孙日峰这下明白了,食人鱼的情商确实很低。

    这大概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吧,又或是把精力都放在如何成为硬汉上去了。人无完人呀,真正的侠骨柔情,其实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食人鱼都快气炸了的窝在池子的一角,眼皮望水,腮帮子鼓得像只癞蛤蟆。

    宁胖子见状与孙日峰面面相觑,而后孙日峰故意扭开了脸,他心想这两人本来就在吵架,宁胖子这厮还不停的煽风点火,真是“居心不良”。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哎哟。”

    宁胖子唱着唱着忽然咕噜一下躲进了水里,因为食人鱼眼眼露凶光,好像真准备吃了他。

    孙日峰想赶紧结束这场闹剧,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而且因为答应了卢保国临走时的恳求,他担心起了罗茜的情况,赶着去向她交差。

    “风哥,今晚我要去的,现在我先去向罗茜传口信去吧。”

    食人鱼挪眼看他,然后道:

    “去吧。

    等等,我估计已经有不少人盯着那条裂缝了,人多力量大,势单力薄的话注定会各种不利。这样,你不是有个哥们吗,你找他磋商一下,看看他愿不愿意跟我们一组。

    虽然,他也确实太弱不禁风了点,但有总比没有好。”

    食人鱼总是这样,一提到弱小,他总会把他们的存在价值弃之如草芥。难不成,真应了谢克志说的那句——食人鱼是个瞧不起弱小之人。

    其实现在的重点并不是这个,而是食人鱼还没弄清楚状况,谢克志根本就不会与他为伍。

    于是孙日峰叹气:

    “不用问他了,他是不会跟我们一组的。”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食人鱼问。

    宁胖子什么都没想起来,还在怡然自得道:

    “**妹刚不是说了嘛,道不同不相为谋。人家是来村里找灵感,写小说泡妹子的,哪管你那些破事。”

    孙日峰摇头:

    “不,其实他进村也是被逼无奈的。”

    食人鱼坐直了身躯问:

    “看来你知道了一些内情啊,他对你说了什么?什么内情,他进村是为了什么?”

    食人鱼的问题问得相当急促,这在孙日峰眼里是一种心虚的表现。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