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信与不信
    啪嗒一下,灯亮了。谢克志探出头道:

    “进来吧老孙。”

    “好嘞。”

    进屋前,孙日峰又拜了拜沈伯,他是为谢克志拜的。进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索要充电器:

    “老谢,充电器充电器。”

    谢克志又掏掏工具包,结果把充电器和他的小说一起拿了出来。他把充电器递给了孙日峰,把小说藏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接过充电器后,孙日峰一边连接手机和电源,一边盯着谢克志问:

    “小说不给我看看?”

    谢克志拍拍藏小说的地方说:“别猴急,明天给你看。”

    “切。”

    孙日峰不信。

    “噔噔。”

    提示音一响,手机开始充电了。谢克志突然道:

    “你先在屋里待着,我去外面上个厕所。”

    “有多远?”孙日峰问。

    谢克志随便指指外面说:“就在外面,怎么,你怕呀?”

    孙日峰要面子说:“怕个毛,我是在考虑要不要也上一个。”

    谢克志坏笑:“上厕所也要考虑啊,急就去不急就算了。不过那厕所是个简易棚,里面是茅坑,没有灯你可小心踩啊。”

    “没有灯?那你怎么踩啊?”

    谢克志举起手道:“我有手电啊,哈哈哈。”

    孙日峰突然眯了眼睛,他觉得这段对话简直无聊透顶。

    “快滚。”

    然后谢克志觉得好笑的一直笑出了门,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孙日峰此时正在给手机开机,听到门响,他抬头看了一眼。

    门已经被合上了,看着带着老式锁的腐朽木门,孙日峰不自觉的升起了些隐隐不安的感觉。

    嘶,这两天死人和怪事见多了,的确已经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孙日峰打量了几下这间屋子的四周,发现这又是间“贫民窟”啊。

    脏得发黑的墙壁,一张床和一个老式看起来会闹鬼的衣柜,还有一张油漆已经掉得差不多的老书桌,这就是全部的家具了。剩下的就是堆得到处都是的杂物,有木头、金属零件和器械、电动锯子等等,反正就是杂匠平常会用到的工具和一些废弃的材料。

    这里面甚至还有轮胎、看起来像汽车电瓶和发动机的东西。乖乖,孙日峰心想沈伯该不会拆了一辆汽车回来吧。

    不过孙日峰也灵机一闪,他庆幸还好来到了这里,因为这里就像一个兵器库,他终于可以挑几件称手的“兵器”带到围墙后去用了。

    嗯,就这么决定了,待会走的时候一定好好要挑上几样。

    吱嘎……

    门开了,吓了孙日峰一跳,不过没事,是谢克志回来了。

    他把手电筒递给了孙峰道:“刚才开玩笑呢,去吧。”

    孙日峰假装气大的拿过手电筒,再假装胆子大上了天的一个人去了没有一丝光源的茅坑。果不其然,没有谢克志之前的提点,他绝对踩进了茅坑底!

    在偏远的农村上厕所,还真是一项技术活呀。

    之后,才站稳掏出老二,孙日峰便听到了几声蛤蟆叫。一紧张,他又差点掉了下去。

    完事后进入房间,孙日峰见谢克志正趴在桌子上用笔写着什么。孙日峰心想他可能又在写小说了,不过,门吱嘎一声被打开又关上,并没有让他谨慎起来或作出遮掩的动作,孙日峰也就顺理成章地走上去看了一眼。

    结果,孙日峰见谢克志根本就不是在写小说,而是在他的本子上画了一个大圆圈。

    孙日峰问:“干嘛要画一个饼啊。”

    谢克志推推眼镜答:“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句号,是结束的意思。”

    “结束?你的意思是,小说写完了?”

    谢克志点点头:

    “嗯,终于写完了。对我来说结束了……很多事情。但对于你来说是个开始。”

    孙日峰狠敲了一下谢克志的头:

    “有话好好说,不要故弄玄虚。”

    “那好吧。晚上一个人睡觉不要怕,把门窗关好就行。”

    谢克志突然嬉笑说话的样子让孙日峰五味杂陈,他回想到了在戚云家里对着水果机回答问题时的一个问题。

    那是戚云为了好玩而弄上去的傻问题——阿峰会和阿志在一起吗。

    答案显然是不会,孙日峰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过。可是孙日峰现在相信了,人与人真的是要靠缘分才能走到一块的,要不诺大个中国,他怎么就和谢克志成了患难兄弟。

    一想到这些,孙日峰居然有些难为情了。他道:

    “不,你今晚有事,我也有。我不睡在这,我等手机充充电就走。”

    谢克志随口问:“大半夜的你要去哪?”

    孙日峰把眼皮向下耷拉了一下,他在犹豫要不要邀请谢克志一块去后山。

    “嗯……老谢,我……问过食人鱼和宁导演了,关于你吃蛤蟆的事。”

    谢克志脸上立刻没有了笑容,他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道:

    “哼,他们俩一定否认了对吧。”

    孙日峰赶紧摇头:“不不,他们承认了!”

    谢克志“大跌眼镜”,然后推了推眼镜:

    “他们居然承认了!真是太猖狂,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不是这样的老谢,你放下你手里面的东西,我慢慢跟你说。”

    接下来,孙日峰把自己走进戚云家,除了与戚云“坦诚相待”的那一段以外的所有事都跟谢克志说了。包括在小菜馆发生的事和今晚要去围墙的事。

    听后,谢克志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老孙,他们就是在利用你,你怎么不明白呢!你认为我会相信他们两是这么好心会救我的人吗?

    宁导演是什么人?老奸巨猾,油腔滑调。食人鱼是什么人?瞧不起弱小,以自我为中心。他们俩会救助我?”

    坦白了讲,谢克志压根就不信食人鱼和宁胖子会这么好心。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仔细再从头分析的话,孙日峰似乎也找不到他们俩会好心救助谢克志的理由。

    尤其是食人鱼,他那么讨厌弱小,对弱小没有怜悯之心,又怎么会救助谢克志呢。

    孙日峰明白正如谢克志所说,他的确很可能是一枚棋子,可他自愿被人用来下完这盘棋。因为,棋盘里有他想去的地方。

    极乐鸟,它就在棋盘的某个地方,孙日峰要借助下棋人之手把他送到那去。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