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有没有价值
    不仅如此,这群日本特种部队还源源不断的往村庄输送人手,设备和军粮。

    设备不知是用来勘探什么的,军粮倒是会时常发给老百姓。说来也怪,有这只特种兵部队驻守在这,第一战线的日本兵反而不会侵入此村庄。

    后来,抗日战争到了第三反攻阶段,日本人被打跑了,老美和苏联的军队取而代之的进来了。

    总之,二战期间这个村子就没安宁过,总有外国人驻守在这个地方。但是他们不会对村里的人动粗,总是与村里人相处得很融洽。

    后来新中国成立,就逐渐的把这些老外全给清了出去,然后换成了自己的特种部队驻扎……

    孙日峰从罗茜和宁胖子的谈话中捕捉到的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这些了,其余的全可忽略。

    太不可思议了,边吃边听着对话,孙日峰仿佛读了一本引人入胜的悬疑小说一般。更令人兴奋的是,他是这本小说的其中一个角色。

    后来,他们把话题聊到了白峒身上。宁胖子挤眉弄眼说:

    “看来,我们的队伍又要多一个人了。”

    罗茜知道他说的是白峒,但罗茜似乎不太赞同:

    “为什么?你们是什么人都要的吗,他就是一个管不住嘴的懦夫,还是个烂酒鬼。”

    宁胖子摇头:

    “肯定不能什么人都要啊,我们只要有价值的。”

    “那他的价值在哪?”罗茜摊开手问。

    宁胖子忽然贼眉鼠眼的瞅着罗茜的靴子回答到:

    “那就要看大妹子你的鞋啦,拿出来吧。”

    孙日峰此时吃完了最后一口,他抬头望了望他们俩,心想对话又开始神叨叨的了。宁胖子这是让罗茜拿什么出来呢,还有,孙日峰不明白自己的“价值”在哪里。

    他直接插嘴问宁胖子:

    “宁导,那我的价值是什么啊?”

    孙日峰认为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不妥,可却惹得罗茜和宁胖子都笑了。而且他们俩是先面面相觑之后再同时笑的。

    笑后罗茜不吭声,宁胖子道:

    “你的价值,就是……李小龙!”

    李小龙?什么意思……

    孙日峰模仿了一下李小龙的招牌武打动作。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负责打架?”

    宁胖子道:“目前是的,你看你那一身蛮力和肌肉,不打多可惜。”

    孙日峰认为这点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但“目前”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孙日峰是一套程序,还有后期编程再开发的可能?要不,就是跟“钻石”有关。

    管他的,找到“组织”就行。

    宁胖子给孙日峰的问题岔了一下,现在又开始向罗茜索要东西了:

    “来来来大妹子,赶紧拿出来呀。”

    罗茜饭后点了支烟,吸一口,然后吐口烟子:

    “呼……

    这这么多人在场,你就不怕有人过来抢?”

    “没时间了,如果有心有人要过来抢,藏你是藏不住的。我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别待会被人整个把腿给卸下来就遭了。

    再说,如果白峒对我们来说真有价值,那我们就得赶紧去抢人了。”

    一听到会被卸脚,罗茜的表情明显变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脚成了个烫手山芋啊,那还不赶紧丢出去?再说了,这有人接呢!

    于是罗茜弯下身,赶紧从她的靴子里抽出了一张白色的字条。

    “他刚才故意装醉倒,就是为了把这个塞到我的鞋子里。”

    孙日峰这下明白了,原来他俩没头没脑的说了半天,是在讲这张字条啊。看来,白峒也是个演技派啊。

    罗茜从桌子底把字条递给了宁胖子,那瞬间,罗茜有些不明白问:

    “你说他为什么不选择其他人,而是把东西交给了我们呢?”

    宁胖子弯腰接过纸条道:

    “良禽择木而栖,他兴许是觉得其他组有暴力分子在容易受欺负吧。不过,还是等看了这字条上写的内容是什么后再下定论吧。”

    这话孙日峰孙日峰赞同,毕竟在水上廊桥集中那会,华问冲近乎丧心病狂的暴力是人人都看在了眼里的。所以白峒很可能是想对他敬而远之,于是才选择了自己这一边吧。

    宁胖子左瞧瞧右看看,想确认这四周没有人注意他的动作再打开字条。不过他猜对了,这张字条,早就有人虎视眈眈了。

    华问冲在看,在场的人都在看。

    那就无须遮遮掩掩的了,赶快看吧,要不待会就给人抢走了。

    宁胖子大方的打开了字条,看了一眼后,心平气和的把字条又给叠了起来。

    罗茜和孙日峰都很着急知道字条上写了什么:

    “写了什么?”

    宁胖子瘪嘴摇头:“真没想到,大价值啊!”

    这厮明显是在故弄玄虚,而这时,斜对面桌的罗琳一伙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乓乓!”

    华问冲明显找茬的大拍桌子站了起来,莫名其妙就朝着孙日峰吼叫:

    “食人鱼!”

    孙日峰明显不是食人鱼,但华问冲的眼神明显就是对他怀有恨意。

    宁胖子这时候还笑得出,然后调侃孙日峰到:

    “这家伙已经把你当成阿鱼的代言人了。”

    孙日峰觉得这并不好笑,而且华问冲接下来的一个动作让他彻底怒了。

    华问冲伸出双手,双手中指都竖了起来,朝孙日峰挑衅而去。昨日的孙日峰兴许会当做没看见,做个默不作声的怂包任他侮辱。

    但今日的孙日峰已经脱胎换骨,要打架,他可不怕。关键是他已经吃饱了,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

    于是孙日峰也大拍桌子站起来,翘出两根长长的中指给华问冲鄙视了回去。

    宁胖子拍手:“哇哦,帅!”

    华问冲嘴角邪恶一笑,把一只手揣进了自己的卫衣口袋,像是在里面摸东西。

    孙日峰记得他有刀,难道是在摸匕首吗!这就有点不妙了,因为孙日峰没有武器啊。

    孙日峰朝桌上看了一下,桌上就只有一个吃光了的盆、几个碗和一把筷子。难不成,待会得用碗来做盾牌,用筷子当矛?

    不过华问冲塞进荷包的手半天都没有拔出来,这时罗琳站了起来。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