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小小的感慨
    谢克志翘着屁股在床底翻了半天,最终把一把生锈的斧头翻了出来。就这个动作,都让他气喘吁吁:

    “天呐,好累啊……”

    孙日峰在一旁蹲了下来:“你体内都是毒,能在短短时间内站起来活动已经不错了。

    来,把它给我吧。”

    谢克志深感无力的摇摇头道:

    “哎,我就是个废物了,一点出息也没有。你看你,昨天跟今天判若两人,你都有这么长足的进步了,我却越混越无力。”

    听了这话,孙日峰的内心还是有些小骄傲的,他问:

    “老谢,你觉得我真的变了吗?”

    谢克志狂点头:“你自己没发觉吗,你变得主动又勇敢了。

    虽然,你刚给我讲的那些经历我都没在你身边,但听叙述,我觉得你变得很霸气了。”

    孙日峰噗嗤一笑:

    “其实吧,给华问冲竖中指的那一瞬间,我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我心想,我不是这么个冲动会惹事的人啊,但当时就是咽不下那口气,而且心中有一份责任感。”

    “责任感?”

    “嗯,责任感。我想到我们这边有女流之辈在场呢,而且是一个集体,我觉得有能力保护他们就得挺身而出。

    不过我也挺后怕的,因为当时华问冲要是真摸出一把刀冲上来的话,我们三个肯定得有人挂彩,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还好,还好……”

    再回想在小餐馆里的情形,孙日峰忍不住为自己的勇敢表现变得神采飞扬,但讲完后,谢克志却阴下了脸。

    孙日峰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恐怕说错话了,他不应该在谢克志面前再提起宁胖子和食人鱼,甚至心照不宣地称他们为同伴。

    所以,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孙日峰赶紧把斧头拾了起来,这下谢克志说话了,他扭头就一个字:

    “沉!”

    孙日峰的手劲挺大,之前他在工地打短工的时候,常常是一个人顶三个人的活路,所以才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帮他前女友买到了心仪的内衣。

    他游刃有余道:“没事,不在话下。”

    结果拿起斧头后,斧头的重量虽说确实在孙日峰的承受范围内,可相较其他的斧头,却果真沉得多!

    “哇塞,这么沉的斧头不实用啊,力气小的单手根本举不起来。”

    再看斧头上锈迹斑斑,孙日峰也不知道这斧头还能用否:

    “锈成这样了……这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呀,真的很沉。”

    谢克志盘腿坐在地上回忆着说:

    “别看它锈,能用的,前两天沈师傅还用它劈柴来着。”

    孙日峰望着斧头做了个不可思议的表情:“那沈师傅也是臂力惊人呐。”

    谢克志不足为奇道:“毕竟他是杂匠师傅嘛,攀高走低,跟工具和体力活打了一辈子的交道。”

    但可惜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后事没人料理不说,尸体还在一场无妄的大火中化为了灰烬。想到这,孙日峰突然觉得人生真是风云莫测。

    再看看工具箱里那半包他搜刮出来的“兵器”,他终于有要去赴汤蹈火的实感了。

    天呐,也就是去个后山走个夜路而已,但不知不觉中,孙日峰怎的就把自己弄的像去打仗一样。

    他忽然唏嘘:“说不定我这一趟去挺危险的?”

    谢克志鄙视一笑:

    “干嘛,打退堂鼓了?”

    孙日峰舔舔嘴角:

    “老谢,你真不跟我去啊,兴许会非常新鲜刺激,可以给你的小说找灵感哦。”

    谢克志摇头:

    “才不,我的小说已经完结了,不改了。我还是比较想去约会,对了老孙,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还会想你的前女友吗?”

    孙日峰的表情立刻僵住了,然后呈现出了复杂的神情。他没有立刻回答,谢克志当机换了个问法:

    “我是说,分手以后你还会继续爱她吗?如果,她找你复合的话,你会答应吗?

    哦,你知道我是个恋爱方面的小白,没有经验,所以想问问。”

    孙日峰力不从心浅笑了一下:

    “要这个经验干嘛,你和戚云才刚开始,怎么就想到分手的话题了。”

    谢克志眼神坚定的望着孙日峰:

    “回答我。”

    “好吧好吧。

    老实说,我肯定会想她的,毕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是有感情的。可是,这种想念带给我内心的感受越来越模糊了。

    我最近还突然扪心自问了起来,我真的爱她吗。然后大脑给了我一些反馈,答案是——否。

    这并不表明我是一个见异思迁或者冷酷无情的人,而是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我,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让我产生了这样的答案。”

    这时谢克志突然嗤之以鼻:

    “哦,我明白了,你是看到村里这些有钱人挥金如土和复杂的交际方式,从而纸醉金迷了对吧。

    你嫌弃你的前女友了,甚至嫌弃以前的你。”

    “啧!”

    孙日峰不耐烦的看着谢克志,想证明他在胡说。可实际上,真有些说到了孙日峰的心坎里。

    实情是:

    “别胡说,但这两天的见闻确实对我的人生观有了很大的改变。

    以前吧,我真有点坐井观天。我总觉得我的人生应该就是孝敬母亲,然后尽快的给她找一个孝顺的儿媳妇,我苦一点累一点没关系,只要我努力攒钱买一套大房子让她们居住在里面,人生目标就实现了大半。

    剩下的人生目标,也就是有一个孩子,然后在一家公司安稳地做到退休。

    所以……前女友好像就成了我这些渺小的人生目标里不可或缺的一环,而她恰好又在那个时机出现了,所以我们俩走到了一起。

    我并没有去探究过我有多爱她,或者我压根不爱她,她只是实现了我的人生目标而已?

    这两天,我的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

    你说的也没错,这两天我见到了这么多老谋深算、性格各异的人。他们叫我愣头青,起初我还特别反感,特别不屑,可现在谁再蹦出来叫我楞头青,我不会再那么生气了。

    因为,我以前真是一只坐井观天的蛤蟆,是一个每天只能抬头看到我自己那片小天空的愣头青。”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