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交差去
    没想到的是,令孙日峰大跌眼睛的事发生了。

    狼牙怒视孙日峰,意图把自己营造得非常高高在上及不屑。但在这样令人火大的情况下,狼牙居然道了句:

    “谢了。”

    孙日峰头顶升起了无数的问号,他不知道狼牙这是在唱哪出,还是吃错了药。

    “哈?”

    狼牙用胸口顶开了孙日峰,然后拎着包继续朝门外走去,边走,他边道:

    “我就知道你这种菜鸟是谁都会伸手相救的烂好人,一句谢谢,我们扯平了。”

    孙日峰又:“哈?”

    狼牙走了,孙日峰依旧不明白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他站在原地寻思了半天,最后才回忆起几个小时前在水上廊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伸手救起了差点落水的狼牙。

    兴许狼牙就是为这件事道谢吧,不过不是狼牙提醒的话,孙日峰可能再也记不起来这件事了。没错,孙日峰确实是看见有人落水就下意识的伸手相救了。没想到狼牙一直把这事放在心上,孙日峰却忘了。

    还有,狼牙的道谢虽然太不显诚意,却让孙日峰的心头美滋滋的。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时有人在上面试图引起孙峰的注意:

    “嘿。”

    孙日峰抬头,发现原来是罗茜趴在阳台上叫他。

    孙日峰挥了挥手:“卢太太,我现在就上去找你。”

    罗茜点头:“嗯。”

    孙日峰还是觉得刚才那一幕有些不可思议,于是他站在原地又美滋滋的笑了一下。

    后来上楼,孙日峰遇到了之前一次来的时候没在屋子里的赛琳娜。

    看样子,赛琳娜应该是准备出门去哪。她还是那么“妖艳”,为了显露身材,如此寒天冻地的季节竟还穿着露背装。而且像是礼服,色彩艳丽,就像要去走t台了一样。

    不过呢,人是同一个人,赛琳娜的气场却没有孙日峰之前见到她时那么强了。孙日峰老觉得她少了一些点缀,再琢磨了一下,孙日峰明白了,原来是赛琳娜的保镖没跟着她,让她看起来有点形单影只。

    她就像一个失了宠的妃子。

    就是妃子,而不是皇后或女王。孙日峰甚至觉得用妃子来形容她还抬高她了,因为他觉得她除了外表妖艳外一无是处,她的内里是“空”的,没有魅力人格和内涵。

    赛琳娜涂着烈焰红唇,一见孙日峰便不分对象,先给他抛了个媚眼然后献了个飞吻。

    孙日峰当即一个哆嗦,眼神飘忽得不知该往哪里放好。他太年轻,没经历过也不适应这样的场合。

    赛琳娜七扭八扭的扭过孙日锋身旁,浓烈的香水味让孙日峰屏住了呼吸。

    “小帅哥,吃晚餐去呀。”

    那瞬间,孙日峰以为林志玲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然后拍了拍他的肩头,邀他一起吃晚餐。

    孙日峰傻乎乎一笑:“谢谢,吃……吃过了。”

    赛琳娜扭着屁股下了楼梯,高跟鞋踩得楼梯间噼啪作响。她没再搭理孙日峰,她跟每个人都会像刚才那样随便寒暄一下,这说明她的公关能力很强。

    孙日峰感慨这村其实也是一个复杂的小社会啊。

    等等,孙日峰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对了,他还得找失窃的珠宝袋子呢,之前来的时候赛琳娜不在,刚才不就是个好机会吗。

    可惜啊,赛琳娜已经风风骚骚的走了,他不可能把她再叫回来。不过,孙日峰“采访”赛琳娜的愿望并不强烈,他总感觉赛琳娜不会偷他的袋子,认为只有赛琳娜来这个村的目的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奇怪了,为什么孙日峰会产生这种“偏心”的想法呢,因为仅凭眼睛的观察,赛琳娜给了孙日峰这种感觉。

    孙日峰到达三楼了,罗茜就住在这一层的靠左的房间里面。房门开着,罗茜正在里面收拾东西。

    房门虽然开着,孙日峰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

    “咚咚。

    卢太太我进来了。”

    罗茜应允了,然后她有气无力的坐在床上,用手抹抹床单道:

    “蜗居啊,你坐这吧。”

    孙日峰摇摇头:

    “不了卢太太,我就站这吧,我给你带句话就走。”

    罗茜点点头:

    “别叫我卢太太了,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罗姐或者罗阿姨都行。”

    “呃……好吧罗……姐,东西我给你送到监狱里去了。”

    罗茜抬起头,孙日峰看见她面容更显憔悴了。

    “你见到他了吗?”

    “嗯,见到了。”

    罗茜激动地站了起来,狠狠扯住孙日峰的袖子:

    “他、他多大了,长什么样?”

    多大了孙日峰是不知道,孙日峰只知道他的手不大,像猴爪子一样还长满了毛!

    算了,那画面太诡异了,甚至有些恐怖,孙日峰不想说给罗茜听:

    “他……监狱里太暗了没有灯,他自己也要求不许我看他,所以我没有看清楚他的样子。至于年龄嘛……”

    孙日峰见罗茜的眼光真的很殷切,很关心此事,所以还是提供点什么准确的情报给她吧。

    孙日峰脑海里浮现了袁毅的样子,他干脆就当在监狱里见了袁毅说:

    “呃……他的声音挺清脆的,唱起歌来应该是属于麦霸级的,所以年龄应该跟我差不多。”

    其实袁毅在生活当中就是个麦霸。

    罗茜听着听着居然落泪了:

    “他……他不让你看他的样子?为什么,你、你不会是送错人了吧!”

    孙日峰哪能确定,反正一路都被宁胖子牵着鼻子走,最后莫名其妙的就把这件差事办成了。

    但他不能这样说,他道:

    “整条监狱我都走通头了,就只有这么一个人。而且,他能说出我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罗茜问:

    “他是怎么问的?”

    “他说他要你的子宫和胎盘,交给他后他才会把要带给你的话说出来。”

    孙日峰撒了一点小谎,其实“袁毅”要的是罗琳的子宫和胎盘。

    然后,罗茜起疑了:

    “你确定他是要我的子宫和胎盘?”

    罗茜审视的眼光和疑问的语气让孙日峰发现了蹊跷,难道,罗茜知道真相?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