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有怪莫怪
    这个理由突然激起了孙日锋的保护欲,加上承诺过卢保国,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好罗茜。

    罗茜看着孙日峰笑了,从孙日峰默默地陪在罗茜身边看着她哭开始,罗茜便对孙日峰越来越坦白了。

    “我会去的,而且罗琳要去,我就更不会缺席了。我先回去换个鞋子和衣服,然后卡着时间去后山找你们。”

    宁胖子点点头:

    “成,那技术峰,我带你去我那找食人鱼和张檗波吧。”

    孙日峰差点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还好他突然记起来自己还有事。他问:

    “现在几点了呀?”

    “九点过啦。”

    孙日峰瞪大眼睛:“九点过了!遭了,我跟老谢约好见面呢!

    这样吧,我就不去你那了,我晚点直接到后山去找你们。

    罗姐,那么黑你一个人走太危险了,你在房间里面等着我来叫你吧。”

    罗茜答应了,宁胖子也答应了,他们之间达成共识便在原地解散了。

    而后孙日峰马不停蹄的朝跟谢克志约定好的地点跑了去。见到谢克志时,他气喘吁吁:

    “抱歉抱歉老谢,因为点事耽搁了,抱歉啊!”

    谢克志没有抱怨,也没有明确说原谅,而是突然八卦说:

    “狼牙赖上曾洛洛了,还说今晚就带曾洛洛走。”

    “走?走去哪?

    赖上了是什么意思?”

    孙日峰万万没想到他跟谢克志的对话居然是从别人的八卦开始的。

    谢克志小声道:

    “戚云正在那劝呢,把我赶了出来。

    你不知道,狼牙之前提着他的所有行李跑到孟婆婆家去找曾洛洛了,然后说曾洛洛住在哪他就住在哪。

    我被赶走之前,亲耳听到他说要带曾洛洛在今晚离开村子。”

    孙日峰心想他们三个人的关系真是复杂,也还惦记着曾洛洛是变性人这个话题。但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狼牙知道另一条出山的路吗!

    如果是这样,孙日峰也想走。要不,干脆去讨好一下曾洛洛和狼牙,跟着他们一起出村算了?

    等等,孙日峰真想走吗?

    ……奇怪,他扪心自问后,答案居然是“不太想”!确切的来说,是孙日峰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村子。现在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探索,真相是如此吸引人,孙日峰已经开始享受起了探寻真相的过程。

    “那、那曾洛洛怎么说?”

    孙日峰关切的问,谢克志答:

    “我不知道啊,我被赶出来了!”

    孙日峰嘲笑他:

    “哈哈,是戚云赶你出来的?”

    谢克志一脸不愉快:

    “戚云把我赶出来了你还这么开心,幸灾乐祸什么呀你。”

    孙日峰依旧笑:“我哪有幸灾乐祸嘛……噗噗。”

    他就是在幸灾乐祸,一来是人之常情,因为他本来就嫉妒谢克志捡了这么个漂亮的女朋友。二来,戚云还算“一视同仁”,整了他也赶走了谢克志。

    他把手搭在谢克志肩上说:

    “好啦好啦,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现在就让我这只手足来安慰你吧,走,带我去沈师傅家里面充电去。”

    谢克志道:

    “可以,不过晚上你自己睡啊,我要跟戚云单独出去。”

    孙日峰的心立刻往下沉了一下:

    “你们两……大晚上的单独出去干嘛?”

    谢克志心花怒放道:

    “不知道,是她约我出去的,也许……是想让我们俩的关系再进一步吧。”

    “太快了吧!”

    孙日峰瞪着眼睛说。

    他心想这的确也太快了吧,不过那是人家小情侣之间的事,他跟着着急上火个什么。

    可是他突然淡定不下来了,而且心里很不是滋味,显得烦烦躁躁的。然后就是戚云的笑脸和**,不断在他的脑海之中闪现。

    “老孙?发什么呆呢。”

    谢克志的呼喊停止了他的臆想,他尴尬的笑了笑:

    “没什么,把……把握机会啊。”

    “那可不,虽说她把我赶出来了,可临走她又吻了我一下。”

    “呵呵,那就好。”

    孙日峰又失落了。

    不过,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戚云老爱找人索吻其实是为了吸取别人身上的毒素,那么,她常与谢克志接吻,是否也是为了清除他体内的毒素呢。

    太令人大开眼界了,戚云她到底是个什么体质呀,还有孙日峰自己身上的那个会发光的隆包。

    想到这,孙日峰不经意的低头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谢克志见状问:

    “怎么了,肚子痛?”

    孙日峰赶紧摇头:“没有没有。”

    “那是没吃饱吗?你晚上到底吃没吃啊。”

    “吃了,吃挺饱的。既然你跟女朋友有约,就赶紧带我去充电,然后你办你自己的事去吧。”

    “那好吧。”

    谢克志带领孙日峰走街道旁的某一条小巷七拐八绕,绕到了一间石房子里。要说起这个村的布局啊,孙日峰认为这些众多的小巷二战时期纯粹可以用来对日作战。

    因为他们看似入口不同,实际上条条相连。虽然条条相连,走势却完全不可测,让人摸不清头脑。这不,孙日峰以为谢克志最终会带他绕到孟婆婆家里去,可就在快到时换了个方向,这就走到了另外一个别有洞天的地方。

    谢克志东摸摸西摸摸道:“等一下啊,我掏钥匙。”

    孙日峰发觉他掏的是昨晚背的工具箱,不是说在戚云家么,什么时候又拿回来了?

    孙日峰随口问了句:“小说拿回来了?”

    谢克志点头:“拿回来了。”

    “哦。”

    孙日峰装作不在意的哦了一下,背地里却把眼神往工具箱里面瞟。

    咔嚓,门开了。

    “等下我开灯啊。”

    “哦好。”

    谢克志摸黑进了屋子。孙日峰一个人站在门口,巷子是黑漆麻乌的,屋子里也黑漆漆的。这时有一阵穿巷风过,孙日峰先是冷得打了个哆嗦,然后双手合十朝着屋里拜了一拜。

    这屋子的主人离奇死亡了,死无全尸挺悲惨的,但村里连个悼念和调查的人都没有,真是冷血无情极了。

    所以孙日峰拜了拜沈伯,希望他在天有灵,不要怪罪自己“霸占”了他的住所。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