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辩证的时刻
    要不要说呢,要不要趁他们两个人正好都在求证一下呢?孙日峰认为这是个好时机,但怎么开口呢。

    干脆,顺着食人鱼的话锋来吧。

    “呃……

    他以前被人欺凌过,被人强行喂了生的蛤蟆。”

    说罢孙日峰把眼珠左右移动,看看宁胖子又看看食人鱼,观察着他们俩听后的反应。

    他们俩明显心虚地互看了一眼,然后互相推搡的挤眼色,好像是指望对方来把这件事给说清楚。结果可想而知,一般需要狡辩的场合都是宁胖子出马,这回也不例外。

    宁胖子挤出关切的目光问:

    “他……跟你说了?”

    孙日峰心里有谱了,他的确大失所望,因为,其实他期待的是这两人否定的答案。而宁胖子会这么问也就说明他承认了,果真是他们对谢克志做了残忍的事。

    孙日峰愤懑极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那时候只是个六岁的孩子呀!”

    宁胖子唏嘘点头:

    “是呀,太残忍了、太他妈不人道了,六岁呀,一不小心就出人命了。”

    宁胖子接着不对劲的猛地抬头:

    “等等,你说谁,我?你说是我在他六岁的时候喂他吃了蛤蟆?!”

    孙日峰愣了一下:

    “难道不是吗,你刚才都承认了!”

    宁胖子突然跟舌头打了结一样:

    “我……我、哪个龟孙子跟你说这事是我干的!我刚才承认的是……我他妈什么都没承认!”

    宁胖子也不知怎么的,这回突然圆滑不起来了。孙日峰倒是变得很犀利:

    “其实,老谢什么都告诉我了,他进村的时候,你们俩就逼他吃过蛤蟆对吧。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好玩吗?欺凌弱小吗?

    宁导演,一个六岁的孩子吃这么大只生蛤蟆,你也不怕蛤蟆有毒令他当场身亡吗。”

    宁胖子突然急了:“放你的狗屁,我都说了那不是我干的。

    他奶奶的,瞧见没阿鱼,好心倒还被当作驴肝肺了!”

    食人鱼对着天花板叹气:

    “哎,自找的,我让你当时跟他说清楚缘由,谁叫你忙着去吃烤野猪肉,让他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

    这就是误会的根源,照我说呀,都活该。”

    宁胖子琢磨了一下食人鱼的话,然后指着他对孙峰道:

    “那那那,阿鱼可以为我作证,你想知道什么就问他去吧,胖爷我生气了。”

    现在明摆着宁胖子和食人鱼就是一伙的,所以食人鱼不管如何作证,孙日峰都不会相信。不过,他很想弄清楚宁胖子刚说的那段话是什么意思。

    那话听起来充满了情节感,什么又叫好心当作驴肝肺呢?

    孙日峰看食人鱼,没开口,食人鱼便已经开始解释了起来:

    “真没想到那些家伙竟然会对一个六岁的孩子下手,亏得谢克志命大呀。没错,他进村的时候是被我跟胖子喂了一只蛤蟆,但我们不是为了害他,而是要救他。”

    “救他?”

    孙日峰冷笑,他心想这个理由都已经扯到外太空去了。可是食人鱼依旧坚定这么说:

    “对,救他。

    胖子,是你发现谢克志的异常的,你来跟他解释。”

    “皮球”又被食人鱼踢回到了宁胖子处。宁胖子的表情显然十分心烦,他是觉得麻烦?还是怕自己解释不清楚?

    大概两样都有吧,不过磨叽半天后,他还是憋着气说了:

    “那小子很明显就是中了蛊的,只有用猛老太婆的蛤蟆才能给他解开,而且我们这些外行人根本就没办法给他全解开。

    你兄弟有没有告诉过你他中毒了?”

    孙日峰点头:“有。”

    “那不就结了。那天你兄弟进村,我偶然间看见他脱衣服纳凉,一见他那皮包骨的样子,加之会出现在村里,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天阿鱼上山去打猎,我在他帐篷旁边帮他挖坑,正好把老太婆的蛤蟆给挖了出来,就心想别浪费,给那小子吃了算了。

    我挖的蛤蟆可是解他之前吃的蛤蟆的毒的,现在他不感谢我,反而反过来赖我,你说是不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惹火上身啊我。”

    剧情这就反转了?不,孙日峰不信:

    “老谢亲口说的,以前喂他吃蛤蟆的人的声音跟你的是一样的,东北腔。”

    宁胖子相当无奈:

    “全世界说东北话都一个味儿好吗,这就像欧美人看亚洲人都他妈一个样儿。不信你试试,来,跟着我说——滚犊子。”

    孙日峰才不会学,但他拿捏不定主意了。

    宁胖子道:

    “没证据就不要乱说,仅凭一个声音能说明什么,而且那么多年的老陈醋了,他真的百分之百保证那醋的味道跟我一样酸?

    再说了,那时他才六岁,他知道什么叫东北话嘛!”

    “不,他20来岁的时候又被灌过一只。”

    宁胖子和食人鱼突然又面面相觑,像是听到了什么爆炸性的大新闻一样。

    “什么,他还被喂了两只!那活下来而且还有自我意识,果真是个奇迹了。”

    宁胖子说这话的时候的确表现得很惊讶,也挺真诚,孙日峰觉得他好像真的并不知道这件事。

    食人鱼插话:

    “你确定吗小峰,那个蛤蟆连吃两只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传说苗家的蛊术不仅能蛊惑人心,还能置人于死地。一般来说连吃两只蛤蟆,那绝对是死定了啊。”

    孙日峰道:

    “老谢说他吃了第二只蛤蟆之后,大脑会有空窗期,那段时间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也就是活着,但是无意识了。

    还好他后来遇到了一个贵人,那个贵人帮他抑制住了体内的毒素,还让他来到了这个村里。”

    宁胖子和食人鱼进行了第三次面面相觑。

    食人鱼接着问:

    “他有没有告诉你救他的贵人叫什么名字?”

    孙日峰摇头:

    “没有,我也没有多问。

    风哥,我现在不知道该相信谁了,不过老谢一口咬定就是你们俩害的他,我现在夹在中间很为难。”

    食人鱼道:

    “我明白我明白,这事也怪我跟胖子没有处理好。之后谢克志就逃掉了,我们连再相见的时间都没有,也就造成了今天的误会。”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