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人与人的摩擦
    再看张檗波,孙日峰以为她要发飙了,没想到她只是做了个恶心的表情后就再没动静了。她好像压根就没把芳芳放在眼里,或者说芳芳没对她造成任何威胁。

    而从食人鱼的反应看来,他和张檗波争吵的源头并不在芳芳这。

    不过一点都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张檗波站了起来,然后勾住宁胖子的脖子再勾勾手指道:

    “胖子,钥匙,我去你房间等着你。”

    宁胖子打了个哆嗦,但还是乖乖把钥匙掏了出来:

    “你不去吃晚饭啊。”

    张檗波接过钥匙说:“气饱了吃不下。”

    然后一歪头:“地上这两尊玩意,你们处理了。”

    原来张檗波也女王范十足啊,孙日峰一直以为她是单纯的豪爽派呢。

    宁胖子答:

    “遵命,女王大人!

    不过,你老公湿成这样,你要不要把他抓回去换身衣服?”

    张檗波走了,边走边说:

    “爱换不换。”

    如此看来,他们俩这气还得生一段时间了。

    孙日峰突然左顾右盼,因为他觉得食人鱼今天有些运气不顺,可别在这么落魄的时候遇见华问冲啊。

    还好,华问冲没有来凑热闹,大概是在招呼落了水的祁义山吧。这又是一桩无可奈何的悲剧,据戚云说,祁义山喝了死潭里的水,不是今晚死也总会活不久。

    届时,即使祁义山是因为华问冲才掉下水去的,华问冲也一定会“大开杀戒”找谢克志算账!

    食人鱼听了张檗波的话后狠狠地咬紧了腮帮子,宁胖子劝他先去换衣服,他却当没听到一般蹲下来收拾起了“尸体”。

    孙日峰还是没有弄清这尸体是怎么回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糊得越来越厉害。

    食人鱼把尸体全部塞进了袋子,然后划上拉链。宁胖子没帮忙,反而劝阻:

    “何苦呢,你既然让人把它们挖了出来,就是有撒手和要曝光它们的意思。那就彻底撒手啊,反正过不了今晚它们就会彻底的变成渣渣。”

    可是食人鱼不肯,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悲伤,尤其是看着“张檗波”的那具尸体。

    这时芳芳蹲下来帮忙,但被食人鱼拒绝了。食人鱼开始暴走,他谁都不理,也不求助谁,左右两手一手拎一个尸袋就又朝后山走了去。

    宁胖子没有追,而似乎是指望孙日峰去追的望着孙日峰。

    看着食人鱼孤独而落寞的背影,孙日峰其实很想上去帮他。可谁没点气节、没点脾气呢,所以孙日峰一咬牙,以还要给罗茜回话为由决定不管了。

    宁胖子明白孙日峰的决意了,但还是问了句:

    “你不去吗?”

    孙日峰淡然:“你不去?”

    宁胖子冷笑一声摇头:

    “还真把自己当太上皇了,油盐不进的。爷饿了,吃饭去。

    说好今晚我请客的,不过看样子只有你小子有口福了。前面有个小菜馆,姓朱那肥婆娘开的,我先去点菜,你快点。”

    虽然状况层出不穷,一听有饭吃,孙日峰的一门心思就是它了。

    “好,我先去给罗茜回话就来。”

    现在人群也渐渐散开了,芳芳跺脚向村尾跑了去,孙日峰猜测他应该是去追食人鱼了。然后,孙日峰听见肯竟然喋喋不休地讲起了英文。

    孙日峰扭过头去看他,发现他其实是在对戚云讲话。他讲完后,戚云也用了一口流利到几乎就是英国人的英语回复了他。

    他们俩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交流了几分钟之久,让孙日峰和谢克志几乎什么也没听懂的在旁边尴尬了半天。看样子,戚云和肯应该很熟络。

    停止交谈后,肯跟孙日峰他们随便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现在现场就只剩孙日峰谢克志和戚云了。

    谢克志嘚瑟的推推眼镜道:

    “老孙,你和食人鱼吵架了?该不会是为了我吧。”

    孙日峰感觉焦头烂额,他不想现在解释或多说些什么,他撞了一下谢克志:

    “晚点再说。吃玉米棒子也不叫我,真没意思。”

    谢克志道:

    “这是曾洛洛煮的,我给你发微信了,你不回我。我们还要回到孟婆婆的家去吃晚餐,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孙日峰想了想道:

    “我手机没电了,没看见。我有地方吃饭,你们去吃吧。”

    “你有地方吃饭?”谢克志一脸不信,不过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哦,你是要跟食人鱼他们一起吃吧。”

    谢克志这句话可说得有些阴阳怪气的,孙日峰又开始头疼脑热了,他真的不想再纠结这件事,和插入他们的恩怨之中了。

    孙日峰吐口气:

    “不是,我还有事先要忙,没你那么闲。”

    孙日峰这话也有些不客气,不过他总不能一味的照顾别人的情绪。

    说完,孙日峰带着脾气走了。

    谢克志在他身后喊:

    “别生气,你看着点时间,晚上九点钟我在这等你。”

    孙日峰招招手:“好!”

    就这样,孙日峰与谢克志又“分道扬镳”了。

    于是,孙日峰到达罗茜的住处后,夕阳已经没了最后一丝余晖。

    走进大院,孙日峰先是下意识地朝院子左边曾洛洛之前住过的那间房间望了一眼。房间里的灯是亮的,狼牙可能在里面。

    狼牙和曾洛洛也是耐人寻味的一对活宝,想到这儿,孙日峰苦笑着摇了摇头。岂料这时,狼牙正好气冲冲的,手上像是拎了一个行李包走了出来。

    他两刚四目相对,狼牙就开始找茬了:

    “看什么看,摇什么头?”

    孙日峰把眼珠向上一翻:“没什么。”

    狼牙好像急着去哪里,孙日峰觉得他应该是去找曾洛洛的,手上提着行李,难道他想搬到曾洛洛那里去住吗?

    不过也正因为要急着去哪里,狼牙没再搭理孙日峰,而是气势汹汹地与他擦肩而过。

    “砰砰!”

    狼牙的右肩撞上了孙峰的左肩。

    孙日峰突然被撞,一开始没稳住脚步向后退了一点点,但他的反应很快,立刻稳住身躯,把力道又推回给了狼牙。

    狼牙受力后又试图把力推给孙日峰,较量上后,他俩同时扭头瞪向了对方。

    孙日峰心想东西还没吃呢,这恐怕又有一架要打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