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看什么呢
    “老孙?”

    谢克志一喊,孙日峰便回神了。也许是饥饿让他注意力不能集中吧,他发现今天下午自己老爱走神。

    他赶紧打马虎眼:

    “呃……那个,他们追到假陈二叔了?”

    谢克志狠狠啃了一口玉米,然后玉米粒糊在了脸上。戚云微笑着帮他扒了下来,他也扭头一脸幸福的望着戚云。

    孙日峰赶紧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这时谢克志回答:

    “没追上,跑了。但是他们从后山带回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

    孙日峰一听心里就一个咯噔。他心想他奇怪的东西,一定是他在后山挖出来的“尸体”。

    于是孙日峰又往人群里挤了挤,这时他发现张檗波早就挤到中心区域去了。

    果然,地上正好躺着两具“尸体”,他们正好是孙日峰挖出来的那两具。而与其中一具长得一模一样的张檗波,此刻正蹲坐在它旁边。

    张檗波抖脚,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肯站在一旁不停抖肩膀,大块大块的肌肉险些将衣服撑破。他们这些欧美佬就喜欢穿紧身衣秀肌肉,不过肯可不光是为了秀,而是肩部肌肉好像受伤了。

    新登场的芳芳注意力特别不集中的也站在一旁,她不是望天,就是抠指甲,要么就是挠头发,看起来活脱脱一副傻大姑的样子。

    孙日峰心想还是迟了一步,而且心里不痛快。虽说张檗波没死是皆大欢喜的事,可最先发现这些尸体的是孙日峰。食人鱼还说带他去后山给他解释一切呢,现在他跟食人鱼翻脸了不说,尸体还被人扛了回来。

    在孙日峰还没有赶到之前,这些聚拢在四周议论纷纷的人,一定各种讨论过这两具尸体了。

    这时有人把手伸了出来,指着形似张檗波的尸体说:

    “你们看,它瘪了。”

    说话的人是白峒——那个总是口无遮拦,老爱做出头鸟事后却又立刻做缩头乌龟的人。

    张檗波抖着脚说:

    “这东西需要冷藏,气温一高过冰点的话很快就会腐烂的。”

    孙日峰低头仔细看了一下尸体,心想到底是什么瘪了。结果,他发现尸体“变形”了!

    尸体没有之前那么饱满了,就像一只饺子被人挖了馅后皮子塌陷了下去。如果这两具是真正的尸体的话,那就可以定性为高度腐烂。

    用孙日峰再次看到尸体后的心理感想来说,就是越来越稀巴烂了。

    怎么会这样呢,几个小时前看到它们的时候明明就是两个“刚死的人”啊,怎么竟就糊成这样了。

    不过张檗波早已给出了答案,她说过,它们需要冷藏。

    白峒又说话了:

    “原来是你。”

    张檗波答:

    “没错,所以我们家来到村里的目的也很明显。这就是我们家的证明了,但是它眼见就要消失了。

    所以我想请在座的各位帮忙做个证明,开洞的那一天帮着证明一下,我们家是带着证明过来的。”

    白峒咯咯的笑了起来:

    “绕口令啊?

    我们证明没有用啊,得村里那几个管事的证明才行。而且,下午的集会你们家人没来吧,村里人说了,不让你们家参加开洞。”

    这个问题,孙日峰他们之前在浴室就已经讨论过了。既然食人鱼说有办法参加开洞,孙日峰就不明白张檗波还在这力挽狂澜个什么劲了。

    大概是跟孙日峰想法一样,食人鱼和宁胖子忽然从人群外挤了进来!

    食人鱼边挤边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张檗波抱起了手,显然对食人鱼的语气和发问很不满意。但当她看见食人鱼浑身都是湿的,正在冒着不知是温泉水的热气,还是他体内的热气正在流逝后,又突然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你……”

    张檗波差点直接与食人鱼对话了,还好话还没出口,她及时把脸对准了宁胖子:

    “他怎么了?”

    宁胖子道:

    “哎,惨啊。老婆跟他吵架了,干儿子跟他翻脸了,只能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他。

    在双重打击之下,霹雳无敌的食人鱼大哥竟然老马失前蹄,愚蠢到穿好了衣服居然还一脚向池子踩了去。”

    宁胖子忽然把身体转向食人鱼:

    “大哥,您以为悲伤成山就能练就轻功水上漂吗?”

    “去你的!”

    食人鱼一招“降龙十八掌”把宁胖子吓得落荒而逃。

    这下戚云笑了,张檗波也笑了。

    这么大冷的天气穿着一身湿透了的衣服出来晃悠,这摆明了是想找病啊。孙日峰光是看着就觉得刺骨的冷,而且挺替食人鱼身体担忧的,心里也觉得挺不是滋味。可是听宁胖子那操蛋的解释后,孙日峰也想笑了。

    笑过后,张檗波还是很担心食人鱼身体的,但他们两口子正处于吵架阶段,她可不想先妥协。于是她还是借用宁胖子道:

    “你阿鱼哥做出这么丢脸的事你还带他来溜大街,赶紧把他弄到你那里去关起来吧。”

    这样至少可以避免食人鱼穿着湿衣服受冻,张檗波也保住了面子。

    结果话音刚落,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居然上演了!

    就是那个傻大姑芳芳,她本在一旁发傻,可一听到食人鱼的声音,她立刻两眼放光的四处寻找了起来。

    而后看到食人鱼出场并确定就是食人鱼后,张檗波话音落,芳芳就跟见到了救命恩人一般冲了上去。

    不对,应该说张檗波还在说话的时候,芳芳就开始行动了,所以张檗波说完,芳芳已经死死地抱住了食人鱼的胳膊。

    芳芳没注意看也没注意听,所以不知道食人鱼浑身都是湿透的。

    “钱风哥哥,好久没见了,我喜欢你。

    咦,你怎么是湿的?”

    孙日峰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得爆了出来,这演的是哪出,一个傻妞上来就表白?!

    宁胖子捂嘴噗噗的笑:

    “噗噗,路遇痴心傻妞,多事之秋啊老鱼。”

    这画面太劲爆了,孙日峰心想难道这芳芳就是张檗波发怒的导火索,食人鱼的初恋?

    但是又不太对劲啊,因为食人鱼一点也不亢奋,甚至没有表现出一点欣喜、尴尬或措手不及,而是麻木或者愚钝的推开了芳芳。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