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隔阂
    孙日峰突然有感而发:

    “老谢,非常感谢从昨晚开始你对我的各种照顾。来到这个陌生的村子,有你的陪伴真好。”

    谢克志低下头:

    “我也要谢谢你,是你救了我,不然我就死在火场了。”

    孙日峰突然变得难以启齿,但他必须得说:

    “抱歉,我……

    我跟你说过的,把我骗进村的那个朋友他给我发了信息了,他让我去极乐鸟找他。

    我发现了一些线索,我那朋友说的极乐鸟,很可能就在食人鱼他们要去的那个地方。所以,我还是选择跟食人鱼一组。

    尽管我知道他和宁导演很可能伤害了你,可我……”

    谢克志赶紧摇头:

    “没事的老孙,我白天讲的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

    既然如此,你就该去,我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你跟那些强者在一起的话,很快就能弄清楚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咱们也该学着点,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对吧。”

    接下来,两个人沉默了一阵。而后孙日峰先开口道:

    “其实,你刚才说狼牙想带曾洛洛离开村庄时,我瞬间心动了。我也想一走了之,把这些莫名其妙的事都永远的留在这个村里。但那瞬间我又想到了你的小说。”

    “我的小说?”

    “没错,你的小说。

    它从一开始的我不看好逐渐变成了我向往的东西。你为它付出了很多的心血,甚至为了故事情节而去冒险,我原本不懂,认为你是一个激进派。

    现在我明白了,也体会了你的心情。经历了这么多的怪像,我也在渴望真相了。所以我最终决定不逃了,就去看看真相长什么样好了。

    不过我心里很没底,到了那后,也许一切的谜团就都解开了。但也很可能在我真正到了那后,却发现那原来什么都没有。”

    “别多想了老孙,决定了就去做吧。如果途中真的很精彩,回来讲给我听听吧。”

    “嗯,当然。”

    不过就是去小半天的时间,顶多一天,因为后天他们还得赶回来参加开洞呢。但不知道为什么,孙日峰现在老有种要与谢克志永远分道扬镳了的感觉。

    谢克志一定也有这种感觉,所以他们两的对话既尴尬又沉重。

    接着,他们俩又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孙日峰故意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机上,谢克志也低头弯腰整理起了自己的小说和物品。

    接下来,还是孙日峰主动开口:

    “对了老谢,你刚才对着那个大饼说那是我的开始是什么意思啊。”

    谢克志整理着物品说:“没什么,我随便说说而已。”

    然后谢克志坐在了孙日峰身边:

    “对了,你说你们在围墙外发现了一张地图,能给我看看吗?”

    孙日峰对谢克志几乎是没有什么防备心的,而且他觉得自己选择了食人鱼,有些愧对谢克志,所以爽快的把图片拿给他看了。

    他提醒谢克志:

    “我刚跟你说的那些,还有这个图,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谢克志道:“放心吧,我告诉谁去,我跟他们又不熟。”

    “那行,你自己慢慢看吧,可以放大和缩小。”

    说罢孙日峰起身,谢克志抬头看他问:

    “你要干嘛去啊?”

    孙日峰左顾右盼道:

    “老谢,你那个工具包能不能借我。”

    “借你干嘛,你要修东西吗?”

    “不是的,我想在这屋子里面找些可以当武器使的东西,其他人可都有刀啊。”

    谢克志明白了,他赶紧用手指着老式衣柜说:

    “那,秘密武器在那呢。”

    孙日峰望向衣柜:“秘密武器?”,并已经把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孙日峰仔细看,然后忽然咚的一声把那东西又塞回了衣柜道:

    “我靠,这不是谁的灵位吗!你耍我!”

    谢克志哈哈大笑:

    “那是驱邪保平安的,什么灵位,你再仔细看看。”

    “我才不看呢,当我傻?”

    谢克志无奈的摇头叹气道:

    “哎,我骗你一次,你知道是灵牌就算了,明知道你不会上第二次当,我干嘛还骗你第二次。

    你不要这么胆怯,拿起来好好看一看嘛。”

    孙日峰觉得一块灵牌没什么好胆怯的,他只是觉得这样对死者不尊敬罢了。不过谢克志说的有道理,不可能用同一个招数骗孙日峰两次。

    孙日峰姑且相信这灵牌有蹊跷,于是重新小心翼翼地把它捧了出来。

    然后孙日峰看清楚了,这东西果然不是灵牌,但造型跟灵牌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真正的灵牌上写的是死者的名字,这一块上写的却是一行让人读不懂的东西。

    孙日峰试着读了一下上面的内容,发现虽是中文字,但却读不通。

    不过读上两三遍以后,孙日峰感觉这上面写的这些文字仿佛就像咒语一般。比如“南无阿弥陀佛”之类的梵文,或是哪一族奇怪的语言。

    “这什么鬼?”孙日峰问。

    谢克志答:

    “咒语。背下来可能有用哦。”

    孙日峰又把灵牌一扔道:

    “少吹牛了,你怎么知道是咒语,沈伯跟你说的?”

    谢克志一脸老实相道:

    “是啊。”

    孙日峰眉毛纠了起来:“那这咒语是用来干嘛的?”

    谢克志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驱邪的吧,你最好能把它背下来,万一遇见鬼了呢。”

    孙日峰假装想踢谢克志一脚道:

    “那要是遇见鬼突然忘词了怎么办?”

    “那你就把它带上啊,照着念还不行吗?”

    孙日峰张嘴欲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没力气吐槽了。他笑了,谢克志也笑了。

    “行,待会儿搜刮完东西,要是包包还有位置,我就把它带上。

    诶,说真的,这屋里到底有没有称手的东西啊,比如匕首什么的。”

    谢克志想了一下,又望了四周一下道:

    “好像没有,就只有一堆螺丝刀起子什么的。

    嗯……有了,我记得有一把斧头,生了锈的,但是应该能用。”

    “在哪?”

    谢克志跳下床,趴在床下开始翻了起来:

    “你等等,我记得沈师傅用它来砍过柴,然后把它扔在床底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