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第一次内讧
    “关键是,谢克志是否知道那个贵人的身份?这可是把开门的钥匙,门开了,说不定一切就迎仍而解了。”

    尽管食人鱼说得在理,可孙日峰的确不知道关于“贵人”身份的半点信息,也不确定谢克志是否知道。

    所以他只能摇摇头。忽然,食人鱼咄咄逼人问:

    “小峰,如果胖子承认前两次是他做的,承认我和他是在加害谢克志,你会退出我们吗,会找我们兴师问罪吗。”

    完了,这是个世纪性的难题,无论孙日峰选择哪边好像都不划算。孙日峰突然很心塞,他心想不管是真的也好辩解也罢,既然食人鱼都否认了这件事,干嘛又搞个假设出来乱人心呢。

    孙日峰只好答:

    “没有假设风哥,你说是真的我就会相信,那我就会离开,因为我不能背弃兄弟。

    不过你要说是假的,那些事不是你们做的,我就会带你们到他面前去当场解释,然后和解。”

    食人鱼立刻不屑一笑:“呵呵,你带我们去跟他和解?”

    食人鱼说这句话时的眼神和语气,让孙日峰产生了厌恶感。因为食人鱼瞧不起人,他并不屑取得谢克制的原谅或是谅解,而且他自认为高高在上,孙日峰是哪根葱?胆敢做他的和事佬。

    孙日峰算是看明白了,果然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短处。而日久见人心,相处久了,这些弊端才会慢慢的暴露出来。

    宁胖子摇头提醒食人鱼:

    “哎,有的人啊,老大哥的老毛病又犯了,怪不得连老婆都忍让不得。”

    食人鱼一个凶光投了过去,不过宁胖子这回不怕他了。其实,宁胖子也没怕过食人鱼,他之前都是在图幽默的演戏呢。

    “干嘛,想吃了我啊,这里已经不是在军队了,你那套“希特勒政权”的理念谁还信啊。”

    其实食人鱼早就意识到了自己蔑视弱者这个习惯的不对,多年来,他其实一直在改。不过,正是因为习惯了才会成为习惯,要改变,有的人就算花上一辈子成效都不大。

    “死胖子,我是这个意思吗,你今天煽风点火够了没。”

    “啧啧啧,别告诉我你没听出来你刚才那口气有多讨厌。或许你真没听出来,可技术峰会往心里去的。”

    明白了,要不说宁胖子是吊儿郎当的聪明呢,表面上看他是在埋汰食人鱼,可实际是在替食人鱼解围呢!

    也就是说,食人鱼以前是有这么个缺点,但他在努力的改变,刚才那句话的确是无心的,让孙峰别往心里去。

    可惜宁胖子让人动容的时刻不会超过三秒,他立刻又让人尴尬道:

    “听见没,你干爹是从希特勒的集中营训练出来的,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厮,动不动就干爹干爹的,这虽然会让人在尴尬的同时变得感性,可这回明显不管用了。

    孙日峰和食人鱼双双在置气,他们谁也不理谁,谁也不看谁。

    孙日峰暗地里想,或许,张檗波就是因为食人鱼的这副“独裁”态度才跟他吵起来的吧。

    这下两人彻底冷场,就连宁胖子的幽默也救不回了。

    孙日峰起身既走,那瞬间张檗波换好了衣服也从房间走了出来。她一定听到了外面争吵的声音,但她没有瞅一眼食人鱼,而是紧跟孙日峰脚步走出了浴室。

    出戚云家后,张檗波突然追上了失魂落魄的孙日峰,重重的拍了下他的后背,像是在鼓励他。然后张檗波跑了出去,不知跑向了哪里。

    孙日峰抬头看了看天,此时天色混沌,已经是傍晚了。不过多雨又阴沉的天空竟然在这时露出了夕阳,但是色彩异常妖艳。

    孙日峰朝着罗茜所在客栈走了去,张檗波也是朝那个方向匆匆而去的。

    越走天越黑,夕阳余晖竟在孙日峰抵达罗茜的住宿地前消逝了。不过,那是在孙日峰遇见了一件事以后。

    出了戚云家门后,孙日峰心慌的感觉再也停不下来了。他急促却虚弱的喘气,他饿得头晕。

    他像游魂一样朝村子的深处游荡而去,忽然,在村子的中部地区,他看见一群人聚集在了那。

    那些人在干嘛呢,他们好像正围着什么在指指点点。

    孙日峰凑了上去,这下他也看清楚了,正在聚集的人无非就是村里人加之前那些吵吵嚷嚷的外来人。

    凑上去后,孙日峰发现了谢克志。这厮和戚云并排站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一对小情侣。为什么要说“像”呢,他们俩本来就是。

    他们俩还人手一只玉米,在那咔咔咔的啃着看热闹,简直怡然自得极了。这画面可把孙峰看得心酸了起来,可他为什么感到心酸呢?具体原因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也许是因为,他刚才为谢克志的事跟食人鱼他们撕破脸皮、据理力争,可谢克志却在这啃玉米泡美人。

    不过孙日峰也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肚鸡肠了,还动不动就嫉妒。特别是,戚云刚才在浴室里对他“坦胸露乳”,这会就依偎在了谢克志旁边,她……

    孙日峰忽然打了个冷战,然后抽了自己一巴掌!

    干嘛呢!思想越来越污浊,心胸越来越狭窄了?

    反醒后,孙日峰赶紧深呼吸,让凛冽的空气清醒一下头脑。谁知动静大了,谢克志忽然扭过了头。

    “老孙!你的事办完了?”

    说着,谢克志把自己啃了一半的玉米掰了一些下来递给他。

    孙日峰见玉米上还留有一口牙印,而且也不知是嫉妒还是不爽的小情绪突然又上来了,于是没接受,把玉米推了回去。

    “不要,你自己吃吧。

    干嘛呢这在。”

    “肯和芳芳不是追假货陈二叔去了吗。”谢克志道。这时戚云把头转了过来,对着孙日峰挥了挥手。

    孙日峰五味杂陈的也冲她挥了挥手,主要还是尴尬。然后戚云笑了,毫无遮拦的大笑,孙日峰从她的这副笑容里听出了“搞怪”“嘲笑”“天真浪漫”“开心”等等。

    这笑声也好似迷幻药,让孙日峰突然飘忽了起来。当然,他以为自己是给饿成这样的。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