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割舌头
    宁胖子贼笑:

    “哼哼哼,要不我说你干脆改名叫黄鼠狼算了,一天没事就在这到处挖坑。

    来说说,你准备埋什么东西啊。”

    食人鱼瞪着宁胖子:

    “胖子我警告你还是少说话为妙,我这茬要是搞不定,就把你就地埋了。”

    “嘶!黄大仙发怒了,赶紧跑!”

    宁胖子这厮继续嬉皮笑脸,压根就没有反省和收敛的意图。

    不过刚才那话题,张檗波倒是感兴趣了,她问:“你还要埋什么?”

    食人鱼瞧了瞧四周,然后问宁胖子:

    “死胖子,你把赛琳娜带到这来说是你罩了,你确定她不是别人派来的卧底?”

    宁胖子拍拍胸脯说:“我确定!”

    孙日峰这下彻底惊醒,对啊,赛琳娜大半夜的居然跟踪自己,一般女人会这么做吗?

    食人鱼再问:“你确定?你拿什么确定,你的色心吗。”

    “那你说怎么办,要不,我们就把她的舌头割下来?”

    赛琳娜偷听到这句,忽然两脚一软,哇呀一下被吓哭了出来:

    “呜呜……

    不要嘛导演,我真的是落单的,不是谁派来的。”

    宁胖子弯下腰道:“不行啊大妹子,我们老大不信任你,你要想自证清白的话,就必须把舌头割下来。”

    赛琳娜捂住嘴,泪珠就从她的手背上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大颗大颗往下滑。这画面,又让孙日峰内心一阵酸楚。

    赛琳娜泣不成声说:

    “我不要割嘛……我……我离开你们还不行吗。”

    宁胖子冷血道:“不行诶,你已经知道一些我们的秘密了,还知道了阿鱼挖坑的地方,难保你不会说出去啊。”

    宁胖子这厮又在玩个什么呢,跟之前怜香惜玉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他的话,让赛琳娜突然陷入了绝望。

    赛琳娜瘫软在地,浑身发抖,面如死灰。

    孙日峰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觉得宁胖子的话语太不近人情了,而且,大家相聚后的这一系列表现终于好好给他上了一课,让他认清了“价值”这个词。

    有“价值”的人永远不必担心自己的地位,而没有“价值”的,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否则就得苟延残喘。

    如果,这些人今天在此真的割掉了赛琳娜的舌头,孙日峰和他们缘分也会就此完全断绝。

    突然,谢克志的脸出现了,在孙日峰心头。如果食人鱼和宁胖子果真欺凌了他,他当时是否就如赛琳娜这般绝望!

    孙日峰突然变得怒不可遏,他犹如久没呼吸般狠狠吸了口气道:

    “不要割她的舌头,我有办法。”

    食人鱼不耐烦说:“死胖子,叫你不要再乱开玩笑了。放心吧小峰,我们不会割掉她舌头的。”

    宁胖子嘿嘿笑:“幽默懂不懂,幽默。”

    孙日峰终于松了一口气,而且暗骂宁胖子是个草包,这哪是幽默,没见把赛琳娜吓得腿都软了吗。

    宁胖子又道:

    “技术峰,你有什么好办法?”

    孙日峰道:“既然怕她走露风声或秘密,那就干脆不要让她离开我们的视线就好了。

    把她一直带在身边,她就没有跟别人接触的机会了。”

    宁胖子哈哈大笑:

    “哈哈,技术峰聪明啊,那大妹子,你就委屈一直跟在哥哥身边啦。”

    孙日峰总有种宁胖子在耍人的感觉,因为自己的提议根本就不是什么想破头都想不出来的好方法。可宁胖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讨厌呢?一会热心助人,一会儿又跟个恶魔一样。

    听见不用被割舌头了,赛琳娜明显松了口气。可她心里已经有了隔阂,可以说她对这群人从依赖甚至死赖,变成了屈居。

    也就是说,她得小心翼翼了,她还被奴役了,如果反抗或者出卖,她肯定是死路一条的。

    孙日峰不喜欢这样,他有些失望,自己竟然混进了这么一支会欺凌别人的队伍。不过,很快罗茜的一番话让他茅塞顿开。

    罗茜见他心里不痛快,便悄悄指点他说:

    “这两个男人真厉害,这就叫老江湖,一唱一和的,不动声色就把赛琳娜拿下了。

    如此一来,就算赛琳娜真是别人的卧底,受过了此番威胁,她肯定不敢去通风报信了。”

    所以孙日峰茅塞顿开了,原来不是这支队伍冷血,而是他太过感情用事。他最终不禁感叹,这真是个收服人的好方法。

    赛琳娜现在变得乖乖的了,老老实实的躲在了宁胖子身后。宁胖子心花怒放,然后使劲给孙日峰使眼色让他学着点。

    孙日峰干咳了两下,他认为自己还是太菜了。

    “现在误会解开了,赛赛的问题也解决了,阿鱼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你挖这坑除了金子还要埋什么呀。”宁胖子指着坑道。

    食人鱼先是把张檗波往自己身边拉了一拉,不过张檗波显然还在生气,所以反抗了一下。而后食人鱼才说:

    “另外一个要埋的东西,是罗茜的证明。”

    张檗波看罗茜,眼神明显还是不太对劲。

    罗茜显然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埋我的证明?”

    “嗯。

    好吧其实一开始我就只是想埋金子,可是看到你拿了这么大个皮箱过来,我想你肯定是不放心把证明扔在房间里,也带了过来,所以就想把它一起埋了。”

    罗茜想了一下,觉得这应该是个好办法:

    “对呀,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不用随身带着它们了,也不怕它们失窃。”

    罗茜不怕失窃,张檗波却“切”了一声:

    “切,装什么偶然,你们明明早就串通好了吧。你们私底下有交流的吧,不然哪可能这么巧合。”

    看样子,张檗波的确是不相信食人鱼的话,同样也不相信罗茜的话。

    “你放开!”

    张檗波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加之食人鱼以为她终于消停了,大意之下竟让她给挣脱掉了。

    一脱身,张檗波便死命的往黑漆漆的树林跑,那树林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她一般。

    食人鱼见状赶紧追了上去,而孙日峰他们留在了原地。他们心知肚明,夫妻吵架,别人是劝不消停的。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