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挖坑
    看得出,罗茜和食人鱼既惊讶又尴尬。

    食人鱼惊讶是因为宁胖子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就怕谁不知道似的高声喧哗,足以将声音传进树林。

    而罗茜惊讶并尴尬是因为,她怎么就成了食人鱼的初恋?!

    等等,孙日峰好像明白了些什么,难道在大浴室里,张檗波嘴里提及的初恋,并因此而生气的对象是罗茜?

    是还是不是呢?他们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孙日峰注意观察了他们俩的神情及表现,发现他们俩正在持续的尴尬,但这决不是秘密被拆穿的尴尬,而是一种惊吓,特别是对罗茜而言。

    罗茜显然不知道宁胖子在说什么,一脸发懵。

    食人鱼正在张嘴,应该是准备解释,而且可以的话,食人鱼现在就想杀了宁胖子。

    不过解释无用了,食人鱼干脆闭嘴做出了一副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样子。

    为什么呢?原来,张檗波突然从黑漆麻乌的小树林走了出来。宁胖子刚才的高声喧哗,她一定听到了。

    对于食人鱼来说,这可不就要世界末日了么。

    宁胖子悔之晚矣,立刻打了自己的嘴一巴掌。

    “完了阿鱼,我惹祸了!”

    食人鱼一把拎住他领口:

    “少来了,我跟她在你的住所好不容易关系缓和了点,而且我跟她是一起出门的你会不知道?”

    这么说,宁胖子显然知道张檗波在附近的,那他就是故意高声喧哗,唯恐天下不乱的了?

    但是他依旧解释:

    “我……我知道你们从酒店一起出来,可我刚才没看见**妹啊,我以为芳芳在这她就生气的回去了嘛。

    意外啊阿鱼,意外,嘿嘿。”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不过食人鱼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紧接着,张檗波一脸杀气走进了光源之中,然后冷嘲热讽:

    “哟,就进去撒泡尿的时间,这就变得这么热闹啦,连初恋情人都来了,还有大明星,真是热闹。

    诶,你们这恐怕不是去探秘,是去幽会的吧。”

    接着,张檗波非常有针对性的斜眼瞅了半天罗茜,罗茜由此感觉到了恶意,也不客气的看了张檗波。

    但相对于张檗波明显的挑衅行为,罗茜的回望显得客气许多,她只是有些发懵,并讨厌别人瞪着她而已。

    张檗波冷笑一声道:

    “那算了,我看你们都有对象,有的人还有两个,皇帝呐这是。我呀,孤家寡人一个,就不去凑这热闹了。”

    说罢张檗波猛的转身,好似又要朝树林走去。

    食人鱼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别闹了老婆,就在这,咱把事情说清楚。”

    食人鱼顺便扭头问宁胖子:“怎么回事,大明星怎么来了?”

    宁胖子道:“她是来入伙的。”

    食人鱼不悦:“你真当是去幽会啊,干嘛让个拖后腿的入伙。”

    食人鱼这话重重伤了赛琳娜的心,但为了入伙,赛琳娜居然附和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赛琳娜明明笑不出来还得赔笑的脸,孙日峰郁闷极了。

    宁胖子一把拉过赛琳娜,搂着她的肩膀说:

    “这妞我罩了。”

    这时张檗波想强行挣脱食人鱼的手掌,食人鱼便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过问此事。

    “老婆,树林这么黑,你要干嘛去嘛。”

    “你放开我,我要自己去围墙那边,你就跟你的初恋慢慢谈情说爱着来吧。”

    罗茜“哈?”的一声:“初恋是什么意思?你们给我说清楚。”

    食人鱼更加用力攥紧了张檗波的手道:

    “解释,现在就解释,得把这件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要不就谁也别去了。

    老婆,我说过很多次了,我的初恋情人就是你,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

    我和罗茜的确有关系,但不是旧情人的关系。”

    “但是你梦里叫她的名字了!”

    “我跟罗茜是故交,我们有一段往事,那段往事也是一个惊天大秘密,那是在没有跟你相恋之前发生的事。

    那个秘密我已经保守了20多年,如今在村里又遇见了罗茜,尘封了20多年的记忆突然苏醒,所以我在梦里叫叫她的名字很正常啊。”

    张檗波稍微镇静了一些,但仍是一脸的怒气。她并不完全相信食人鱼的话,因为她了解食人鱼。食人鱼是专一的,或者说食人鱼不会为了男女之间的感情而去浪费自己的心思和时间。

    有张檗波的陪伴,食人鱼便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其他的事情上。所以即使芳芳光天化日的向食人鱼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张檗波也不会吃半分的醋。因为,在她看来,食人鱼是不会对她以外的女人动心的。

    可是,食人鱼在梦里突然叫了罗茜的名字,这是张檗波跟他结合的20多年来,破天荒第一次听到他如此急促的呼喊别的女人的名字。

    于是,张檗波吃醋了,对食人鱼的信任感动摇了。

    至此,罗茜终于了解了一些事情的始末。她赶紧让孙日峰帮她把皮箱扛到了食人鱼和张檗波面前,刺啦一声拉开了皮箱的拉链。

    她对张檗波道:

    “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我可真没想到只是20多年前的一面之缘,竟然能波及到20多年后,让你们两口子产生了信任危机。

    放心吧,我很爱我的老公,这些年我经历了无数的打击和变化,是他对我不离不弃,所以我也会对他不离不弃,不会背叛他的。

    不过,我确实是特地来找你老公的。”

    张檗波气冲冲问:

    “你找他干嘛。”

    罗茜蹲下身去,把皮箱里的金条一一拿了出来道:

    “我是来把这些东西交给他的,这是他应得的。

    20多年前,他帮我做了一件可能会危及他生命的事,由此惹怒了马帮。

    当时由于时间和环境的限制,事成后,我没来得及把他应得的这些金子交给他,并对他说声谢谢。

    我知道,我们都会在20多年后的今天来到这个村子,所以我特地把这些金子带来了。”

    宁胖子插嘴:

    “哦!所以阿鱼你这么积极地挖坑,原来是为了埋金子啊!贼死了你啊。”

    食人鱼点头:

    “没错,胖子你跟我说罗茜晚上要来的时候,我就在寻思着要挖这个坑了。一是为了埋金子,二是主要为了埋别的东西。”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